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去买几个橘子,你就站在此地,不要走动

“我去买几个橘子,你就站在此地,不要走动。”

已经是个名梗了,占便宜用的。

说来也多亏《背影》是知名课文,说不定老师还要求学生背,所以大家都知道。

所以了,伦理哏的妙处到底何在呢?

中国人传统重伦理尊卑,所以乱了尊卑,是毁骂的关键。

《战国策·赵策》:“威王勃然怒曰:‘叱嗟,而母,婢也!’”

你个婢女养的!后来,“你个丫头养的”、“你个小娘养的”、“你个XX养的”都是这个逻辑。直接攻击对方母亲,剥夺对方血统问题。

陈琳写檄文骂曹操,“操赘阉遗丑,本无懿德。”意思是太监的儿子。曹操的父亲拜过宦官做干爹,揭人老底。

再进一步,就是充人家爸爸了。陆贾跟刘邦说要读书,刘邦骂:“'乃公居马上而得之,安事《诗》《书》!”乃公,“你爹我”的意思。

刘邦是古代骂人话的宝库。英布造反,太子刘盈待要出征,刘邦自言自语:“竖子固不足遣,乃公自行耳!”竖子,这小子;乃公,你爹我。“这小子不能派去,还是你爹我亲自去!”

刘邦对儒生没啥好话,张嘴就是“腐儒!”“竖儒!”对其他人,“竖子!”倚老卖老。

以后的“老子”、“你奶奶的”,都是这里面出来的。

但伦理哏的好玩之处,不在于单纯的充大辈;充了大辈,别人也未必喜欢你——杨过第一次见郭靖,占他便宜,“我叫倪牢子!”读者大概也不觉得有意思。

后来杨过大战霍都,这一段,好玩得多:

杨过说道:“且慢,小顽童决不白白与人过招,须得赌个利物。”霍都道:“好,你若输了,向我磕三个头,叫三声爷爷。”杨过又使江南顽童常用的讨便宜套子,假装没听见,问道:“叫甚麽?”这套子突然使将出来,不知者极易上当。霍都生长蒙藏,日常相处的尽是淳朴质实之辈,那懂这些江南顽童的狡狯,顺口答道:“叫爷爷!”杨过应道:“嗯,乖孙儿,再叫我一声。”

好玩的,不是霍都叫杨过爷爷,而是杨过骗霍都叫爷爷的这一招。

伦理哏的真妙处也在此:不在结果,在过程。

郭德纲班主与于谦老师说段子,有个固定套路。

郭班主说:“那么说到于老师的父亲……”就开始得意晃荡手。

于谦老师:“你高兴啥呀?”

郭老师于是背手,“啊父亲……”

于老师再补一句:“背手也不行!”

郭班主于是叹一口气:“你看,对他爸爸要求还挺多!”包袱响了。

苗阜老师跟王声老师说《五行诗》,王声老师说自己是岳云,苗老师说自己是岳飞;王老师急了:“你再也不能是我爸爸了!”

苗老师吭哧一声乐了,“是,我再也不能是你爸爸了——你从家里给我滚出去!”包袱响了。

郭班主真当了于老师的爸爸、苗老师真当了王老师的爸爸,这样的结果好笑吗?也啥好笑。

伦理哏的妙处,不是当了爸爸这个结果,而是逗哏为了占便宜,拼命地展现出的这点儿执着,以及,鸡贼;捧哏拼命地挽,结果还是傻乎乎着了道儿。这般你来我往的穷形极相,才有趣。

甚至,不一定得是逗哏占便宜。

《树没叶》或《羊上树》,有个反使的,比如王自健和陈朔老师玩过:

王:咱扮完这场父子,以后咱就没关系了;哪回胡同里遇见了,你还有心,问候我一句,“爸爸您去哪儿啊?”

陈:啊我足疗去!

——逗哏占捧哏便宜,被捧哏反抄了一个去,也好玩。谁占便宜事小,执着地耍鸡贼占便宜,才好笑。

至于演员朝观众喊长辈,让全场观众开心地哎一声,占个便宜,那是基本的交流——演员不小心说了句“我爸爸”,全场观众“哎”答应一声然后哄堂大笑,起到的效果,类似于“我想死你们啦!”

所以回到开头。“我去买几个橘子,你就站在此地,不要走动。”这句的妙处在于,明明想说“我是你爸爸”,但干这么说没劲;就得占了人家的便宜,让人家知道,还得绕个弯才想到——于是就占了个鸡贼的便宜。

占便宜最重要的,还得是让人知道——偷偷地占了便宜,就没那么好笑。

比如,若想充人大辈,未必要买橘子,也可以这么说:

“你这么只凭意气是不能交涉事情的。”

——嗯,这是《雷雨》里周朴园跟鲁大海说话的口吻。

“你依旧只是肚饿?”

——嗯,这是《药》里老栓两口子问候儿子小拴的话。

照样是占便宜伦理哏,这两句,就不如买橘子那么圆润自如:大概因为不够家喻户晓,老师也没要求背书。

所以伦理哏不止是得占便宜,还得让对方知道的占便宜,才好啊。

如果不想被人知道,单是要占便宜,可以对人语重心长地这么说:

“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

“静以修身,俭以养德,非澹薄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

——哪位说了:这两句没问题啊?

——答:这两段话,分别是刘备和诸葛亮劝自己儿子用的……

——但您也看到了,用这种段子强调“我是你爸爸”,胜之不武,也不够好玩啊。

——所以了,伦理哏的喜剧元素,全在哄诱对方着道儿的过程。如果只贪图个当对方爸爸的结果,那还不如直接穿个达斯·维德的衣裳,直接给全宇宙当爸爸,来得爽快些。

来源:豆瓣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我去买几个橘子,你就站在此地,不要走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