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又出新版本,后 40 回是谁写的依然没有定论

《北京青年报》报道,近日人民文学出版社发行的新版《红楼梦》将作者署名由通常的“曹雪芹著,高鹗续”或“曹雪芹、高鹗著”改成了“曹雪芹著,无名氏续,程伟元、高鹗整理”。这一举动再次引发了人们对于《红楼梦》作者究竟是谁的讨论,而事实上从一开始,这就是一个充满争议的问题。

当下流行的说法,也是中小学课本中的标准说法——曹雪芹完成了前 80 回,而高鹗完成了后 40 回——是在 1920 年代由胡适、俞平伯等一批学者得出的结论。此时,距离《红楼梦》成书的 1790 年代相差了超过 100 多年。

据胡适的《<红楼梦>考证》一文,在此之前关于《红楼梦》的作者一共有三种说法。其一,《红楼梦》由清世祖(即俗称的顺治皇帝)和贵妃董鹗妃共同完成。其二,《红楼梦》是康熙治下的汉族文人对满人统治不满而完成的政治小说。其三,《红楼梦》是康熙朝重臣纳兰明珠之子纳兰成德所著。

然而,胡适认为上述说法均不可采信。他援引清代诗人袁枚《随园诗话》中的记载,“康熙间,曹练亭为江宁织造……其子雪芹撰《红楼梦》一书,备记风月繁华之盛。”接下来,胡适引用其他清代文人的诗词文章,证明确有曹氏一族,并得出结论曹雪芹并非曹练亭之子,而是其孙辈。最后,胡适将曹氏家族的破落,以及他所身处的年代,与《红楼梦》一书中的内容做比较,得出结论:“《红楼梦》这部书是曹雪芹的自序传。”

在确认了曹雪芹是《红楼梦》的第一作者之后,胡适开始探讨《红楼梦》的版本问题。

在当时,《红楼梦》大体分成两种,一种是 1792 年由清代作家程伟元主持,以活字印刷出版的 120 回版本。程伟元自称在费尽心思搜罗各种《红楼梦》的残篇,并邀请友人高鹗,共同对这些残篇进行修订,并陆续推出了两个活字印刷的修订版本,依据时间先后,被后世称为“程甲本”和“程乙本”。

另一种,则是早于程伟元流传于世的各种手抄本。这些手抄本零零落落,有些散失不全,也多有错漏字词,但共同点是,他们都只有 80 回。

胡适据此提出疑问,《红楼梦》后 40 回的作者究竟是谁?

俞平伯是最早考证这个问题的人之一。1921 年,他写信给友人顾颉刚,提出“后 40 回不但本文是续补,即回目亦断非固有”,意思是说不仅有人续写《红楼梦》,而续写的方向也并非曹雪芹原本设想的方向。

俞平伯相信,前 80 回和后 40 回之间有大量的矛盾之处。例如前 80 回描写了一个风雨飘摇的贾府,朝不保夕。然而,到了第 119 回,贾宝玉不仅中了乡魁,贾家也“沐皇恩”、“延世泽”。俞平伯认定:“因这类冲突实在太凶了,绝非疏忽可以推诿的。”

胡适赞同胡平伯的观点,他不仅援引俞平伯的论证,更提出了新的论据。清代诗人张问陶在一则诗注中写道:“《红楼梦》八十回后,俱兰墅所补。”此处的“兰墅”即为高鹗。

此后,顾颉刚、吴世昌、周汝昌等学者纷纷加入俞平伯和胡适的阵营,并形成了现在主流的“曹雪芹著,高鹗续”的观点。

然而,这一观点始终存在争议。林语堂就认为,《红楼梦》写作跨度极长,到了收尾之时,想法可能会发生变化。“作者应有此权利,这不足为后四十回为高鹗’作伪’之证。”王蒙也在《红楼启示录》中写道:“我宁愿设想是高鹗或某人在雪芹的未完成的原稿上编辑加工的结果,而觉得完全由另一人续作,是完全不可能的,没有任何先例或后例的,是不可思议的。”

白先勇在《细说红楼梦》中认为:“《红楼梦》人物情节发展千头万绪,后四十回如果换一个作者,怎么可能把这些无数根长长短短的线索一一理清接榫,前后成为一体。例如人物性格语调的统一就是一个大难题。贾母在前八十回和后四十回中绝对是同一个人,她的举止言行前后并无矛盾。”

“《红楼梦》是曹雪芹带有自传性的小说,是他的《追忆似水年华》,全书充满了对过去繁华的追念,尤其后半部写贾府的衰落,可以感受到作者的哀悯之情,跃然纸上,不能自已。高鹗与曹雪芹的家世大不相同,个人遭遇亦迥异,似乎很难由他写出如此真挚个人的情感来。”

双方的争论其实都是聚焦于前 80 回和后 40 回的文本之上的。胡适援引的诗注仅用一个“补”字,考虑到语言的模糊性,似乎也很难成为证据。而程伟元自己也在“程甲本”和“程乙本”的序中剖白自己,“至其原文,未敢臆改”。因此,从目前的情况来看,《红楼梦》后 40 回的真正作者,仍然是一个谜。

这也是人民文学出版社用“无名氏续”代替“高鹗续”的原因。《北京青年报》援引人民文学出版社副总编辑周绚隆的观点,现在还无法证明后四十回一定是曹雪芹留下的,只能暂用“无名氏续”,用以指代身份不明的人,并期待后续研究作出解答。

不过,人民文学出版社的观点也仅是其一家之言。邀请白先勇作序的广西师大出版社理想国版本《红楼梦》在封面上将作者标注为“曹雪芹著,程伟元、高鹗整理”,并未提及续作一事。北京联合出版公司 2016 年的版本写作“原著,曹雪芹、高鹗”。这都说明,《红楼梦》真正的作者还远远没有定论。

来源:好奇心日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红楼梦》又出新版本,后 40 回是谁写的依然没有定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