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文:退行

作者:宝树

1

飞机毫无征兆地掉了下去。

当时,他正在机舱里绘声绘色地给妻女讲这次欧洲之旅的精心安排,妻子两眼放光,女儿兴奋地大叫爸爸真棒。事后想来,当时他的人生堪称完美,生活轻松优裕,事业蒸蒸日上,家庭幸福和睦,他相信一切将变得越来越好,直到岁月的尽头。

忽然间,他的心脏一紧,身子随之没着没落。机舱内各色食物和饮料飞向空中,尖叫声此起彼伏,女儿没系安全带的小小身体也飞了起来,重重地撞到了行李架上。一切都失重了。像是有恶魔从地下伸出巨手,把整架飞机狠狠地往下拽去。尖锐的警报响起,氧气面罩弹在他面前,但他来不及戴上,已晕了过去。

他醒来的时候,发现机舱已经上下颠倒。妻子的身体像是个被踩瘪的洋娃娃,女儿躺在天花板上,没有什么伤痕,看似只是睡着了,但身体已经冰冷,无论他怎么喊也醒不过来。周围还有许许多多的尸体和残肢,看起来所有人都死了。

他却奇迹般地没有死,甚至没有受致命的重伤,只是一条腿断了。他跌跌撞撞爬出机舱,发现飞机坠在险峻的冰峰雪谷之间,这里应该是西藏或青海的某条山脉深处。他抬目望去,发现对面的悬崖上有一座红色小庙,他忍着腿上的剧痛,一瘸一拐地挪动过去,求庙里的人施以援手。

庙里只有一个老喇嘛,老得像有两百岁,白胡子几乎要垂到地上。面对他的哀求,老喇嘛用浓重的口音说,我看到飞机掉下来,但我也救不了谁,这是命数。你在庙里休息一下,等外面的人进山来搜救吧。

他的心冷下去,一切已经无可挽回,妻子和女儿都死去了,自己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他悲从中来,嚎啕着要从悬崖边上跳下去。

老喇嘛不忍,拉住他说,罢了,上天有好生之德,碰到你也是缘法,我还有一个法子,也许可以救他们。

他重新鼓起希望,忙问究竟。老喇嘛道,有一个威力无穷的密宗咒语,称为“因缘退行咒”,据说是不动明王传下来的。只要念一遍,就可以解开因缘的网络,退回到许多事发生之前。如果你懂得使用这个咒语,就能让事情重来一遍,避开灾祸,救出自己的亲人。

他将信将疑,但就像溺水的人只能抓住身边最后一根稻草,此时他不得不选择相信,求老喇嘛告诉他咒语。老喇嘛郑重地说,我可以教给你这个咒语,但你要记住,这个咒语只能使用一次,用完一次就要忘记,要不然会出现不可测的灾难。

他自然一口答应,花了半小时,记熟了那个复杂拗口,不明意义的梵文咒语,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然后一字字念了出来。等念到最后一个字,一阵奇异的晕眩感从四面八方袭来。

2

再睁开眼睛的时候,他发现自己还是在机舱里,妻子和女儿好好地坐在自己身边,只是客机还在机场,尚未起飞。原来是回到了几个小时以前。他几乎以为是做了一场噩梦,但坠机的惨烈画面还在眼前闪现,他知道这不会是假的。

机体轻微地晃动起来,开始滑行。他如惊弓之鸟,大叫起来,要飞机不能起飞,说它若是起飞,就会坠毁,妻子面红耳赤地拽着他,让他别胡说八道了。机组人员过来也让他保持安静,不要捣乱,眼看飞机就要起飞,他一横心,大喊一声,飞机上有一颗炸弹,马上就要爆炸了!

这句话让所有人恐慌起来。飞机立即停止滑行,所有人都被带离飞机,警察和技术专家随即赶到,将飞机仔细检查了一番,检查的结果,当然并没有炸弹,也没发现任何故障。折腾了很久后,他们一家人被留下,客机如常起飞,也在十几个小时后平安抵达目的地。坠机压根没有发生,也许当时是一颗陨石砸到了飞机上,也许是一只鸟撞进了发动机,既然这一次没有发生,原因也就无法知晓了。

所有人都捡了一条命,但这件事只有他知道。无人感谢他,他还因为扰乱公共秩序被警方拘留了很多天。

一开始,他虽然觉得委屈,但救了家人和整机乘客的性命,还是感觉一切是值得的。然而事情还在继续发酵,他大闹机舱的视频被好事者传到网上,引起了社会公愤;公司为了维护自己的声誉,宣布将他这个高管除名,他前程尽毁;同时航空公司和一些耽误行程的旅客还在起诉他,要他做出巨额赔偿。失去了高薪的工作,他连房子的月供都还不起了,好不容易买来装修好的独栋别墅即将被被银行拍卖。妻子和女儿当然也没有好脸色给他看,他告诉她们事件的原委,可她们都不相信,反而认为他精神出了问题。那段日子,他和妻子几乎天天吵架,终于有一天,妻子带着女儿离开了。此后每天他不是用打游戏消磨,就是喝得酩酊大醉。

一天,他从烂醉中醒来,头疼欲裂,看到房间里像个垃圾堆,地上都是烟头和酒瓶,想起不久前家里还是那么整洁明亮,充满了欢声笑语,他痛哭流涕。为什么明明他拯救了一家人,生活还会变得如此糟糕?他又想到了那个神秘的因缘退行咒,为什么要继续这样悲惨的生活?如果再用一次的话,又会如何?

他一横心,把老喇嘛的叮咛抛在脑后,再一次念出了退行咒的咒语。

奇异的晕眩感也再度降临。

3

这一次,他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坐在一个光影迷离的酒吧里,面前是一个时尚娇美的女孩,委屈地看着他,脸颊上还挂着泪珠。他想起来,那是三四年前他带过的一个实习生。那女孩爱上了他,将他约出来向他表白,说自己不介意他结婚了,只要能陪在他身边就好了。当时他不是没有心动,但顾及妻子和不到两岁的女儿,还是狠心拒绝了她。后来他常常想,如果他答应了会怎样,谁料多年后,他竟又回到了人生中最诱惑的一刻。

女孩抓住他的手,带泪的目光中都是柔情。他想到了她的未来,在被他拒绝后,女孩很快离开了公司,去了另一座城市,后来他辗转听说她结婚又离婚,一个人带着天生残疾的小孩,生活得很不幸福。

一阵愧疚感涌上心头,这也许是他的错,他不该将她推开。他又想到妻子,飞机的事,无论他怎么解释妻子也不相信,还在他最艰难的时候离他而去。一股怨愤从他心底升起,自己为什么要为了那个女人放弃眼前的快乐?女孩扑到了他的怀里,诱人的芬芳将他包裹,他想,这是上天赐给他的第二次机会,他没有推开她,却将她揽得更紧。

他们开始偷偷约会。那时候他在公司里负责一个大项目,事业正在关键期,经常国内国外出差,顾不得家。家里孩子还小,老人体弱多病,也帮不上忙,绝大部分都是妻子带的,妻子也有很多抱怨,和他口角不断,不能理解他的事业。情人却在他身边帮他,为他打气,这更让他感觉到情人的好。

半年后,项目比第一次更圆满地完成了,他被擢升为区域经理,情人也被提拔为部门主管。他们的关系也更加紧密。

虽然和妻子的矛盾越来越多,但他并不想失去家庭,让女儿没有了父亲。可渐渐局面开始失控,情人开始要求更多的陪伴和关爱,而他越来越难以满足。她在深夜里给他发微信,好几次差点被妻子看到,他好不容易支吾过去。可不久后,那女孩又发了朋友圈,有和他在一起的暧昧合影。他吓了一跳,好说歹说才让她把照片删掉。

没几天到了七夕,他和妻子在街上推着孩子散步的时候,他的情人忽然出现,朝他们走来,巧遇一般和他打招呼。他强自镇定地为她和妻子相互介绍。情人夸赞妻子美貌,女儿可爱,然后转身离去。当时妻子没有多问什么。他庆幸地想,也许她压根没察觉。

第二天,当他回到家里,妻子已经带着女儿离开了。留下一张纸条,让他去和情人双宿双飞,说会找律师办理离婚事宜。原来妻子早已洞若观火。这让他如遭雷殛,再打妻子的手机,却早已关机了。

霉运接踵而来,他和下属的情人关系早有蛛丝马迹被人发现,他在公司的死对头找人偷拍了他们在酒店开房的照片,发到了许多领导的邮箱里,很快整件事便人尽皆知,还是最不堪的版本:权色交易,公器私用。领导找他谈话,免除了他的职位,还开掉了他的情人。焦头烂额中,妻子又寄来了离婚协议书,要女儿的抚养权。他不肯同意,好说歹说见了女儿一面,女儿却不认他了,一见他就哇哇大哭。他的情人见他不愿意离婚,也很失望,有一天发微信说,自己不该破坏他的家庭,决定退出,然后删除了他。家中老母为这事都气得高血压复发,住了院。

连番打击下,他的工作几次出错,新任经理训了他一顿,让他卷铺盖走人。他早听说是此人告密才害他倒霉,让自己上位,此时怒上心头,挥拳便打,打得他满地打滚,哭爹叫娘。有人报了警,面对赶来的警察,他悠然抽了一支烟,把烟头扔在地上,念出了熟悉的咒语。

4

这一次,他在装修一新的婚房里醒来,身边是小鸟依人、更年轻温柔的妻子。他知道自己退回到了再往前三年的时候,那是一个美好的时期。这一年,他和妻子刚刚结婚,新婚燕尔,如胶似漆。工作上,刚刚入职了现在的公司,虽然薪资还比较微薄,但是他踏实肯干,机会很多。何况,他已经知道了未来会发生的很多事件,完全可以利用这些信息十拿九稳地获得成功。生命的美好丰盈再度展开。

但他发现,自己的生活中有一个小小的问题。

那时候,女儿还没有出生,甚至没有怀上。她还是一个不存在的人。

他惘然若失,朝思暮想。女儿已经是他人生中很重要一部分。他深爱这小家伙的稚嫩的嗓音和甜甜的笑容,为了她的未来,他觉得一切辛苦劳作才是值得的。但现在女儿却凭空消失了。她还会再度出生吗?他还记得女儿受孕的那几天,是在不久后的蜜月旅行中,很可能就是在其中某个激情澎湃的夜里。此前他出差了半个月,此后又忙于工作很久,女儿肯定是那几天怀上的。他必须让女儿再次如期降临。

等待了几个月之后,他和妻子开始了一再耽搁的蜜月之旅。他们登上一条邮轮,远离都市的喧嚣,航向碧海蓝天。在对着大海的豪华客房里,妻子开心地抱住他,在他耳边呢喃风情的话语。但他又开始紧张,他知道眼前不是一次普通的欢爱,而关系他们的整个未来,他不能再搞砸了。行房时,他眼前不是妻子的妩媚娇娆,而是女儿天真活泼的笑靥。这感觉太古怪了,关键时刻他不幸疲软下来,然后就再也无法重振雄风。

妻子觉得他只是太累了,并没有在意。但他心情沉重,通宵未眠。第二天,他搞来一枚蓝色小药丸,这一次他龙精虎猛,妻子也加倍迎合,总算是圆满成功。事后,妻子很快就陷入了熟睡,但他迟迟未眠。他想到一个问题,他有亿万个精子,这一次达到终点的几乎不可能是之前的那一颗,当然,卵子还是一样的,那么他的女儿再次出生时,是同一个人,还是另一个人呢?

这个形而上学问题,他不可能知道答案,连猜测也不可能。妻子的月事在半个月后如期而至,她甚至没有怀孕。从未存在过的女儿永远不会再出现了。

除了他,没人知道这个女儿的存在,他不能对任何人讲明,只得一个人到酒吧里喝得大醉,嚎啕大哭,大喊着女儿的名字,别人还以为是失恋。有人让他闭嘴,他借醉意骂了几句,便被好几个纹身大汉拎起来,打得鼻青脸肿,扔到了后巷的垃圾箱里。

他像滩烂泥一样躺在臭气熏天的垃圾堆上,望着黑暗无星的夜空,喃喃念出了那句咒语。

5

他早已发现,每次念完因缘退行咒,不论当时所处的时间是什么,所退到的时间都要早于上一次退行达到的时间点。也就是说,他的生命将不断退回到更小的年纪。他预期这次会再后退一两年,也许是两三年,回到和妻子的恋爱时代,他还有充分的时间去重新经营和妻子的关系,也许女儿也会重新回来也不一定呢。

但他错了,这一次的咒语带他越过了长得多的岁月,让他在大学宿舍里醒来,距离上一次的时间点有八年之遥,距离他和妻子的相识都还有五年。他二十岁以后的人生全都化为乌有。

他花了好几天才适应这件事,重新融入大学生活。他发现从另一个角度看,彻底摆脱了婚姻后,生活再次充满了无数的可能性,他可以自由地选择自己的前程,比第一次人生中的二十岁要自由地多。这一回,他也厌倦了不断倒退后重新开始,他知道自己不能一直退行下去,而必须再度往前走。他对自己说,这是自己最后一次使用这个咒语了,无论将来遇到什么,都永不会再后退。

他重新规划了自己的人生,利用对未来的知识和经验,很快就一鸣惊人。首先是利用体育博彩赚到了第一桶金,然后退学,创办了自己的公司,进行各种风投。他投资的项目不多,但运气却好得惊人,电商、影视、房地产、社交媒体、数字货币……在各个领域的投资都取得了丰厚的回报,他的资产如翻跟斗一般增值,又收购了好几家未来将名扬世界的公司。

三年后,他的名字在中国富豪榜上出现,五年后便升到榜首。随着时间推移,他的名字在亿万人中家喻户晓。当年曾作为小职员入职的公司被他收购,那些他曾仰视的公司老板和上司,如今在他面前,不过是卑微的蝼蚁。

随着之前不敢想象的飞黄腾达,他自然也享受到了有钱男人最令人垂涎的生活。他正式约会过的对象包括一线女星、美女作家和各种白富美,有过露水姻缘的更不计其数。不过,他一直还记得自己前一次人生中的妻子。他想,自己总归还是要找她的。

终于到了他和妻子相逢的那一天,他们在后来的婚姻中,每年都会纪念那个甜蜜的日子。旧日的温柔涌上心头,他推掉了一堆会议,让司机把车开到市图书馆。然后他悄悄走进阅览室,在一个靠窗的书桌旁,看到了那个曾经或者将要为他生儿育女的姑娘。当年她认真读书的样子令他怦然心动,可现在的他不知怎么,却感到这个女孩是那么相貌平凡,衣着寒酸,根本不可能再和自己相配。他甚至奇怪自己竟然会爱上她,和她一起共度多年人生。至于失去的女儿,又过去了许多年之后,伤口已经被抚平,已只剩下一个模糊的形象,宛如清晨的幻梦。

他想,如今他真的可以放下了。

他怀着几分歉意,在暗中帮本来的妻子找了一个收入理想的工作,还帮她母亲治好了病。当然,她对这位贵人一无所知。在本来应该和妻子结婚那年,他与一位高官的独生女儿在巴黎举行了盛大的婚礼。

婚后,他的事业继续蓬勃发展,几乎可以影响半个国家的经济命脉,他也自然而然地和掌控这个国家的幕后力量发生了联系。各大派都在争取他,他需要选边站,于是鼎力支持一位地方诸侯上位,在本来的历史上,那人的确曾执掌天下。但他不知道,历史已经因为他的介入发生了蝴蝶效应的改变。

一系列戏剧性的事件爆发,形势急转直下,那位诸侯忽然倒台,从此后,他的商业经营也处处受阻,他因为经济问题被调查,有人给他通报消息,说他很快会被逮捕,他利用自己经营的关系网及时逃到了海外。财富损失了八九成,但在国外仍然有许多资产,可以供他舒舒服服地过完下半生。他从此深居浅出,隐居了好几年。但仍然有人担心他知道得太多,一次,当他在自己别墅的阳台上晒太阳时,看到一架式样精巧的无人机升起在自己的面前。他以为是隔壁哪家的熊孩子在玩,还好奇地看了一会儿,直到他看到机身下的枪管喷出火光。

他被扫射,倒在血泊中,一时却还没有死去,趁自己还有最后一口气,他念出了那句还没有忘记的咒语。

6

有东西砸在他额头上,他猛地跳起来,叫着子弹!子弹!但眼前却是高中的课堂,是老师用粉笔头扔他,周围的同学一片哄笑。他又从大学时代退行了三年,回到了十八岁,其时还是一个青涩的高中生,和父母在小城里生活。多年来,他已经习惯了无上的荣华富贵,骤然又回到平凡人生中,很不适应。他对自己说,必须尽快重新拥有自己失去的一切。

他根本无心再读完高中,高考,上大学,这些对经历沧海桑田的他已经毫无意义。他尝试说服父母让自己退学,自由发展。但父母怎么也不同意,他横下心来,干脆偷了家里的两万元存款,跑到了外地,利用这些钱和对未来的了解,他有把握在一年内就赚到一百万,两三年后就重返亿万富豪的行列。他想,这次一定不要太贪心,也不需要那么多钱,别再和那些危险的人事搅在一起,保持低调,就足够舒舒服服过完一生了。

他怕被家人干扰,断绝了和家里的联系。一年后,他赚到的钱比预想中还要多一倍,带着好几张金卡和十万块现金,衣锦还乡,心想这次一定能让父母扬眉吐气。但家里却大门紧锁,空无一人。他走到窗前往里看,只看到柜子上有一张黑白遗像,放在骨灰盒之前。

那是他父亲的照片。

他跑到邻居家探问,好不容易问出事情的原委。他失踪以后,家里的人怕他是被坏人诱骗去吸毒或赌博,忙去报警,但这种青少年离家出走的案子,警察根本没有当回事。他父母只有自己贴寻人启事,到处打听他的下落,又根据许多真真假假的线索,去全国各个城市寻找。半年前,父亲到了南方,被一个骗子团伙骗光了手上所有的钱,还被毒打了一顿,被带到一个收容所,莫名其妙地死在了那里。母亲受不了双重的打击,变得疯疯癫癫,几个月前也被送到了精神病院。但总是念叨着要找儿子,有一天,她从精神病院里失踪了,到现在还不知下落。

他呆了很久,然后发狂般大笑起来。他登上了附近一座大厦的楼顶,坐在天台边上吹着风,一边把十万块的百元大钞从那里撒下去。人群从四面八方聚拢过来哄抢和围观,一部部警车也尖啸而至。他想,命运真喜欢折磨我,可是我却总有法子逃出生天,没有任何绝境能困住我,没有。他冷笑着,慢慢念着退行咒文,念出最后一个字的时候,他跃向空中。

7

这一次,他本来希望只倒退两三年,停留在中学时代,还不至于太难熬,他会安于平凡朴素的生活,也许还能和班花谈个恋爱什么的,到了大学以后,再慢慢展开他的计划。但睁开眼睛,却发现周围的一切奇怪地变得异常巨大,路上的行人都成了巨人,开过的小汽车竟比大卡车还要大。他愣了一下才明白,是他的身体缩小了。这一次,时间竟后退了十一年之久,他成了一个七岁的儿童,被父母带着,走进小学的大门。

他必须从头经历一遍整个小学和中学的生活。他记忆中的小学生涯充满乐趣,但那只是在记忆中。对一个经历过无数精彩人生的成人来说,重新从ABC学起,和学童打打闹闹,做着无聊游戏的生活,无聊得宛如服刑,令人窒息。

在越来越无趣的第二次童年里,他反复思考自己一次次失败的人生,终于明白,所有问题的起源,就在于自己得到了随时退出眼前的人生,重来一遍的力量,这是一个他无法摆脱的魔咒。所谓人生,本来就意味着必须承受命运的不幸,接受既成的一切,再设法重振旗鼓。而他却不断地从原来的战场后退,转身逃到更遥远的过去去。

如果不愿意接受不幸,最终连幸福的希望也要一并失去。

但是重返过去,再来一遍的诱惑实在是太大,一次可以克制,两次可以抵御,但在漫长的岁月中,面对漫长无涯的苦痛折磨,谁也不能保证他下次不会再转身逃走。他知道,自己无论多么抗拒,总有一天还是会使用因缘退行咒的。

怎么办呢?他忽然有一个好主意:不如直接念动咒语,回到更幼小的时期,比如一两岁的时候,那时候的他没有语言,没有思维能力,也不会记得那么多事情。忘却一切后,他就能重新开始全新的人生,不再受到魔咒的诅咒。

于是他下定决心,在深夜的卧室里启唇,喃喃念起咒语。一阵晕眩,他回到了六岁时的动物园,但他还是记得太多的事,于是再次退行,回到了四岁的幼儿园,还不够,他再一次念起咒语……

然后,他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8

他一定是回到了襁褓之中,也许是回到了母亲的子宫里。总之,这一次,他什么都不记得了。

他的人生再一次从头展开,但失去记忆也就意味着没有改变的机会。随后的一切就像第一次人生一样,一模一样。

他读完小学、中学、大学。到公司入职,在图书馆里碰到心爱的姑娘,结婚,蜜月旅行,生下可爱的女儿。他的事业起步,职位提升,他拒绝了追求他的女实习生,完成了一个大项目,带着妻女一起去旅行。

然后,在三十多年的漫长岁月后,悲剧再次发生,飞机从天上坠下,妻子和女儿都死于空难。他再一次拖着伤腿,绝望地爬进了一间山顶的破庙,向一个白胡子老喇嘛求助。

老喇嘛却像早已明了了一切,看着他,悲悯地摇摇头。你曾经来过这里,他说,我也告诉过你只能使用一次那个咒语,不能再贪求别的,可是你没有听我的话,如今一切都无法挽回了。

他一头雾水,不明所以。老喇嘛叹息着走开了。但他渐渐感到,眼前的一切似曾相识,熟悉得令他颤抖。他说的咒语是什么?到底是什么?忽然间,因缘退行咒五个字骤然闪现。

随着这五个字,无数神奇怪诞的记忆怒吼着冲入他的脑海,他回忆起了一切,那个咒语以及一次次人生的前因后果。这些一直藏在他的心底,从未真正被忘却。

把不同的人生加起来差不多一百年了,他想,如今他又回到了这里,可他还是没有办法接受发生的一切,接受眼睁睁地死在自己面前的妻子和女儿,几小时前她们还快乐地依偎在自己身边。在自己努力了将近百年之后,难道让一切最后回到原点?

他一定要再试一次,这次如果退回到几小时以前,或其他任何时候,一定不会再逃避了,除去这惊天大难之外,他会老老实实地接受其他不完美的现状,安心陪伴在妻女身边,度过余下的平凡人生。

抱着这样的决心,他念出了咒语。

但距离上一次退行已经过去了太久,他忘记了一件事。一件他不该忘记的事。

退行的起点,是上一次退行停下的时间点,而不是现在。

9

这次和之前任何一次的感觉都不同。

他在浑身的剧痛中睁开眼睛,发现自己须发皆白,躺在一间雪白的病房里,浑身插满了管子。面前还紧张兮兮地围着几个衣着老式的中年男女。不知怎么,他知道那是他的儿子和女儿们。

难道他反过来跳到了很多年以后?这中间发生了什么?他在疼痛中搜索着脑海中陌生的记忆。那是波澜壮阔又饱经苦难沧桑的一生,饥荒、革命、战争、动乱、平反……如今他是一个癌症患者,距离死亡没有多远了。

但那不是他,这个奄奄一息的老人怎么会是他呢?他努力转动眼球,看到了墙上有一本挂历,那上面的年份他倒也很熟悉,那是他出生前一年,那年他父母刚刚结婚。太荒谬了,那一年,他明明还不存——

他瞪大了眼睛,忽然间明白了。

这个老人不是他,却也是他。

这是他上一世的人生。上一世。

他无法克制地颤栗起来,他明白了魔咒真正的力量:退行一旦开始,就永远不会真正停止。只要你念起咒语,就会不断地重返更早的时间,甚至超越生命本身的界限,在轮回中退往无限遥远的过去。

而现在,他就忍不住要再度念出咒语了,因为这具癌细胞已经转移了的身体,实在太被肉体痛苦所折磨。为摆脱这剧痛,他不惜一切代价。

他闭上眼睛,泪珠从眼皮下沿着苍老的皱纹滚落。这一次,真的要和之前的世界,和自己爱过的一切永别了,他的旅行才刚刚开始。在这次旅行中,他会经历无穷无尽的战争、饥荒、瘟疫、灾劫,经历历史上记载和没有记载过的许许多多苦难,他将一遍又一遍地失去拥有的一切,甚至失去自我。也许只有到达时间的源头,他才能找到解除咒语的方式。到时候,他也许根本连人都不是,而是变成了某种无法理解的存在。

他再次微微张开嘴唇,以旁人听不到的声音默念咒语,在奇特的晕眩感中,他让自己放弃抵抗,沉入时间的深渊。​​​​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脑洞文:退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