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喜宴

2017年12月底,在山东省苍山县,我旁观了一场典型的乡村婚礼,前后三天时间,我记录了那场流水宴。

宴席前一天早晨,餐桌被摆进帐篷。早晨,阳光照进来。宴席设在穿过村庄的县道一侧工厂的仓库里。那仓库刚建好不久,打扫干净,正是合适的场地。厨师团队因此不用费劲搭起临时的军绿色帐篷了。我有点遗憾。

上午买来的猪肉。青菜的采购是在早晨五点天一亮就开始了的。猪肉是提前预定,上午现宰的猪。从袋子里拎出来,放在砧板上,它们还微微冒着热气。

炉灶。生火也是一早就开始的。

炉灶锈迹斑斑,烟雾缭绕。

牛肉泡在水里,它们将被做成一道凉菜。

山东大葱。来之前我听过的一个说法是山东大葱比人还高。这些看上去倒正常。

点好的豆腐。

做肘子的第一步,放在火上烤。先把皮烤焦。

切好的肉丝,焯水以后等待做成小酥肉。

可能是宴席上最腻的一道菜,切好入盘以后有点像梅菜扣肉,但是肉块更大。我想了想这个菜该叫什么名字,没想到他们的叫法很朴实,说这道菜就叫“肥肉”。

清洗烤好的肘子。

厨师团队其中两人(右一、右二),他们坚决要求不提他们的名字,理由只有一个:不好意思。他们说他们的手艺“不值得宣传”。团队五个人,其实是临时组建的,为首的老大接到喜宴,就挨个通知他们,确定都有档期,才能定下来人员。他们其中一个人都是本地饭店的大厨,另外几个人也都开过饭馆。

经过火烤和清洗的肘子,终于放在大锅里开始煮了。

榨掉油以后的肥肉渣。当地方言称为“蛰拉子”。宴席做了三天,第一天是筹备,当晚厨师们就拿辣椒炒了这道菜。其实食材足够多,但他们一贯的原则是,宴席没开始,不能先吃小灶。

小酥肉。酥肉外包裹的是面粉和鸡蛋。厨师说,炸过以后,等面凉了口感才是最好的。

煮好的肘子,放在油里炸,终于这道菜做好了。

厨师团队的实际领班,统筹整队人马,凌晨四点就起来了,也是最低调的一个,面对镜头总是躲闪,“我不是大厨,别拍我。”

喜宴第一天的准备从早上8点一直到日落。

大象背后就是摆宴席的仓库入口。

这道菜是木须肉。

筹备一天以后,第二天中午宴席开始。仓库里一共摆了二十桌流水席。



似乎是为了喝酒,大部分桌上,男人总是和男人坐一桌。入席的人告诉我,在宴席上这个男女不同桌的传统以前就有。不过他们解释,自己在家吃饭肯定不是这样了。

放在脚边的白酒。




等待入宴的人,站在院子里,远远地看着宴席的运转,像是旁观者。

喜宴请来的歌手。站在墙边,唱的都是流行歌曲。他们声音太响了,震得人说话都得贴到耳朵上。但大家看上去都很满意这一点,没人在意她的唱功,但声音只要响了就显得热闹。似乎那就够了。

第一轮宴席结束,人们很快起身出来。身后则是几个等了很久的人上去收拾剩饭菜。

一场宴席下来杯盘狼藉。

待洗刷的碗筷。

第二轮宴席入宴。

一个衣着亮眼、被人搀扶的老太太,自入席始终被人簇拥着。我打听了一下,果然在当地颇有身份。


在宴席间他突然拿出了乐器,当众演奏起来。我以为他也是被请来的歌手,打听了才知道,其实是个音乐爱好者,两天下来,我听说流水席共计开了150多桌,这当然是个表演机会。我想他一定是有备而来。

喜宴最后一天,新人刚到现场就被夹道的人们喷了一身的礼花炮。

第二轮宴席也结束了。

宴席临近结束,在仓库旁燃起了烟花。

来源:正午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乡村喜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