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和时代毫无疑问对人有种巨大的代际影响

@赵曾良

我觉得家庭和时代毫无疑问对人有种巨大的代际影响。

比如说我的外婆,她是个非常没有轻重的人,在她的下一辈人里已经很难看的这样没轻重的人了,没轻重表现在很多方面,做事情的时候是这样,打小孩的时候也是这样。她会因为很小的事情过度惩罚,我妈印象很深的一件事情是,有一次外婆带回家一卷漂亮的天蓝色毛线,我妈就剪了5小段拿去玩,外婆知道后给了她5个巴掌,非常非常重的5个巴掌,抱着今天就是要打死你这种态度扇的巴掌,牟足了全身的劲打的巴掌,以至于很久之后恐惧也无法散去。

但是在我外婆自己的心里,她已经算是个温和和点到即止的人了。她说她自己的父亲,是个崇尚过度惩罚和过度执行的人,他短暂地管教过自己的大孙子,也就是我的大舅,那真的是非常非常小的事情,比如吃饭米掉在了饭桌上,他会拿出一把戒尺来抽,直到戒尺抽断,这场惩戒才算结束,否则不算完,至于小孩在这个过程中会不会死掉,他是真正的,完全不关心的,就算死了之后也会嚎啕大哭,会伤心,但是惩戒的时候,是绝对不能中断的,他对所有人都很严苛,因此认定要对自己的大孙子更严格才是真正的教养所在,他认为男孩就是要这样养的,如果被打死了,是这个男孩太过软弱。

他自己养的两个全是女儿,我的外婆和她的妹妹,因此当他开始拿出这套规则管教我的大舅,自己的大孙子时,彻底吓到了我的外婆,她不知道她的爸爸原来还可以更严厉,我的大舅很快就被打得有点……不大好了,迅速地被我外婆带走,没有再给她爸爸看管过一天,后来她的爸爸去世的时候,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我妈也觉得自己比外婆要好很多,算是一个温和的人了,她既不会过度惩戒也不会过度执行,打小孩的时候也不会牟足了劲下狠手,如果感觉有点不对劲的时候,她当然会立刻停止,但还是打非常重,打非常多。

她和上一辈不太一样,不完全是打,因为时代毕竟变了,她更多的时候是表现得情绪非常失控,歇斯底里,把我的卷子全部撕光,作业本也撕光,整本练习册发狠横着一撕,竖着一撕,全部变成四片,然后让我彻夜黏起来,这大概是展现权威让人心情舒畅的一种方法。

进阶版可能是我同学的父亲,一个瘦弱的男生,他因为考试持续地没有考好,被喊了家长,他爸爸觉得非常没有面子,用脚把他踢进班级,踹他的肚子,抽他的脊梁,把他当民族罪人一样,用方言里最难听的话大声咆哮着骂他,揪着他的衣领子在全班同学和班主任面前猛抽他耳光,抽到血溅出来,让人知道电视剧里不是瞎演的,他爸爸用这种方式试图反过来给班主任点颜色看看,“儿子我已经打过了,你还有什么事情吗?”

我妈喜欢把这些诉诸为“那个时代就是这样的,很正常的,没有谁不打小孩的,我算是好的了。”

大约是有什么约定俗成的说法,比如小孩16周岁左右就可以停止了,不能再打了,再打就不体面了,停止打我后,好像这件事情就可以拿出来谈了。有一次我妈和她的朋友们非常罕见地在一个较为公开的场合谈到了怎么打小孩,我妈说要从重从狠,小事情就要往死里打,不然出大事了打也来不及了。但是别人说,他们打小孩都是轻轻的,象征性地打,讲道理为主,还有几个家长说他们从来不打的,打小孩太野蛮了,我妈显得格格不入,当场就有点崩溃,她好像真的第一次知道有人是从来不打小孩的,她好像有点想象不出世界还可以这样运行着,一开始她情绪激烈,说别人在撒谎,“她撒谎,我们这代人没有人不打小孩的,她撒这种无聊的谎,想显得自己特别。”

后来,时代又往前发展了一些,我妈意识到有人真的是从来不打小孩的,他们的小孩也正常地,健康地长大了,而且这样的家庭很多。

于是某一天开始,她告诉别人,她打我打得很少的,那都是没办法,打也是轻轻的,象征性的,讲道理为主,又过了几年,她斩钉截铁地告诉别人,她是个受过教育的人,不可能打小孩的,从来没打过,没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家庭和时代毫无疑问对人有种巨大的代际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