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爱人

在广州漫长的夏天里,周芸遇到了两个救命稻草一样的男人,一个给了她钱,一个给了她爱情。但稻草不是岛屿,是会沉的。

2015年的春天,我遇见上了服装店的女老板周芸。

第一次来广东,我只带了春装,不知道广东的春天和北方的夏天没什么区别。走进周芸的服装店,她向我介绍了几款短袖,并为我搭配了几身夏装。她对颜色和款式的理解到位,语气和眼神像纯棉的贴身衣物,让人感到舒适。外面阳光炽烈,她期间清了几次嗓子。

“这样,我先到别的店逛逛,待会儿到你这儿可以吗?”我说。

“当然可以了。”她的笑容里掠过一丝失望。

半分钟后,我拿着两瓶矿泉水进来。

“你不是说到别的店逛逛吗?这么快就回来了?”她很惊喜。

“是啊,我到隔壁便利店逛了。”我递给她一瓶。

她接过矿泉水,喝了一小口,准备继续为我介绍。我打断她,买下了刚才她推荐的几款。

第二天,我带着朋友买衣服。还没进店面,一个满身大汗的男人将一件白色半袖扔到地上,踩了几脚,吓得周芸不敢说话。我和朋友急忙进去,才知道,周芸见男人一身汗,就给他准备了一条毛巾,意思是让他在试衣服之前擦擦汗。可男人觉得这是一种歧视,遂当场发火。

我和朋友两个人将男人赶走,还逼他买下了踩脏的衣服。回身看周芸,她眼泪汪汪。

朋友挑了两件短袖和一条短裤,在柜台上撂下300块,有急事先走了。我自作主张帮周芸收拾一番,关掉店门。那时是下午,再一小时就该吃晚饭了。周芸到试衣间换了衣服,站在街边,看着我拉上卷帘门,眼神里满是感激。

“这样,你加上我的微信,如果有人找茬,第一时间通知我。”她点了点头。

随后的几天,周芸给我发微信,说那个男人总是在店周围晃悠,让她感到不安。我找了几个朋友赶到店里为周芸装上了摄像头。那个男人胆子不小,看着装摄像头,并没有离开的意思。我和另一个朋友直接扯过他的领子,告诉他,摄像头连着我的手机,再让我看到他在门口晃悠,就卸了他的腿,看他还晃悠不晃悠。

之后,那个男人没有再出现过。

晚上,周芸微信问我装摄像头花了多少钱,要还给我。

“没听说过。”我说。

“什么没听说过?”

“男人保护想保护的女人,还要收保护费?”

屏幕左上角显示着对方正在输入,我的心跳得很快,不知道她会说什么。心跳和呼吸最能反映一个人的心情,平时,你根本注意不到它们,当处在一种极端情绪的时候,它们能浓重到整个房间都是那样的声音。

“如果我有特别的付费方式呢?”她回复道,后面是一张笑脸。

“支付宝、微信还是现金?”我激动不已。

“明天你就知道了。”

第二天,周芸早早关了店门,带我逛了几家鞋店,为我挑选了一双休闲鞋。她记得我从她那儿买走的几身衣服,为这些衣服搭配了鞋不说,还给我买了一副墨镜。广东的阳光很厉害,墨镜是需要的。

试鞋的时候,有些尴尬,因为我的脚有点臭。都怪她不说清楚这天要买鞋,早说的话,我宁可把脚上的皮搓下来一层,也不要让她闻到一点脚丫子味。买墨镜的时候,我很享受。因为戴上墨镜之后,别人看不到我的眼睛,我可以肆意地注视她。她不属于让人一见钟情的美女,但很耐看。

“你干嘛总是看我?”她问我。

“哪有,我明明在看镜子,看自己。”我狡辩。

她不说话了。

我仔细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灯光很亮,墨镜的墨色偏浅,还是能看到自己的眼睛的。

进入一家餐厅,上菜之前,我不说话,就那么一直盯着她看。

“你干嘛总是看我?”她问。

“我看你的时候,你是不是很害羞?”我问。

“嗯……”

“我有个办法,能让你不害羞。”

“什么办法?”

“让我做你的男朋友吧,男朋友看你,你不会害羞,只会觉得幸福。”

吃过晚饭,送周芸回家。站在楼下,一边和周芸招手再见,一边给老板打通电话,告诉他周芸已经成功拿下,可以实施下一步计划了。

我并不是真的喜欢周芸,我是小三劝退师。

回到酒店,刘冰正在看电视,看我一脸坏笑,就知道已经搞定。刘冰就是那个在周芸店里踩衣服的大汉,他长相粗糙,没办法,只能出演这样的角色。

周芸是我们需要劝退的小三。这个女人,勾引了人家的老公不说,还坑了人家老公的钱,自己开起了服装店。我直怪刘冰,当时为何不再凶悍一点,砸了周芸的店,出一口恶气。刘冰和我说,他开始打算这么干的,后来一看这个女人的面相,感觉没那么坏,就没下狠手。

“你还会看面相?”我十分不屑。

“也不是面相,主要是眼神,总觉得她不像是个会勾人的狐狸精。”

“那是因为你长得搓,人家对你没兴趣,哈哈。”

话还没说完,刘冰一个过肩摔,把我摔在了床上。

老板总给我讲,每次出来执行任务,不仅仅要劝退小三,还要潜移默化地传导一种正确的婚恋价值观。

我初中毕业,只对钱和女人感兴趣,不知道什么叫潜移默化,更不知道什么叫正确的婚恋价值观。要不是老板规定不允许和小三发生关系,我早就以小三为练习本,把各种姿势复习好几遍了。

公司网站上有很多讲这些大道理的文章,在和周芸相处的最后几天,我现学现卖,给她胡说八道了很多。她一点都不烦。恋爱中的女人就是这样,男人说什么她们都觉得有意思。讲到后来,我实在懒得讲了,就把文章链接直接发给她,让她自己看。

她都很认真地看,说很有感触。

当然有感触了,我给她推荐的文章里夹杂着关于小三的事情。她就是个小三,没感触就怪了。

有一天,她突然问我,为何总给她讲这些事情?着实吓了我一跳,还好我急中生智,说我胆子小,不敢向她表白,是网站里一个叫雷宾的老师鼓励了我一把。我经常读他的文章。

周芸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点了点头。

劝退的最后一步终于到了,我催促老板快一点,要不然感情进展很快就失控了。

老板便假装是一个投资商,将周芸的情人约到一家餐厅谈生意。我拉着周芸到那里吃饭,期间,我亲了周芸一口,故意让她的情人看到。让我没想到的是,那男人没有任何异样表情,继续和老板谈生意。

晚上收拾行李,准备坐飞机离开。周芸发来微信,告诉我服装店她不干了,准备找一份工作。我真想给她发两个字,活该。

回到公司,还是要受两天骚扰的。我删掉了周芸的微信,可她不断给我发送申请。这对我来说不算困扰,只是常规的收尾工作,不搭理她就是了。公司又接了新的案子,还得去劝退新的小三,老板看我办事利落,还是派我去。我喜欢这份工作,一边泡女人一边赚钱。

我正在看新小三的资料,老板将我喊到了他的办公室。

“你怎么搞的?人家找上门来了!”老板指着电脑上的照片,很不开心。

老板是心理咨询师,在网上为一些出现情感问题的咨询者出谋划策。周芸找不到我的人,从我之前发给她的文章链接里点到了网站主页,找到了老板,并且把我和她的照片发了过来,照片里是人模狗样的我和经过美颜的她。

“你怎么把咱们的网站给人家了?”

“你不是让我一边劝退一边教育她吗?我又不像你会说,只能让她自己看。”

“我是说让你潜移默化地教育她,潜移默化,懂吗?”老板咆哮着。

“这词儿什么意思啊?”我笑着问。

“滚回去自己查!”

虽然挨了一顿骂,我还是很有成就感的。用了不到半个月的时间,能让一个女人这样满世界找我,我很得意。

不过老板得受点罪了,小三找上门儿,毕竟是一件麻烦事。我们公司是两层,老板在上层,我们几个员工在下层。老板大概愁得不行,打火机的嘎巴声不断从他的办公室传出来。

过了很久,才听到他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看来,是应付过去了。

下了班,我正要回家,老板让我和他一起吃晚饭,有点事要和我说。老板坐定,问我和周芸相处了一段时间,感觉她这个人怎么样。我有点懵,一个小三,能怎么样呢?

老板摇摇头,翻到他和周芸的聊天记录,拿给我看。

看完之后,我觉得自己做了一件错事,也做了一件正确的事。

周芸来自农村,高中毕业后和一个小姐妹一起到城市打工。几经波折,经人介绍,俩人进了一家足浴店。张庆龙(委托人的丈夫)是那家足浴店的常客,和周芸对上了眼,帮周芸找了一份正经工作。那时周芸的小姐妹已经在足浴店下水,收入不错,懒得换工作了。

张庆龙很有钱,也比较闲。他嫌周芸老是被工作牵绊着,不能呼之即来挥之即去,就盘下了一家店面,让周芸当老板。周芸那时还不知道张庆龙有家室。

就在周芸准备告诉老家的父母自己已经找上了对象的时候,足浴店的姐妹给周芸打来电话,说周芸走后,张庆龙还是常常来足浴店,还时不时做个大活儿。周芸的姐妹打听到,张庆龙已经结婚,并且有了孩子。

周芸质问张庆龙,张庆龙打了周芸不说,还威胁她。之后又温言软语,说自己和老婆感情不和,快离婚了,等离了婚就娶周芸。

周芸正不知如何是好,我出现了,给了周芸一丝希望。周芸和我相处一段时间后,终于鼓起勇气下定决心离开张庆龙,但我又消失了。

张庆龙的妻子委托我们劝退小三,她都不知道小三是谁,也不知道这中间发生的事情。而我们也不知道,只把周芸当成惯常的小三,处理掉就好了。

“当然,这有可能是她的一面之词……”老板说。

“不行,我得回去查查,这到底是不是真的。”我当即下定决心。

“是该查查,如果是真的,得帮她换个城市,找一份工作……”

周芸再次发送申请验证的时候,我接受了她的请求。

*本故事访谈自真实案例

来源:真实故事计划 WeChat ID:zhenshigushi1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消失的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