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质绑架潮背后的生意链

美国记者詹姆斯·福利被绑架后,极端组织“伊黎”索要1.33亿美元的巨额赎金。在恐怖分子和海盗的眼中,人质就是金钱,代表着财源滚滚。近年来在中东和非洲等战乱地区,绑架人质已经成为一环接一环有序运营的“特色产业”,而相应的,解决人质危机也在渐渐演变成另一门“特色产业”。所谓“产业”,意味着背后或隐藏巨额利润。令人意外的现实是:巨额利润不仅可能通过绑架人质实现,同样也可能通过解决人质危机实现。在巨额利润催生之下,绑架人质和解决人质危机背后,悄然形成一条完整的生意链。

解救人质成为一门生意

2012年的感恩节,资深战地记者詹姆斯·福利在叙利亚西北部被4名持枪武装分子绑架。从那天开始,“业内人士”就知道詹姆斯活着回来的希望渺茫——他是美国人,而且没有保险。

当一个人在海外被绑架后,他最终能否逃出生天,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两个因素:他的国籍以及他的雇主有没有购买“绑架和赎金险”(K&R insurance)。美国政府若想救詹姆斯·福利一命,“伊黎”开出了1.33亿美元的天价,结果没有得到回应,詹姆斯的下场也随着斩首视频的公布举世皆知。而在今年初夏,另一名在去年被“伊黎”绑架的27岁德国男子却安然无恙地获释。有德国媒体称,是“巨额赎金”救了这名人质。不过,德国否认曾以“任何形式支付赎金”。

保险费水涨船高

近年来,随着在海外工作的西方人面临的安全威胁增加,“绑架和赎金”保险业务已经发展成为具备标准价格、程序和中间人的正规产业。随着跨国石油公司、矿产公司和安全公司不断在海外开疆辟土,“绑架和赎金险”的保险费也开始水涨船高。全球最大和最知名的危机反应公司——英国风险控制公司的数据显示,K&R险保费从10年前的5000万美元飙涨至2.5亿美元以上。而近年来索马里海盗猖獗,加上中东国家局势不稳,更是进一步刺激了保费的上涨。

据估计,目前在全球财富500强公司当中,至少75%有为员工购买K&R险。为那些在危险和偏远地区工作的公司高层官员们承保,令保险公司财源广进。正如英国Hiscox保险公司(全球最大的绑架险承包商)一名高层在2009年股东大会上向股东说:“你们应该追随枪火声前进。”在保险公司的角度看来,他们希望把解救人质这门“黑色艺术”转变成一门“更透明、更专业的生意”。

一名西方人质要价375万美元

近年来,随着进驻非洲萨赫勒地区的外国石油和矿产公司越来越多,当地生活着大量外国承包商和工人,相应的,一些结构松散、但穷凶极恶的恐怖组织也在增加。

英国安保公司AKE集团收集的数据显示,在萨赫勒地区,解救一名西方人质的“平均价”可达375万美元。在危险地区有业务的跨国大公司每年支付的相关保费达25万美元。

除了费用在增长之外,K&R险产品的数量和种类也在增加。全球热点地区绑架风险的增加,令越来越多公司需要这些保险产品。

“其中70%的公司是那些到马里或者尼日利亚等国运营的矿产公司,或者那些为叙利亚安全问题感到担心的公司。”刚离开AIG保险公司自己开了一家K&R业务公司的特里希·汤姆逊说。

亚太非洲绑架激增

曾经,绑架和索要赎金最常发生在拉丁美洲,而在过去五年,这发展成为了一门全球性的行当。

英国风险控制公司一份报告显示,在2013年,全球有超过半数的绑架事件发生在非洲和亚太地区,而2004年这些地区发生的绑架事件只占全球的18%。同样,中东地区绑架案从2004年的4%增加到去年的17%,而同时期拉丁美洲的绑架案从当年的55%跌至23%。

AKE集团绑架案分析员泰林·埃文斯表示,绑架案数量将会持续增长,而且,实际发生的案件比被媒体报道的要多得多。埃文斯研究过AKE集团旗下负责谈判和解救人质的安全人员提供的数据。他表示,这些数据显示,每个月有数十人被绑架。“其中只有十分之一的案件会被媒体报道。”埃文斯说,“剩下的则由我们来处理。

“绑架险”4年赚2亿美元

即使在近年来海盗猖獗的非洲,绑架案热点位置也在发生变化。非洲之角曾经是著名的“全球绑架之都”,但是随着国际加大打击海盗的力度,以及船运公司自保力量增强,该区的绑架事件已经大幅减少。但是,从科特迪瓦离岸延伸至印尼的水域正变得越来越危险。防海盗安全公司NYA国际去年发布的报告显示,目前从该水域被劫持的船只(大部分是渔船和油轮)仍有十几艘,被绑架的船员数以百计。报告还显示,在2012年,为解救被劫持的油轮所支付的赎金破纪录地突破4000万美元。

就和大多数保险产品一样,一些特殊险种例如绑架险的销售会随着战争和武装冲突的走向而起落。有保险行业分析师指出,自从“9·11”袭击和2011年阿拉伯国家局势接连动荡以来,绑架险的销量呈现增长势头。

总部位于伦敦的英国风险控制公司与Hiscox公司签署了独家合同。据英国风险控制公司的简章介绍,自1975年成立以来,该公司已经在超过120个国家处理过绑架案件。据其数据显示,去年西非几内亚湾水域的绑架案数字上升了三成。

《纽约时报》称,在过去5年,“基地”组织及其分支机构揽获的赎金至少在1.25亿美元以上。

林白绑架案催生赎金险

历史上,全球首份绑架赎金保险产品由英国劳合社在1932年推出。在此之前不久,美国著名飞行员查尔斯·林白20个月大的儿子被一名德国裔男子霍普曼绑架。霍普曼一度索要5万美元的赎金,但最后还是将人质杀害。此案成为美国历史上最著名的绑架案之一。但是,直至上世纪60年代至70年代,随着一系列意大利银行高管太太被绑架案的发生,K&R险才逐渐开始从一种“奢侈险”向正规行业发展。

不过,在2008年之前,K&R险的市场相对还比较小,直至当年索马里海盗一连串人质绑架事件引起了国际关注。最近几年,随着国际合作打击力度加大,索马里海盗威胁降低,K&R险业务开始向“未知的领域”迈进。汤姆逊说:“我们的保险产品不是现有的,而是量身定做的。”她透露,除了昂贵的日常运营成本外,目前她的公司每天每位雇员的工作成本高达1500美元。

保费5年涨了10倍

四年前,作为全球最大的绑架险承保商,Hiscox针对不断增加的西方人被绑架事件而改变其生意模式。除了继续致力于在欧洲大陆和英国推销绑架险外,Hiscox甚至在石油储量丰富但局势不稳定的尼日尔开设分公司,与在非洲之角经营业务的外资公司在短时间内达成保险协议。鉴于监管方面的原因,Hiscox将总部设在百慕大,并通过中介向客户出售K&R险。

即使去年索马里海盗绑架行动不再猖獗,Hiscox的K&R险销售额依然蒸蒸日上,这主要归功于该公司在十多个国家成功发展为输油管道和采油项目承保的业务。

去年3月,Hiscox甚至还自己组建了反恐队伍,成员主要由英法退役军人组成。

结果,自2010年以来,Hiscox公司的绑架险业务和反恐险业务每年带来2亿美元的收入。五年前,一家公司如果要在尼日利亚购买一份价值500万美元的绑架险合同,每年保费约为1万美元,而现在,保费已经涨至10万美元。

“危机应对者”协助撤离

由于绑架案激增,保险公司担心因此蒙受巨额损失,于是纷纷修改合约,包括强制要求客户从危险地区撤离,以及在合约中增加“人质危机许可”条款,即允许跟绑匪谈判时不一定只用支付赎金的方式,还可以通过换囚或者政治妥协等方式营救人质。

AKE集团刑事分支机构负责人、从英国特种部队退役后成为专职谈判专家的理查德·费伦表示,在过去两年,AKE集团的业务呈爆炸式增长,已经雇佣了9名全职“危机应对者”,在治安形势恶化时,协助客户从危险地区撤离,安排他们乘飞机回国。此外,他们还负责向客户公司提供阅读“绑架形势月度报告”,就客户所在的局势不稳定地区的绑架风险性评级,从一级到四级不等。

巨额赎金谁来买单

理论上,各国政府都不愿意和绑匪谈判,即使暗中这样做了,也不愿意高调宣扬。

人质安全获释回家后,参与营救的各方都会签署保密协议。特别是涉及赎金的金额,更是讳莫如深。因此,人质营救这一行当从来都显得神秘莫测,除非是恐怖组织刻意宣扬以达到政治目的。

至于究竟谁在支付巨额赎金?美国和英国政府在表面上均强调严格奉行不谈判、不付赎金的政策,但实际上并不总是这么一回事。而很多欧洲国家,包括德国、意大利和法国,都有过和绑匪谈判,通过支付赎金来营救人质的先例。不过,这些政府均否认支付赎金。

极端武装生财之道

通过各种方式敛财,如今“伊黎”组织坐拥财富高达20亿美元。那么,“伊黎”究竟通过哪些方式积累巨额财富?美国CNN近日梳理了该组织被各媒体曝光的六大敛财之道。

1. 进行敲诈勒索

在2013年摩苏尔还在伊拉克政府控制时期,“伊黎”通过向地方企业商户索要现金或“税收”的方式,每月进账大约800万美元。

2. 贩毒绑架洗钱

“伊黎”还通过类似黑手党式的犯罪手段,如贩毒、绑架和洗钱来敛财。

3. 向叙政府卖电

据美国《纽约时报》报道,“伊黎”控制了叙利亚北部的发电厂,然后把电力卖回给阿萨德政府。

4. 向叙政府卖油

叙利亚北部蕴藏丰富的石油资源,“伊黎”抢占该地区的油田和炼油厂,把原油卖回给叙利亚政府。

5. 海外大亨相助

据美国《每日野兽报》记者约什·罗金报道,多年来,“伊黎”一直受到科威特、卡塔尔和沙特阿拉伯等国一些大亨的暗中资助,而这些国家表面上都是美国的盟友。

6. 大肆抢掠银行

“伊黎”在今年6月初攻下伊拉克第二大城市摩苏尔时,把掠夺黄金视为首要目标。他们冲入该城市的中央银行和其他金融机构大肆抢掠,搬走大量金条和约4.3亿美元的现金。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人质绑架潮背后的生意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