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的年关困境

@阑夕:

每逢年关,滴滴都要渡劫。

阖家团聚享受长假的悠久传统,会造成运力骤降的实际后果。而供给侧的捉襟见肘,必然向需求端发出资源紧张的信号,于是打不到车的怨恨,同时出现在社交网络的广场和滴滴数据的后台里。

由于出行本身具备一定成分的公共服务属性,市场调节往往难以解决道德困境,换句话说,网约车平台很难两全,一边是民间对于调价的极端反感,一边是打不到车的沮丧抱怨。

为了在二者找到折中,滴滴提出「春节方案」,把旗下的服务项目分为两个部分,专车保留动态调价的功能,承接对价格不敏感的用户,其他——快车、优享、优步——服务暂停动态调价,同时上线排队功能,面向那些能够容忍支付时间成本的用户。

这个方案也可能挨骂,会被认为导流给价格更高的专车,但事实上,专车因为存量规模有限的缘故,它很难接住春运阶段的支柱运力需求,所以压力主要还是会被推到快车等平价服务那边。

此外,针对巨大的缺口,为了缓解供给压力,去年滴滴拿了5亿人民币做司机奖励,今年翻倍成了10亿,这意味着道德绑架的成本依然还需负担,为了鼓励司机可以在节假期间也能尽量出来工作挣钱,滴滴实际上是掏了一笔加班费,暂时脱离平台身份,为供需市场投入变量。

拿出的10亿奖金真正分到人头,也至多不过每单为司机加1-5元,外加乘客端增加的「服务费」,在全部给到司机的前提下,司机每单收入增加2~10元,还算不错。

所以最终体现在用户体验层面的,还是排队这种显性感知,比起往日的无车接单,给出具体的计数方案,或许胜在透明和预期,只是若是数字过于超出耐性——比如走出火车站后看到半小时的等待时间——影响情绪还是必然的。

春运难题费解,滴滴也只能冒着骂声进行尝试。但企业的苦恼,也理应由企业自行消化,在连续并购竞争对手并最终取得绝对优势的市场份额之后,滴滴难于避免今日「处处难讨好」的光景。

不仅如此,可以预见在未来的半个月多月里,也许其他网约车公司会陆续推出「司机零抽成,乘客不调价」之类的方案,来取得舆论层面的优势。但也仅仅在舆论层面,反正从订单体量来说,真正承担重任的和挨骂的,都轮不着他们。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滴滴的年关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