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tdz:纪念茅侃侃

今天凌晨,刚和几位老朋友会面归来,突然听到了茅侃侃离世的消息。

没有任何预兆,事情就这样发生了,朋友圈里众人表示震惊,我也一样。前几天大家还说要找个时间一起喝酒,没想到就此诀别。电话逐一打过去,没打通。

没有见到好友最后一面,心里空落落的,刚刚一页页翻看他的朋友圈,甚至翻到几年之前顺手习惯点个赞,好像他只是去远行不遍联络。零散的回忆在脑海里反复冲击,有太多话想说,张嘴却吐不出一个字,,只好用笔写点什么,算作纪念。

我和侃侃很早就认识,算下来,到现在有20年的交情,如果不是出了意外,一定会是一辈子的朋友。

我和侃侃同岁,都是大院出来的孩子,中学时一个去了育英中学,一个去了育英学校,北京西边大院的孩子都知道,这两所学校正对门原本是一家。

许多人认识侃侃,是通过当年他以青年创业者身份参加的央视 《对话》节目。现如今创业稀松平常,那时候创业还是个时髦事,年纪轻轻便拥有了自己的事业,毫不夸张的说,侃侃等人就是那一代人的青年偶像。

但和我们这些朋友在一起的时候,侃侃就是个爱玩爱闹的北京少年。我们那一批人大多都喜欢游戏,很多人把游戏当作自己的职业。我的第一份工作是游戏开发汉化引进,侃侃创业的第一个项目也和我汉化的游戏有关,当时没少聊。

虽然出来工作比他早,但我自己没有侃侃那样的勇气,出去独挑大梁开公司,而是关了自己工作室依附于实力更强的大企业。实话实说,这点真的要佩服侃侃。

虽然长大后大家整天都忙东忙西,见面机会也少了,但玩游戏的爱好没丟掉。绝地求生出来之后,经常看到他在玩吃鸡,前阵子又把模拟城市翻了出来,回味“儿时经典”。

乐天、仗义,是侃侃

之前我和某上市公司撕逼打到央视,他朋友圈第一个挺我。

他有很多好玩的癖好,喜欢大嘴猴,喜欢在深夜忙完工作叫外卖,出差喜欢坐东航,住洲际酒店,我们都特别讨厌远机位和摆渡车,有一次看他凌晨发了条朋友圈“全程无摆渡,完美收官。”那时候我遇到廊桥就会发朋友圈圈他。

他爱喝咖啡,尤其是炭烧咖啡,当时经常在亚运村的上岛咖啡见面,他必点一杯。

见面的时候,侃侃永远是抱怨自己又瘦了、一直长不胖,增肌的最大障碍是没有脂肪。反倒是我,吃一点东西就胖。

我们偶尔也约在万寿寺旁边的宽巷子老灶火锅,他爱喝啤酒,我因为痛风喝不了,就在旁边看着他一边灌着福佳白一边笑嘻嘻地朋友圈发胸大屁股大的姑娘福利照。

再后来,我也自己出来创业开公司,才深知创业是一件多么艰苦的事,能有一个合伙人替你着想、分担压力是多么幸运。后来大家见面时更多聊的就是当下如何、是否需要帮忙。

侃侃做“哪儿堵”的时候,找我问设计意见,有一阵子他推Astro12女团,又商量着怎么把姑娘们送到日本去培训,找作曲找编舞。

我原本以为侃侃一辈子都会是这样一个天马行空、无拘无束的少年,但就像一位朋友今天说的,直到事情发生,我们才发现永远有很多痛苦只能一个人扛。

我很反感很多媒体报道侃侃的消息,把过去得意失意煞有介事再翻来覆去讲一遍,还有把他同其它“80后创业代表”做对比的。这比小时候说邻居家的孩子隔壁班的谁谁还讨厌,尤其比的人是哥们朋友。

且不说以己之心,度人之腹是否合适,如此消费逝者,除了为文章增加一两个点击与评论,毫无意义。

创业,本身就是九死一生的事情,创业成功敲钟上市自然人人喝彩,但创业失败太过正常,又何必贴上一个失败者的标签。更何况,每个人的出身,条件,境遇等都完全不同,没有可比性。

取悦自己本身就不容易,又何必对标他人活着?又怎么能被他人比来比去?

今天对我而言,无疑是个悲伤的日子,侃侃走了,并非一个“知名创业人物”走了,只是简简单单的、作为我的朋友,走完了人生的过场。每次看见炭烧咖啡和遇上廊桥摆渡车都会想起的朋友。

春雨医生张锐去世时,侃侃发了一条朋友圈:都不容易,就这么心梗走了。

知道你在这个世界过得不容易,希望你在那边一切顺遂心意。

而对于还在这里的我而言,逝者已矣,生者更当砥砺前行。

说好了一同日本玩,说好了带你银座喝酒还没兑现呢

真希望你只是远行,我今天酒醒你已归来~

来源:新浪微博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ttdz:纪念茅侃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