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恋人有前任,我心里觉得很介意

作者:覃宇辉

很多人特别介意另一半的感情史。

在感情升温的时候,甚至会抛出这样的「送命题」:「你有过几任男 / 女朋友?」「你更喜欢我,还是 TA 们?」

即便机智的你绕过所有雷区,也不代表能成功过关。

在我接待过的来访者中,有很多这样的抱怨:「聊到前任时他说了这样那样的优点,是不是心里还放不下啊?」

如果男朋友谈到前任时都是缺点,她们又会产生另一层顾虑:「他们从前感情那么好,现在翻脸比翻书还快,叫我怎么去相信这个人?」

这种芥蒂和怀疑感同样存在男生身上。

曾经一个男性来访者跟我说过,在发现女友有过好几个前任,跟男生交往很随便时,他内心的纠结和痛苦:「她现在改了很多。但一想到她过去那些事,我真的没办法接受。」

感情史就像一根刺,深深扎在我们心里,很难再像从前那样毫无芥蒂地和另一半相处。

无法接受恋人的过去,是因为用静态的,固定的视角去看待对方。把另一半永远钉在耻辱柱上,不愿给她改过自新的机会。固执地认为「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曾经对亲密关系不够注意的人,以后必然会按捺不住出轨,对另一半永远失去了信任感。

看低恋人的可塑性,这其实是一种自我保护的机制。就像一朝被蛇咬,不管别人怎么说它的毒牙已拔掉,温和无害,自己可能也不敢再伸出手。因为相信它已经改变,再次尝试去靠近,要冒着又被伤害一次的风险。这回将不仅是肉身的痛苦,还有心理层面的创伤:「我怎么会那么傻,去相信一个有前科的人」,因为错误的选择而加倍难过。为了降低亲密关系中的风险,我们情愿紧紧抓住对方的过去,从一开始就选择不去相信。

对恋人的过去有芥蒂,也是因为无意识中和 TA 的前任相比较,激发出「我不够好,他不会喜欢我」的不安全感。很多人是在社会比较中确立自身的价值。在他们的评价体系里,比别人优秀,就有被爱被尊重的价值。

如果在竞争里落败,自己就是一无是处的状态。他们的自我价值感是波动,不稳定的,在不同坐标系里会有极大的差异。所以有些女生会一直追问「我好还是前任好」,确认自己在另一半眼中的价值,从而缓解内心的焦虑感。

这种不安全感的来源,除了不稳定的自我形象,还有某个根深蒂固的不合理信念:「你喜欢我,是因为我的条件足够好」,将亲密关系概括成功利的,物质的比较和匹配。仿佛感情是去菜市场买菜,如果看到更水灵的小白菜,恋人就会毫不犹豫地放弃自己。

但换位思考一下:如果遇到更出色的追求者,你会毫不犹豫地抛弃男朋友吗?或许大部分人还是会考虑过去的感情,跟对象的默契,还有他给的种种温暖和照顾吧。

当我们理解亲密关系不是竞赛,第一名必然被选择,计较恋人感情史的心思也会慢慢变淡。

无法接受女友的感情经历,也是潜意识中将对方物化,好像她是自己的附庸或者所有物。有人说:「为其他男人怀孕流产过的女性就像二手房。」

当我们将女友等同于子宫,等同于她的生育价值,那很难不去介意另一半的过去。因为她的「使用状态」不再完好,和其他未拆封的「产品」相比缺乏竞争力,更难确保基因的传播。所以出于生物本能,男生可能会特别在意女友的恋爱史,表现出强烈的独占欲,甚至「处子情结」。把另一半降维成物品,而不是活生生的,值得平等、尊重和爱护的人,那这个心结很难克服。

那要如何化解对恋人过去的芥蒂呢?

一是设置缓冲期,给自己调整观念的时间。当我们内心无法接受恋人的过去,强迫自己立刻放下这些不去介意,那脑海里像有两个声音在打架,情绪会在介意和释怀之间反复波动,导致严重的内心冲突。与其让自己憋到内伤,不如跟恋人坦白说:「亲爱的,对于你的经历我很怜惜,但一时之间也比较震惊,需要些时间消化一下。」给彼此时间去调整和适应。

在这个阶段,很重要的一件事,是学着用动态的,此时此刻的目光去看待另一半。玩过超级玛丽的人都知道,在每一个关卡,操作的小人都会有几条命,用来应付路上碰到的怪物,或者极易掉入的悬崖。但不管这个关卡栽了多少回,只要进入下一关,生命值就能重新计算。

要想不去介意前任的过去,也可以采取这样当下的观点。可能她在前男友这一关上,栽倒过很多回,甚至是比较随意的态度。但不代表在现在的亲密关系里,她一定会出轨,背叛我们。如果恋人的三颗生命值没有用完,甚至吃到很多金币,我们就有理由相信,这段感情可以有个美好的未来。学会向前看,认可对象当下的转变和成长,心中的疙瘩也会一点点解开。

二是改变条件化的思维模式,树立稳定的自我认同感。有些人打心底觉得:「因为我足够优秀,他才选择我。要是我不是最好的,他就有可能离开」,将亲密关系看成是特别功利的匹配。如果感情需要「竞争上岗」,我们自然会警惕每一个潜在对手,对他的前任特别敏感。要看淡一点,需要跟自己说:「因为彼此喜欢,我们才会选择在一起。他更看重的是我这个人本身,而不是附加的其他东西。」因为我是我被爱,而不是作为优胜者被选择,我们就能维持稳定的自我形象,降低他前任引发的焦虑和不安全感。

三是保持清晰的自我边界,避免将恋人看成自己的所有物,一味地计较对方的「使用情况」。亲密关系需要边界的融合,从我逐渐向我们转变,好像对象变成了我们的一部分。但极致的亲密,不代表恋人的主权被剥夺,降维成一件带有生育属性的工具。

如果对女朋友的过去很抓狂,甚至想要去辱骂和攻击对方,就要提醒自己:「她是一个完整的人,感情史也是其中一部分,我没有权力为此去伤害她。」将对象当做平等的人去看待,尊重她「领土」的界线,我们才能平复暴躁的情绪,逐渐放下对她感情史的介意。

来源:知乎日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知道恋人有前任,我心里觉得很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