鞋匠和他的儿子

鞋匠是我们小区必不可少的人,他修的鞋既美观又舒适。鞋匠心地善良,孤残老人找他修鞋,他都分文不取。他因此成为物业管理公司特许在小区内经营的惟一小摊。那些收破烂的外地人很羡慕他,说他运气好。

其实,鞋匠的运气并不好。他的妻子在为他生下一个儿子之后就离开了这个世界。她的离去,也带走了那个爱一面哼歌一面补鞋的鞋匠,最终使他成为一架只知埋头干活的机器。

鞋匠幼小的儿子似乎有穷家孩子懂事早的天分。他每天安然睡在补鞋挑子里,饿急了的时候才轻哭两声。每当这个时候, 鞋匠就会从怀里取出奶瓶,把带着体温的米糊放进那小鸟一样的口中。小区的婆婆奶奶看到这景象,纷纷回家,把孙儿们不吃的奶粉和不用的衣物找出来给他们。

一天又一天,小家伙居然长大了。鞋匠对儿子的关心更进了一层。冬天水冷,他用嘴含温了才给儿子喝。没人给他们送饭,每顿的冷饭,鞋匠都是先嚼暖了再喂给儿子吃。保安们看他们可怜,就送他们一个煤油炉,特许他们在小区里点火。

儿子是鞋匠的惟一欢乐,只有儿子咯咯笑的时候,人们才能看到鞋匠脸上的微笑。但他二十几岁的脸仍显得比50岁的人苍老。

日子过得很快,转眼间,鞋匠的儿子5岁了。5岁的儿子很懂事也很听话,能帮父亲干些小活,如递钉子锤子或抹鞋上的灰尘,惹得过路的人们都跟鞋匠开玩笑:“哟,你真有福气,都有接班人了。”

鞋匠听了这话,像被人点了穴一样半天不动。之后,他就开始留心关于学校的事儿,每有人来补鞋,他便向人打听小孩上学的事。但他越听越没有信心,越听越觉得可怕。城里人说:“我们有城市户口,娃儿读书都贵得吓人,你怎能……”

鞋匠因此显得绝望,整天神不守舍。有时还发生差错,他将刘大爷的鞋送给了张大妈,而又将陈先生拿来上线的鞋钉上了铁掌。

几天后,小区里传播着一个消息,说鞋匠要将儿子送出去,什么条件也不要,只要对方是有文化的人家。大伙起初不相信,去问鞋匠,鞋匠点头说是。

有几对无儿女的中年夫妇来找他,鞋匠问过对方的职业之后,摇摇头,就不再说什么了。后来,有一个工程师来找他,鞋匠想了半天,把孩子使劲在怀里抱了一回之后就同意了。

过了几天,鞋匠又开始埋头补鞋。儿子常穿件新衣服来摊边,照样递锤子抹鞋子。每当这时,他总会挥手让他走。儿子不走,他就举手吓他,可儿子还是不走。终于有一天,他发火了,抱起孩子,狠狠地打了一顿。

从此,孩子再没敢在鞋匠面前出现,只远远地躲在远处看他。工程师夫妇于心不忍,就来找 鞋匠说:“这事还是算了吧。”鞋匠一听就急了,又是摇头又是摆手,说一定会有办法的!

第二天一早,鞋匠就和他的鞋摊一起消失了。人们纷纷议论:到哪儿才能找到这么好的鞋匠啊!

小区里再没有鞋摊了,有几个外地鞋匠想进来填补空白,却被保安们赶走了。保安都是乡下人,他们都说:“受不了鞋匠的儿子盯着鞋摊的眼神……” (文 / 曾颖 )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鞋匠和他的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