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运火车票为什么难抢?

有人将中国的春运形象地形容为“史上最大规模的人口迁徙”。30亿人次,日均7500万人次的流动,相当于把全球1/2的人口,在短短40天内集体迁移。

供不应求,春运一票难求,是市场的必然结果,但黄牛手上为何有那么多票?

“知道”(nz_zhidao)跟你谈谈,春运火车票背后你所不知道的。

2018年春运已经启动了。

按照惯例,今年春运的火车票预售期从1月17日开始,持续30天,你开始加入抢票大战了吗?

由于春节假期大量外出务工人员会返乡,除夕前30天为节前购票高峰,与往年一样,今年的车票依旧难抢。虽然网络中有形形色色的抢票攻略,比如留意预售时间、掌握放票规律、临时“捡漏”大法等等,但很多人依旧是:抢不到。于是,每年到这个时候,火车票就成了社会热点,归乡大军们总会把抢不到火车票的怒火撒在12306身上,喷铁路部门也成为了每年年底的保留节目。

很多人纳闷,不是砸了好几亿在12306身上了吗,怎么春运火车票还是那么难抢?

史上最大规模的人口迁徙

事实上,春运注定一票难求,因为每年的归乡大军实在太过庞大了。

对每一个中国人来说,“春运”一词都不陌生,在《人民日报》关于春运的记载中我们可以看到春运的变迁。1953年就有“春节客运”之说,1953年2月,“春节客运”第一次出现在《人民日报》消息中:“铁道部指示各局做好春节客运。”1957年,《人民日报》还发表题为《春节期间的交通问题》的社论:“要把这么多的旅客,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运送到他们的家里去过春节,节后再把他们运回工作岗位,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

改革开放之后,春运人流随着经济发展持续上升。自从2006年春运人次突破20亿后,年年“空前”。

根据携程《2018年春运春节旅游大数据报告第1号》预测,春运期间返乡和旅游人数规模将创新纪录,预计2018年春运旅客量将突破30亿人次。而同程旅游联合中国交通报发布的《2018年春运大数据报告》则显示,2018年春运,铁路预计发送旅客量3.93亿人次,同比去年增长10%,远高于公路交通1.1%。

因此,有人将中国的春运形象地形容为“史上最大规模的人口迁徙”。30亿人次,日均7500万人次的流动,是什么概念?相当于把全球1/2的人口,在短短40天内集体迁移——这是足以移山倒海的一场浩浩荡荡的人口大迁移。很显然,再多的火车,也很难应对这种突然爆发出的人流量;再充足的运力,也难以承载半个地球的人在短短四十天内实现迅速迁移。

供不应求,春运一票难求,是市场的必然结果。

黄牛扰乱了市场秩序

但令很多人窝火的是,一边是春运一票难求,一边是黄牛堂而皇之地高价售票,怎么火车票都在黄牛手中?

有人可能会问了:“不是有实名购票吗?不是有验证码吗?不是有刷新间隔限制吗?”虽然铁路部门已经出台了很多限制黄牛的措施,但是仍然挡不住黄牛的脚步,这些手段对于黄牛来说,都不是事儿。他们纷纷用各种高科技手段武装起了自己,其中一个就是“刷票软件”。

有媒体详解了“刷票软件”的高效运转模式。他们用的抢票软件甚至能秒过12306上变态的验证码。因为12306网站的身份证注册没有连接公安系统,只是经过特定的算法验证,所以可以通过工具生成大量假身份证号,这就给了黄牛可乘之机。黄牛软件可以无障碍绕过12306服务器,自动寻找速度最好的服务器,其刷票速度和频率是普通抢票软件的几十倍。

另外,它不按规定间隔5秒刷票,而是以毫秒速度实时刷新,相当于一部自动刷票机,而且可多账户挂机,利用假身份证注册上千个账号,然后批量导入这些账号同时刷票,一次性就可以抢到几百上千张车票。当黄牛抢到大量车票之后,他们不会给所有的车票付款,而是利用45分钟的支付时间,在这段时间里去找到相应的买家。

在春运供不应求的局面下,黄牛的生意源源不断,在利益的驱动下,黄牛甚至形成了一个日益严密、运转高效的组织体系,站内有人负责接应供票,站外有人负责发布信息,没卖掉的票还有人专门负责退票。

很显然,黄牛是市场的毒瘤,利用技术漏洞大量抢票囤票,再加价倒票,不仅扰乱了正常的售票秩序,还侵犯了消费者的权益。本来票就难买了,经过黄牛这么一搅和,按照规则更买不到票了。这就提醒有关部门,一方面必须加大黄牛的处罚力度。国家虽已有法律条文做出了规定,但由于技术漏洞、管理缺失、执法难度大等一系列原因,受到严厉打击的黄牛很少。另一方面,必须不断升级技术,尤其是12306,切实堵塞漏洞,防止“黄牛”钻空子,让购票环境公平公正。

春运是时代的一面镜子

虽然每年的春运抢票大战,都让网友怨声载道,但如果我们将春运现象放在时间长河里看待,就会发现春运是中国几十年社会经济发展状况的集中反映,折射出社会的变迁、发展的进程以及仍旧存在的某些问题和困境。

老一辈人回忆,上世纪50年代,从广州坐火车到北京,要花整整90个小时;武汉长江大桥修通之前,火车更是要先上轮渡才能过江。而今高铁四通八达地贯穿中国大地,即便天南地北,可能几个小时就可以抵达。虽然春运仍一票难求,但随着社会的发展、技术的进步,我们回家的方式更多、也更快。

春运是社会流动的表现,而社会流动是社会进步一个重要的表现。正是因为市场活了、文化活了,所以人流汹涌、物流汹涌、信息流汹涌。越来越多农民到城市里打工,无数莘莘学子背井离乡求学,北上广聚集了无数的逐梦精英……他们用自己的力量和智慧改变了自己的命运,也改变了中国社会的样貌。

但另一方面,春运也是问题的表征。人口流动的背后,是拓展生存空间、提高生活质量的需求;春运人流在东部与西部、沿海与内陆、城市与农村之间的迁徙,体现了中国在发展中的不均衡。如果我们能够更好地均衡发展,并在户籍制度、收入分配等方面有更大的作为,因为发展“落差”带来的人口流动就会减少,农民在农村也可以谋求发展,年轻人在大城市也可以安家立业。

因此,春运的一票难求其实是“发展在路上”的缩影。我们已经在不断努力,在不断进步,但问题一时半会无法消除,老百姓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还没有办法得到充分的满足。

这就要求我们多一些“过程意识”,这不是为问题做辩护,也不是纵容改革的惰性,而是明白凡事不可能一蹴而就,抱怨之余也给予良好的改革空间。而有关部门则要多一些“问题意识”,比如12306网站,该如何升级技术堵塞漏洞?执法部门该如何更有效地打击黄牛?而从更大的角度看,该如何均衡不平衡的发展?唯有如此,春运购票才会是“甜蜜”,而不是成为“负担”。

来源:南周知道 WeChat ID:nz_zhidao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春运火车票为什么难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