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弃疾词里,为何不写岳飞?

用典狂魔辛弃疾,词里上下五千年——却似乎,从没写过岳飞?

说好都是抗金爱好者,矢志北伐的俊杰,怎么却对岳飞吝惜笔墨呢?

细想,却也好理解。

辛弃疾跟岳飞的时代,离得太近了:岳飞逝世那年,辛弃疾两岁。

——哪位会问:岳飞比辛弃疾大三十七岁,古代,这都差了两辈人了嘛!

然而,写诗词用典抒怀者,用的典那都是几百年前的事。辛弃疾念叨诸葛亮、刘裕、廉颇、孙权、刘备、陈登、桓温、张翰等等,多是唐以前了。

不是辛弃疾特别崇古,是因为:如此才安全。

宋朝词人写古,像刘克庄写曹刘,李清照写项羽,苏轼写周瑜,其实都如此。臧否本朝,难免得谨慎些。

都说宋朝够开明,但还是危险的:苏轼乌台诗案,惨兮兮被扔到黄州去了。

——题外话,不止宋朝如此。阮籍那么潇洒,也只敢对着项羽刘邦,说一句时无英雄竖子成名。

嵇康怎么得罪司马昭拉去斩首的?答:身为曹操女婿的他,说摄政的周公不是圣人!所谓的非汤武,薄周孔。

——司马昭想:你他妈说摄政的周公不是圣人,是在影射我?

说回辛弃疾。

坑杀岳飞的秦桧老贼,活到辛弃疾十五岁。

就在秦桧死那年,朝廷还将岳州改成了纯州,改岳阳军为华容军——老贼与赵构,是连个岳字都忌讳的。那时候,天下噤若寒蝉,写个岳字,都可能招祸。

秦桧是个大流氓。杀岳飞,成和议后,将赵鼎贬去潮州,将王庶贬于道州,将胡铨贬于新州。即便遇赦,也永不再用,那意思:“你们永远没机会再来对付我了!”

赵鼎在流放地,每天都被人监视,奏报秦桧“赵鼎怎样了”。赵鼎于是绝食而死。

大权独揽后,秦桧开始盘查言论。浙江与福建发大水,右武大夫白锷说“燮理乖谬”,被刺配到万安军。太学生张伯麟题壁讽刺:“夫差,你忘了越王杀你的父亲吗?”被杖脊刺配到吉阳军。

控制了言论后,秦桧又禁止民间自撰野史,令自己儿子秦熺监修宋朝史书。有做野史者告发。这种环境下,没人敢写岳飞。实际上,岳飞实际平反那年,辛弃疾已经二十岁开外了。

哪位会说:岳飞平反了,辛弃疾总能夸岳飞了吧?

又未必尽然。

当年王安石和司马光以及元祐党人,那评价也是起起落落。一会儿司马光是圣人,一会儿司马光是奸党;再圣人,再奸党;再圣人,再奸党……如此三起四落,谁还敢臧否本朝的人呢?

更要紧的是,岳飞虽然平反,但杀岳飞的赵构却千年王八万年龟,一直活到1187年:辛弃疾那年47岁了。

之后辛弃疾又多活了二十年。但是,哪怕在孝宗朝,夸岳飞也有点不对劲:大肆歌颂皇帝他爸爸杀掉的将军,感觉总不大对吧?

我打个不恰当的比方:

有些前辈,四十多年前死于动乱,如今也平反三十多年了。按说官方平反,该能说了;但谁公开大肆为他们喊冤,是不是也得掂量掂量呢?

辛弃疾写唐朝前那些故事多好啊,非得跟自己过不去呢?再豪放的词人,也得图个安全啊——谁知道明天朝廷会不会忽然又翻脸,说岳飞是叛贼,夸他的都是奸党呢?

写东西的人,就这点可怜啊。

陆游到老来,写了“剧盗曾从宗父命,遗民犹望岳家军”,但写这个时,他已经告老林下,写诗抒愤,已是13世纪初了。

下面是开脑洞拉郎配时间。

我觉得,辛弃疾对岳武穆是有点恻然之情的。

岳飞的孙子岳珂自吹过,辛弃疾晚年住南徐——嗯,就是“何处望神州,满眼风光北固楼”那里了——已经闭门谢客。岳珂去拜见,辛弃疾一个当世大名人,听说来的小书生是岳飞家的人,相待甚欢。

虽说岳珂素来爱吹牛,但若是真的,也算是英雄相惜吧。

以及,下面这几句。

岳飞:

欲将心事付瑶筝。知音少,弦断有谁听?

辛弃疾:

谩写入、瑶琴幽愤。弦断招魂无人赋。

岳飞:

爱此倚栏干,谁同寓目閒。

辛弃疾:

将吴钩看了,栏杆拍遍,无人会,登临意。
待上层楼无气力,尘满栏干谁倚。

岳飞:

白首为功名。

辛弃疾:

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可怜白发生。

我们都知道,辛弃疾乃是博览群书,不用典不舒服的这么一位爷。

我都知道岳飞写过这几句,他会不知道?才怪。

算我自作多情好了,我还是觉得,辛弃疾写这几句,是悄悄地,明知道有点危险,还是按捺不住,给地下的岳武穆递眼色呢。

就跟我们现在战战兢兢一边怕被删,一边忍不住非要念辛弃疾的“听取蛙声一片”似的。

来源;豆瓣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辛弃疾词里,为何不写岳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