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森堡:对过年的抱怨

@河森堡

戴上钢盔说几句挨喷的话吧,忍不住和诸位抱怨一下。

这些年来,我对“过年”两字越发的无感了,对于我来说,过年唯一让我开心的事就是和亲人团聚,其他过年时的那些民俗习惯有些已经成为了困扰。比如说放炮这事,我们小区每次过年的时候,那炮声能叮咣五四地响一宿,你凌晨四点正躺被窝里呢,突然就有人放上炮了,那炮还是二踢脚,得炸两声:“砰......咣!!!” 一盒子里有好几只,小区里的居民楼要是有回音效应的话,那爆炸效果就跟炮兵阵地的齐射一样,猛地来那么一下子裤子都得湿了,而且有的二踢脚质量不过关,第一下响了以后第二下没炸,然后你就提心吊胆地等着那第二下,怎么等都等不来,你就蜷着脚那么一直惦记着,最后简直落下了心病,这一宿就别睡了。

然后春晚也是,我得有十年的时间没好好看春晚了,家里人也渐渐不看了,可是又觉得过年看春晚是个习惯,于是就把电视打开在那空放,家里人各干各的,时不时地听那么两耳朵,但就是这两耳朵,有时候也能尬的我脸上火烧火燎的。当然,春晚依然是广大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盛典,是我自己跟不上新时代的文化形势了,我这属于小布尔乔亚式的无病呻吟,发上来让大家批评,有助于我做自我反省。

还有就是春节期间,我的不少朋友们都回老家了,我没法找他们玩了,各行各业的人们也都回家和亲人团聚了,各个城市各个行业也都会陷入短暂的瘫痪状态,要是临时遇到点什么突发情况,也真的会很头疼的。

曾经有人说,春节其实是对过去一年生活中各种匮乏的一次集中式超量补偿,原来生活困难,吃不上好的,过年吃一顿,穿不上好的,过年穿身新的,精神世界贫瘠,过年看一场戏,平常日子太冷清了,过年放炮听听响,这在过去是很正当也很有必要的,但毕竟时代变了,现在大家的日子比原来好了,用不着这么超量补偿了,所以不少人也就渐渐和我一样无感了。

有的朋友说,现在过年越来越没“年味”了,但“年味”本质其实是建立在平日的匮乏之上的,如果大家在今后的每一天中都可以丰衣足食,家庭和睦,“年味”也就不那么重要了。

祝大家以后过年越来越没“年味”。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河森堡:对过年的抱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