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南极过圣诞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Kelly Brunt 这个假期不在家,她不会出现在某个盛大的跨年狂欢上,也没法和家人一起,守着电视看喜欢明星的综艺节目。

从 12 月 21 日到明年的 1 月 11 日,Kelly 会带着一支四人的探险小队去往南极洲,在一个搭载雪地车塑料履带上小帐篷里度过他们的圣诞夜。

但这并不意味着 Brunt 不打算庆祝圣诞节。今年的圣诞对她而言会少一些喧闹,她打算和团队围坐在一起,穿着舒适的羊绒外套,喝上一杯精心准备的浓香咖啡。

「对各式各样的速溶、手冲咖啡,我们都事无巨细,」Brunt 说道,她是 NASA 在戈达德太空飞行中心的一位气候科学家,「在抵达南极之前,我们会带上自己的咖啡滤网,还会买上一些全豆咖啡。」

从 2000 年开始计算的话,今年这次是 Brunt 第十次到访南极洲,也是她在南极洲庆祝圣诞和新年的第五年,除了圣诞节和新年以外,Brunt 还在南极洲度过了五个感恩节和八个生日。

作为一名冰川学家,她曾在麦克默多站的美国基地工作,在罗斯海的大型浮冰上露过营;2009 年,她还与澳大利亚南极计划的团队在阿梅里冰架上呆了三个月。

今年,Brunt 带领的是 NASA 的地球观测系统 ICESAT2 的地面团队,他们将在南极洲考察南极冰层变化与全球海平面升降的关系。

探险队将穿越地球底部 500 英里(约 800 公里)的脆弱冰面。覆盖南极的巨大冰盖海拔超过了 10000 英尺(约 3000 米),所以,在进入毫无舒适可言的「深场(deep field)」之前,团队不得不在阿蒙森-斯科特基地适应几天。

是的,「深场」那里会很冷,从零下 30 到零下 40 度,再加上席卷地面的狂风。但探险队的成员们都装备着国家科学基金会设计的极地装备,还有他们各自的私人收藏,对 Brunt 来说,那是一件幸运的棕色羊毛外套,它在每一次的极地旅行中都陪伴着她。

两周之后,探险队的成员们将轮流值班或者睡觉。工作任务是对冰盖的厚度进行准确的测量,并对比卫星的测量结果,保证两者的误差在厘米级以内。同时,NASA 的飞行器也将在探险队的上空飞行,用激光测高仪对数据进行三次的核对。任务之后,飞行员们会降落在麦克默多站或者阿蒙森-斯科特南极基地,吃上一顿热腾腾的饭菜,而 Brunt 和她的团队则将开始朝着下一个地面站进发。

虽然十二月是北半球的假期,但在这冰冷的大陆上,仍然有一千二百多位美国科研人员在紧张地工作着。这是因为 12 月是南半球的夏季,南极的太阳很少会下降到地平线以下(从十一月开始到二月下旬左右),这段时间的天气也没有冬天那么恶劣。

是的,这意味着,这一千多位科学工作者不会回家度假了,但他们早已习惯了这一切。在圣诞节那天,Brunt 和她的同事们可能会做些比较轻松的工作。「我不会错过圣诞节的,我不知道我们怎么才能庆祝它,在这里,想不去找些事情做很难。我们会庆祝,但会用一种没那么伤感的方式,毕竟我们没有和家人在一起。」

Brunt 和她的同事们从 11 月下旬开始了这段旅程,从全美的各个地方赶到新西兰的基督城,在那里登上一架运输飞机,前往南极洲罗斯岛上大概 1100 人的麦克默多站,换乘上装备了滑雪设备的飞机,开始三小时前往南极的飞行。

在阿蒙森-斯科特南极站等待他们的,就是接下来的两周里他们的家——两个特别设计的雪橇。这种雪橇由特殊密度的塑料制成,可以很大程度上地降低摩擦系数,它会拖运一些基本的物资,比如燃料等等。雪橇上还有设置好的帐篷,这省去了研究员们每天重新搭建营地的麻烦。

这不只是一趟艰难的科考之旅,它还有着一定的危险。没什么意外的话,队员们将会避开所有南极大陆边缘常见的冰层断裂和缝隙,因为这一次,他们的工作是测量南极冰盖最厚的地方。

在南极极地,风量也会比其他地方少许多,ICESAT2 团队的登山员兼安全向导 Forrest McCarthy 告诉我们,他们仍将面临许多来自设备的危险。「我们在零下 40 度的环境里使用燃料,这很有可能会导致冻伤,」McCarthy 说道,「如果你不小心把燃料洒在了自己身上,那一天你可能会非常难受。」任何事故都需要等待几天才能实现撤离或者得到医疗救助,这意味着,他必须让所有人都保持专注,专注于他们的工作,同时能在困难时期互相帮助。

「团队的力量非常重要,」McMarthy 说道,来这里之前,他在怀俄明州和阿拉斯加州捕鱼,有时兼职做登山向导。「当人们和睦相处时,最后的结果会更加喜人,Brunt 有着很好的幽默感和超强的能力,这是我接下这次任务的一个重要原因。」

圣诞节那天,McCarthy 会用座机给妻子打个电话,但他并不想家。每一年,他都能感受到来自南极洲绝世风景的强大吸引力。「我喜欢南极洲,也喜欢探索和科学的文化氛围,」McCarthy 说道,「这是世界上仅剩的最大荒野之一。」

尽管如此,McCarthy 还是会想办法让他在南极洲的日子好过一点,除了安全装备、额外的衣服和食物以外,他还带了一个意式咖啡壶,在这纯白色的圣诞节里,给他的同事们冲上一杯香浓的假日拿铁。

来源:极客公园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在南极过圣诞是一种怎样的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