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懂得拒绝(割裂)是有多重要

@一只蹦蹦跳跳的尤物:

我经常去翻一个姑娘的朋友圈,不应该说是经常,而是定期,看看她最近过的有多糟糕。当然,我和她没有任何仇。

但她在很多年前教会我一件事——人懂得拒绝(割裂)是有多重要。

我和这人并不算有多大交集,只是有过很短暂的一段共事时光,这姑娘给人的感觉是什么样的呢?活泼,青春,邻家姑娘,一头短发,可爱又爽朗,笑起来的时候特别干净。但她有一个很诡异的男朋友,她男朋友全家都是很极端的天主教徒,他男朋友本人是好像是做P2P信贷的···是不是很诡异···

有一次,她被男方的父母带去教堂做礼拜,男方父母大力劝说她入教,还会说出一些非常诡异的例子以试图说服她:「你和香蕉的基因有很大一部分是相似的,但为什么你是人,香蕉只能是香蕉呢?」

总之就是主的光辉,达尔文也是随他们姓的。姑娘对此非常逆反,觉得他们全家都很反智,很愚昧,怎么能说出这么不正常的话呢?

后来这姑娘有找我聊过这件事儿,我也大致说了下我的看法,但事实证明是没有用的。再后来我就看着他结婚,不工作,成为家庭主妇,最后变成了一个黄脸婆。

我目击了整个案发现场。
她幸福不幸福,我不敢评判。
反正和我无关,只不过在我看来是很惨的。

从她身上我学到了什么呢,就是人的悲惨未必都来源于飞来横祸或时运不济,还有很大一部分来源于「不懂如何拒绝」。

拒绝难,难的点在于「如果我现在拒绝了,割舍了,放弃了,那我之前的付出,损失,亏本又算什么呢,岂不是付诸东流,白忙一场?」沉没成本太高了,这是一方面,很多人不想让自己之前的付出变成泡沫。

这样的逻辑听上去很像是:「虽然我知道眼前的这一坨是屎,但如果我不吃完,我前面几口岂不是白吃了?」听上去是真的听白痴的。

不懂得拒绝的另一方面是源自于——服从的本能。

这几天我一直在看博士生自杀的那个新闻,脑子里蹦出一个想法,就是如果这个博士生学会拒绝,学会割裂,有破釜沉舟的胆量,他还会不会走到这个结果呢。

有时候你会惊叹于人的一致性。

在很早之前心理学家就做过服从实验,其中最有名的的就是电击实验。坐在电椅上的人每答错一道题,被试就需要按下按钮,发出电击,强度不断增加,不断增加,即便看到电椅上的人很痛苦了(虽然是演的),大多数被试依然会按下按钮。

后来在不同的人群,国家都做过类似的服从实验,发现并没有什么区别。即,在权威和强制性要求面前,人并没有太大的独立性。

这就很可怕了。

以前我写过一篇文章,关于职场劝酒的,大意用一句话总结,就是在职场上凡是要求你喝酒的,都是人渣,没一个例外,那片文章发出来之后,我的私信箱就爆炸了,很多人给我分享了他们的职场遭遇,粗略统计下:

「职场上最后服从喝酒(尽管内心不愿意)的人数」远高于「我认为这不合理,所以我拒绝的人数」。

也许我们有时候无法理解,很多受害者在面临上级,老师,长辈的「权威」时,为何这么顺从。其实没有为什么,人的天性如此,这是弱点。

顺从的另一面代表着「恐惧」。举个非常简单的例子,强奸案中,70%以上多事熟人作案,这是为什么?在一个传统伦理的环境下,面对长辈,面对男性,受害者作为女性常常处于「面对权威的弱者角色」。

这会让你有恐惧,恐惧让你不懂如何拒绝。

那个自杀的博士生可能也是如此,面对他的导师,一个权威,师长的存在,无法说出:「请别干涉我,我不听你的。」

我对身边知道的那些人,对于他们不懂割舍糟糕的选择,不懂如何拒绝而导致的悲惨人生都会特别在意,因为这些东西似乎就像是警钟,常常提醒着我:

「别把所有注意力全放在损失了多少。」
「只要活着,什么都有希望。」
「垃圾堆里找巧克力,比巧克力堆里找屎更难。」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人懂得拒绝(割裂)是有多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