五位数的年终奖,不够过好一个年

去年12月开始,母亲就每天打几个电话,问我年终奖发了没。母亲这么着急,是因为我舅舅的孙子需要钱交私立幼儿园的名师辅导费,还差三万块。

我在互联网行业工作,每年可以拿到五位数的年终奖,这笔钱成了一家人的期望。

“没钱还要读最好的幼儿园,这笔钱我留着有用呢,给不了。”

每到这种时候,母亲就开始向我普及十几年来舅舅对我家的恩情,要我知恩图报。这些话我早可以倒背如流:早前舅舅家富裕,每年都会给我一份很多的压岁钱,就连我读大学的学费,也是舅舅瞒着舅妈借给我家的。

“你舅舅伤了手后一直没赚到钱,你就帮他一把吧,几万块钱而已。”我辛苦工作了一年的收成,就这样被母亲一句“几万块钱而已”概括了。

在我大三那年,舅舅在自己的五金厂操作时不小心被机器绞了手,右手只保存了三根手指。

在这一年里,没有工作的表哥成了家,又有了孩子,三口人一起啃老。

表嫂闺蜜的孩子上的是一年学费四万的幼儿园,表嫂爱攀比,也要让自家孩子去读。但是养育孩子的费用,全都算在了舅舅的头上。舅舅丧失了劳动能力,这几年五金厂收益也连年下滑。他有困难是应该出手帮助,但表哥儿子的天价学费让我来出,我心里一万个不愿意,硬着头皮拒绝了。

之后的几天,母亲没再给我打电话。可没想有天午休,表哥直接把电话打到我这里,理直气壮地问我:“年终奖什么时候发,儿子等着你的钱交学费呢。”

我努力压抑住了心里的怒火,告诉他我在睡觉,有什么事迟点再说。之后就直接挂了电话。

这电话一挂,家族群里就吵开了锅,表哥在微信群里说我出了大城市不认人了,如今飞黄腾达,看不起他们这些穷亲戚了。母亲也打过来问我对表哥说了什么,她听到我说挂了电话,也把我的电话给挂了。

我崩溃了,拿起手机退出了家族群,然后发了一条信息给母亲:“我今年一分钱都不打算拿回家。”

母亲秒回:“行,当我的女儿,确实是委屈你了。”

还人情,还人情,从青春期开始,这个词一直在我耳边出现。父亲赚钱能力不强,但特别擅长刷人情卡,多年以来,我家一直欠着各种各样的人情债。从初中起,我就要帮父亲那些“兄弟”的儿女免费补习。

我家有一大群恩人,只要这些人开口,我们就要义不容辞地帮忙。

大三暑假,我们村又有一个叔叔找上门,要我给他女儿补课,我当场说:“行啊,我在学校做家教是50块一个小时,收你小孩30块就好了。”叔叔气得变了脸色,甩头就走。父亲气呼呼地教训我:“都是父老乡亲,这点小事怎么还要收钱呢,别人以前帮过我们家很多呢,快去给叔叔认错”。

我回答他:“你欠人情是你的事,我不会一直当免费劳动力。”

父亲一时语塞,找不到反击的话,只能叹着气回房间。

母亲一直觉得自己嫁得穷,没能为娘家做过什么,还时不时要娘家接济借钱,所以只要一有机会,就指使我帮舅舅家干这干那,来弥补她内心的缺憾。

父母这些年来欠下的人情债,直到我毕业工作都没有还完。工作这两年,虽然人不在老家,但经常会接受家里委派过来的任务。

“花姐的儿子毕业了,你帮他在单位物色个好工作。”

“强哥的女儿来广州玩了,你让她在你那里住一两个星期。”

如果我拒绝,他们就会用同样的话来打发我:“社会就是讲究人情往来的,咱们都是互相帮忙,你吃不了亏。”

但这一次,我坚决不准备让步。

父亲看我跟母亲闹翻了,一连打了几次电话给我,我都赌气没接。三天后,父亲给我发了一条信息,说母亲觉得对不起舅舅一家,已经绝食两天了。

在她的眼里,别人永远都比我重要。

我狠着心回了一条信息:“对不起,这一次我不想再为你们买单。”

舅舅给我打电话,说这钱不用再问我拿了,已经筹到了,让我哄一下母亲。舅舅说了一大圈,最后小声说了一句:“做人还是不能忘本啊,父母怎么说都是对的。”接完这通电话,我感到一阵苦涩。

家里贫困了好多年,这些年来,确实是靠着舅舅帮我们度过难关,毕业之前,我靠着兼职和实习还清了家里欠舅舅的学费。多年以来,我也对他们一家尽心尽力,能帮到的从不推辞,身为女孩的我,甚至还在暑假给舅舅家做了两个月装修工。

为什么只要有一次我不愿意遵从,就会被扣上忘恩负义的帽子?

过了一天,父亲又打来了电话,说舅舅家其实还没筹到钱,我就大方一点,先把钱给他们。“舅舅家也是有钱人,只是最近刚好手紧而已,一有钱就会还你的。”

“是吗,你觉得表哥真的会去赚钱把这笔钱还我吗?”我立即反问。

父亲的声音瞬间提高了很多个度:“就算他们不还,也是我们家欠他们的,你这孩子怎么这么自私呢,白养你了。”

听到这话,我感到全身都像在受刑一样难受,我停顿了一会,平静地说:“欠他们家的是你们,从来不是我,你们无能,是你们的错。”

一个星期过去了,爸妈没再给我打一个电话,我也没有主动向他们示好,心里最坏的打算是,大不了这年不回去过了。

我以为爸妈很快就会服软,会尊重我的选择,但他们这次也毫不让步,我一日不给钱回去,他们就一天不理我。我开始心灰意冷。

一月中旬,公司的年终奖发下来了,总共28000元,还有1万元的杰出员工奖,我却一点也开心不起来。这笔钱我本来想用来报个英语精修班,一年学费刚好三万。每次公司做月度总结的时候,我的英文总说得结结巴巴,同事抿着嘴在台下笑,我的自尊心一直备受打击。我暗暗发誓,一有钱就去报个英语班,这个计划在我心里已经有半年之久了。

要因为三万块跟爸妈老死不相往来吗?算了,大不了年后分期付款,每个月压力大一点而已。就当是我最后一次还恩情给舅舅。

决定之后,我终于敢打电话给爸妈,可他们都没接,又打到外婆家,外婆一听到我声音就一连串地骂我。

我努力镇定着说:“外婆,我的奖金发下来了,准备汇给舅舅呢,我爸妈呢?”

“不稀罕了!你妈跟你都是白养了,一个没用一个没良心。”外婆说完就用力挂了电话。

外婆的态度让我开始怀疑自己,我是真的做错了吗?问了一圈下来,朋友们都说我没错,有个同事说:“父母从来不会强迫我做任何事,爱你就会为你着想啊。”

我听完这句话,眼眶红了一个下午,还是把全部积蓄汇给了舅舅。父亲终于打电话过来,手机响了很久,我却没有接。

他们不知道,钱给了舅舅后,我全身上下只剩两百块,刚好够买回家的票。广州又降温了,我盖着初中用到现在的棉被,一直都不舍得给自己买一床新被子。

几天后的一个晚上,表哥又给我来了电话,感谢我最终帮了他,并叫侄子过来跟我讲电话。侄子在电话里奶声奶气地问我:“表姑,广州冷吗?”

“不太冷呢,宏仔要穿多衣服哦。”

表哥在旁边说:“要谢谢表姑,你以后的学费还得靠表姑帮忙呢。”

“谢谢表姑,表姑你要赚大钱哦,我要乐高,班里的同学都有。”

“好呀,等到表姑赚多点钱后就给你买哈。”

挂了电话后,母亲也打了电话过来,说过年的时候要带我去外婆家跟舅舅们认错。我终于用年终奖换来了大家的原谅。

又了几天,父亲又打电话过来,很兴奋地跟我说:“女儿,你们公司打电话过来了,说你今年有杰出员工奖,奖金有一万块呢,公司真有心啊,专门来通知家长。”

听了这话,我立刻敏感了起来:“你没告诉别人吧?”

父亲有点心虚地回我:“哎呀,我刚才正好在外面跟朋友聊天呢,大家听到了。”

他支支吾吾地说:“那个,是这样的,刚才你青叔在旁边听到我讲电话,说自己儿子盖房娶老婆还差一万块呢,你看要不要给他一点点小帮助,以前你摆满月酒的时候,他还来帮忙嘞。”

听到这,我眼前一黑,没法和父亲说下去了,我又一次挂掉了电话。

我知道,一场新的风暴又要开始了。

来源:真实故事计划 WeChat ID:zhenshigushi1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五位数的年终奖,不够过好一个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