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事 · 不过她有男朋友

作者:马拓

想起一件事。

这事过去有几年了,当时我出警并处理了一起站厅里打架的纠纷。双方为一男一女。女方打男方,一拳 KO,男的流着鼻血报警。

随行人员中,男的有一个哥们,女的带着一个姐们儿。四人都是二十多岁。

处理这种一般打架都要先问双方希望怎么解决,要么走法律程序,要么赔钱私了。双方态度还算明确,希望私了,不拖泥带水。

被打的兄台偷偷把我拽到一边:“警察同志,其实被一个女人打我就够逊了,再让她赔我点儿钱我就更跌份了,好在也不是什么大伤,跟她说让她给我道个歉就行了。”

好通透而且好高风亮节啊,我差点跟他击掌了。然后我问:“你们是因为什么事儿打起来的呀?”

兄台揉着鼻子说我也不知道啊。

Are U kidding me?

他倍儿认真地告诉我,他和哥们正在站厅里走,他忽然感觉背后被人一戳,一扭头就挨了一拳。

当然就是那位女孩儿的杰作。没伏笔,没预兆,连声吆喝都没有。

他哥们也是这样说。

我略微懵逼。赶紧去找对方。

另一个屋里,打人的女孩儿和女伴坐在一起。打人女孩儿看着就干练,短发牛仔裤,托着下巴沉思。当我问她为什么打人时,她抬头看了我一眼,只说了一句:“没为什么,看他不爽。”

“……跟对方道个歉吧然后你们各走各的都别耽误时间。”

“赔钱可以,道歉不道。”

我不再问了,直觉告诉我这里面绝对有事。

我把她的女伴叫出来,那是一个长发飘飘的女孩儿,看起来应该挺通情达理的。我严肃而不失温和地让她讲出事实,以便快速地解决问题。没想到这个女伴也摇头说:“我也什么都没看见啊,当时我们俩并肩走着,忽然她就过去给了那男的一拳。后来问为什么她就说看他不爽……”

“她精神正常吗?”

“什么意思啊?”女伴有点儿不高兴。

我再三确认后,基本上能做出以下结论:短发女精神正常,之前和被揍的男人也并不认识更谈不上结仇。那一拳突如其来,谜之动机。

被打者听到短发女这个反应后很不爽:“不道歉光赔钱?这不是装逼吗?这有诚意吗?我要十万,她给吗?”

句句在理,我无言以对,只能再去做短发女的工作。

但俩钟头下来,事情没有任何进展。当时已经是夜里了,我有点儿烦躁,既然是双方达不成和解,那我只能走法律程序了,谁动手打人处理谁,no zuo no die 啊。于是我叫同事调取了监控,想看看当时他们是怎么发生的冲突。

还好监控录得比较全,从录像里能够看到俩女孩儿在站厅里走,对方俩男的打对面过。长发女孩儿当时在玩手机,对方挨打的那个男的盯着看了长发女好几秒,然后冲着同伴在胸前做了一个有点儿下流的手势,这些被短发女看见,然后她追过去给了那男的一拳。

短短一分钟的视频我看了十几遍。然后我坐在值班室回想着这几个人的一切,半天回不来神。

我有一种不可言状的直觉,虽然这直觉很细微,但冒出来后却在我脑海里搅起了大风大浪。

有些事情只有眼见才敢为实。

我把短发女叫进屋里,让她看视频。

她看完了,我问她:“她知道吗?”

她说不知道。

我说:“也不准备告诉她?”

她说:“对。”

她面无表情,波澜不惊,虽然对我态度有所好转,但还是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

说实话,这一刻的我确实有点好奇,而且这种好奇甚至超越了事情本身。想了半天,我又问她:“她知道吗?”

问完这句我心脏真是怦怦在跳。毕竟我也怕冒犯到人家。

她又说了句:“不知道。”

“你们认识有几年了?”

“五六年吧,是同学。”

“哦。”

“天天在一起玩?”

“差不多吧。”

“……”

心里还有一大堆疑问却都堵在嘴边说不出来。

不得不说,如果真相如我所想,那真的挺震撼我。

但有些事情没必要弄得那么清楚。既然可能有秘密,那就需要守护。我不能做这个没规矩的打破者。

而且万一是我想多了呢。

我俩坐着半天没有话题。当时已经是深夜了,窗外哪怕飘进来一点儿风吹草动都特别刺耳。

“不过她现在有男朋友了。”

愣了几秒,她微微一低头,忽然说了这么一句。声音很小,却格外清楚。我看不到她的表情。

我觉得,这是迄今为止我听到的最孤独的话吧。

写到这里心情有点乱,碍于当事人和自己文笔的拙略就不表达了,就这样。至于这件事的后续,算是圆满解决了,具体不表。

只记得最后长发女孩儿还在走廊里叨叨了她了一句:“真服了你了好端端的没事打人干嘛啊。”

来源:知乎日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小事 · 不过她有男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