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将军卫青:从奴隶到权倾朝野的大汉英雄

近年来,汉宫剧大有赶超清宫剧的势头,关于汉武帝刘彻一家人的故事更是被拍成各种电视剧。《美人心计》《大汉天子》《汉武大帝》以及近期热播《的卫子夫》,上至汉武帝祖母窦太后,下至汉武帝皇后卫子夫都成为了汉宫剧的热门女主角,而在这些女人权倾一时之际,电视剧也不忘渲染她们背后的外戚力量。

中国历史上最出名的外戚当属卫子夫家族。只要学习过初中历史的人都会知晓大汉远征匈奴的英雄卫青和霍去病,而这两人均出自卫子夫家族。卫青是汉武帝刘彻第二任皇后卫子夫的弟弟,在姐姐的帮助下得以获得皇帝重用,不仅远征匈奴战功赫赫,更成为权倾朝野的大汉重臣。

幼年饱受欺负的卫青

卫青,字仲卿。其实卫青姓卫实在是很偶然。他的父亲虽姓卫,但卫青其实是母亲(在平阳公主家做佣人)与平阳公主家县吏郑季私通的“产物”,他的出生地是河东平阳(今山西省临汾市西南)。平阳公主,是汉武帝的姐姐,因嫁与平阳侯曹寿为妻,所以也称平阳公主。卫青的“父亲”死后,母亲感觉家庭负担极重,养卫青非常艰苦,所以就把他送到了亲生父亲郑季的家里,卫青此时就正式归为父姓——郑。

但郑季的原配夫人一看郑(卫)青这个私生子就火冒三丈,所以根本不把他当儿子看。经常叨难他,粗活累活都让他干,郑(卫)青当时的主要工作就是到山上放羊。郑家的几个儿子因为不愿意多个分家产的,所以从未把郑(卫)青看成手足兄弟,随意苛责。郑(卫)青在这样的环境下生活,受尽了苦难,在他的性格形成上打下了深深的烙印。

有一次,郑(卫)青跟随别人来到皇帝的行宫甘泉宫,巧遇一囚徒,囚徒犯事前有些相面的本事,看到郑(卫)青后惊为天人,说:“你现在很穷困,将来定为贵人,一定会封侯拜将。”郑(卫)青凄然笑道:“我身为人家的奴隶,只求三餐吃饱,人家不要打我已是万幸,哪里谈得上立功封侯呢?”(人奴之生,得无笞骂即足矣,安得封侯事乎)

平阳公主收留卫青

逐渐长大后,因受不了郑家人的欺负,加上思念母亲,于是郑(卫)青就回到了还在平阳公主家里当佣人的母亲那里。平阳公主见家里来了个闲人,一想也不能干吃饭不干事,就让他当自己的骑奴(相当于现在专门为人家洗车、开、关车门的)。郑(卫)青怨恨郑家对他没有一点亲情,决定改姓为卫,与郑家从此再无关系。

卫青平时很懂事,对平阳公主的收留之恩牢记于心,每次平阳公主出门,他都骑马相随,随时伺候。平阳公主见他知恩图报,也对他不错,常常自己或者差下人给卫青教一些文化知识,这使卫青在少年时期享受到了初步的素质教育。也为他之后的人生历程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姐姐卫子夫入宫受宠

公元前139年春,卫青的姐姐卫子夫由于长得是国色天香,被汉武帝选入宫中,在卫子夫和平阳公主的帮助下,卫青也被召到建章宫当差。这是卫青命运的一大转折点。

卫子夫不仅人长得漂亮,运气也是相当的好。入宫后,很快就怀了龙种。但这使汉武帝的正宫陈阿娇大怒,遂和其母窦太主(汉武帝的姑姑)欲陷害卫子夫,但想来想去都觉得不能动皇帝的宠妾,于是她们把怒火转向了卫青,陈阿娇和窦太主差人把卫青抓了起来,准备杀之而后快。结果这件事让卫青的好兄弟、宫中的卫兵公孙敖知道了,他带人把卫青抢了回来。这里不得不佩服公孙敖的勇气,他敢为宫中一小兵卫青得罪窦太主和皇后,可以想像其勇气之大和眼光之准实在是举世无匹。汉武帝知道这件事后,龙颜大怒,心想皇后和姑姑的胆子也太大了,连自己的小舅子敢动,这还了得!为了保护卫青,汉武帝任命卫青为建章监(建章宫保安队队长)、侍中(皇帝的跟班)。这一安排使卫青的命运从此彻底改变。

汉武帝看重卫青 命其作战匈奴

由于卫青工作出色,宅心仁厚,加上勤奋刻苦,日武夜文,这使汉武帝极为看重卫青。而在这一段时间内,汉廷的国家安全却很不乐观,匈奴人动不动就挥着马刀,杀进塞内劫掠;动不动就要求汉武帝给他们送个亲生女儿玩玩。匈奴人的举动使自尊心极强的汉武帝很是生气。卫青在听到匈奴的种种举动后,表现的也极为愤青,他坚决主张严厉打击这种蛮夷作风,而且提出了很多有建设性的军事建议。这种反应让刘彻对卫青有了新的看法。

公元前 129年,匈奴又一次兴兵南下,前锋直指上谷(今河北省怀来县)。汉武帝下定决心,绝不妥协。果断地任命卫青为车骑将军(注意,这是正式的将军,不是剧集上表述的代将军),迎击匈奴。这里可以看出汉武帝的魄力,他敢于让一个从未领兵的保卫科长领军作战,勇气可嘉。从此,卫青开始了他光辉一生的戎马生涯。

这次用兵,汉武帝分派四路出击。车骑将军卫青直出上谷,骑将军公孙敖从代郡(今河北蔚县东北)出兵,轻车将军公孙贺从云中(今内蒙古托克托东北)出兵,骁骑将军李广从雁门出兵。四路将领各率一万骑兵。卫青虽是首次出征,但他冷静干练,分析了当时的形势,利用匈奴军队的不合理布局,长途奔袭,扫平了龙城(匈奴王室用来拜祭祖先的地方),斩首 700人,取得汉史上少有的大捷。另外三路,李广、公孙敖部大败,公孙贺干脆就没敢打。汉武帝看到只有卫青胜利凯旋,非常高兴,封为关内侯。而其时赫赫有名的“飞将军”李广也未封候,这也见刘彻对卫青的赏识。

卫青平步青云封为长平侯

由于此前汉朝对匈奴一直采用“绥靖政策”,所以刘彻的这次用兵使匈奴人极为震怒,他们认为应该给刘彻这个皇帝以不断教训,才能让其老实。因此公元前 128年的秋天,匈奴骑兵大举南下,先攻破辽西,杀了辽西太守,又打败当时在平定七国之乱时立功的名将韩安国,劫掠百姓两千多人。为了稳定边塞形势,汉武帝派李广镇守右北平(今辽宁省凌源西南),由于匈奴兵畏惧李广,转而从雁门关(在山西境内)入塞,进攻汉朝北部边郡。汉武帝再次派卫青出征,并派李息从代郡出兵,从背后袭击匈奴。卫青率三万骑兵,长驱而进,赶往前线。卫青本人身先士卒,将士们更是奋勇争先。斩杀、俘获敌人数千名,匈奴白羊王和楼烦王部大败而逃。这一战彻底奠定了卫青在汉军中的地位,也使卫青完全得到了汉武帝的信任。

为了继续向汉廷施加压力,使刘彻继续“绥靖”,公元前 127年,匈奴单结集结优势兵力,进攻上谷、渔阳。刘彻应对此事的决策,显示了一位卓越君主的魄力,他决定暂时放弃上谷、渔阳一带的防守,反而趁匈奴主力部队在东北线的的态势,果断派卫青率大军进攻久为匈奴盘踞的河朔地区(黄河河套地区),这是汉廷真正意义上对匈奴的第一次大会战。

卫青率领四万大军从云中出发,采用极为隐蔽和灵活的战术,向西绕到匈奴军的后方,迅速攻占高阙(今内蒙古杭锦后旗),切断了驻守河南地的匈奴白羊王、楼烦王同单于王庭的联系。然后,卫青又率精骑飞兵南下,直扑陇西(今甘肃境内),形成了对白羊王、楼烦王的包围。匈奴白羊王、楼烦王见势不好,仓惶率兵逃走。汉军趁势掩杀,歼灭匈奴精锐部队5万余人,俘获敌兵数千人,夺取牲畜一百多万头,此战使汉廷完全控制了河套地区,并解除了匈奴对长安的正面威胁。

因为河朔一带水草肥美,形势险要,卫青向汉武帝呈报在此修筑朔方城(今内蒙古杭锦旗西北)获准,这里从此成为汉军出击匈奴的根据地,也使汉军可以对匈奴王庭的威慑力大增。此外汉廷从内地迁徙十万人到那里定居,还修复了秦时蒙恬所筑的边塞和沿河的防御工事。卫青此战,使汉军在战略态势上完全扭转被动局面,更使汉军确立了“匈奴并非不可战胜”的信心。由于立下大功,卫青被封为长平侯,食邑3800户。

由于朔方的战略地位极为险要,因此匈奴王庭一心想把朔方重新夺回,但其多次出击,都被汉军挡了回去。

为了继续打击匈奴,公元前 124年春,汉武帝命卫青率三万骑兵从高阙出发,并要求苏建、李沮、公孙贺、李蔡部率兵从朔方出发,并由卫青指挥。另外,李息、张次公率兵由右北平出发,佯攻牵制匈奴部队。这次会战汉军调动了骑、步兵各8万人左右。匈奴则派遣强将右贤王迎击,并集结骑兵15万左右归其指挥。右贤王当时认为汉军离得较远,放松了警惕。但卫青再次显示了其卓越的军事才能,他将不可能变为可能,将困难变成有利。卫青当时率精锐骑兵,轻装急行七百里,趁夜偷营,并将匈奴军队庞大的营地彻底打乱,而汉军此时的后续部队也顺利赶到,投入战斗。此前已经喝大了的右贤王见大势已去,只带了几百人突出重围,向北逃走。此战,卫青军团斩杀敌首8万余人,从战略上彻底将匈奴的右贤王部打挎,使右贤王的编制从此基本成了摆设。

汉武帝接到战报后,喜出望外,派特使捧印信与虎符,到军中拜卫青为大将军,加封食邑8700户,并节制全国汉军。虽然卫青的三个儿子都还很小,但也被汉武帝封为列侯。卫青非常谦虚,坚决推辞说:“微臣有幸待罪军中,仰仗陛下的圣明,使得我军获得胜利,这全是将士们拚死奋战的功劳。陛下已嘉奖了我,但我的儿子毫无功劳,陛下却分割土地,封他们为侯,这样是不能鼓励将士奋力作战的。”由于刘彻太高兴,卫青的三个儿子还是封了候。此外,武帝还又封赏了随从卫青作战的公孙敖、韩说、公孙贺、李蔡、李朔、赵不虞、公孙戎奴、李沮、李息、豆如意等。卫青的接连胜利,让汉武帝的信心极剧增强。

卫青受武帝冷落

公元前 123年二月,汉武帝命卫青主动出击,试图再次重创匈奴。此次出击,汉军共调集兵力10余万,从定襄出发,北进数百里,但由于是大兵团战役,卫青不敢冒进,匈奴人也不敢硬碰,所以双方都是小打小弄,战役初期汉军只歼灭了匈奴数千名。值得一提的是,这次战役中,卫青的外甥霍去病率 800精骑取得了歼敌两千余人的辉煌战果。由于匈奴避而不战,卫青军团不得不返回定襄休整。一个月后,卫青再次领兵出塞,在初战中斩杀匈奴军一万多名。但是,苏建和赵信部与匈奴打了一场遭遇战,汉军死伤惨重,苏建全军覆没,单骑突围逃回,赵信本是匈奴降将,兵败后就又投降了匈奴。

在讨论如何处置苏建弃军而逃的罪过时,有人建议将苏建斩首以建立大将军的威严,有人认为苏建是尽力而战的,不应斩首。据《汉书》记载,卫青认为自己身为皇亲国戚,没有必要再建立威严,于是把苏建用囚车送回长安由皇帝处理。但笔者认为,班固的结论不妥。其实,卫青和苏建在之前一直关系很好,苏建曾私下建议卫青广收门客,这是想让卫青进一步网罗人才,在朝中扩大影响。但卫青一向处事低调,因此没有采纳苏建的建议。另外,苏建在卫青当统帅初期,一直很听话,甘为效命,率部杀敌无怨无悔。这些事情证明卫青和苏建是十分要好的朋友和上下级,因此卫青是有心保苏建。汉武帝是个聪明人,因此看到苏建被送了回来,也就给卫青卖了一个面子,赦免了苏建的死罪,令其交纳了赎金后贬为平民。

但依汉律,一个将军全军覆没而且战败必须问斩。卫青也可能因为这个原因使汉武帝对其有了看法。因此此后一段时间,刘彻比较倚重霍去病,冷落了卫青一段时间。

霍去病迎击匈奴

在这个期间,卫青的外甥霍去病英勇无匹,将匈奴逐于漠北。

公元前 119年春,为了彻底解决匈奴,汉武帝决定出击漠北。汉武帝召集诸将后说:“匈奴单于采纳降臣赵信的建议,远走沙漠以北,认为我们汉军不能穿过沙漠,即使穿过,也不敢多作停留。这次我们要发起强大的攻势,达到我们的目的。”

此战,武帝派大将军卫青、骠骑将军霍去病各率精锐骑兵五万人,分作东西两路,远征漠北。为解决粮草供应问题,汉武帝又动员了民间马匹四万多,步兵十余万人负责后勤保障。

原计划远征大军从定襄北上,由霍去病率骁勇善战的将土专力对付匈奴西线的单于主力。后来从俘获的匈奴兵口中得知匈奴单于伊稚斜的主力不在汉军预计位置,于是汉军重新调整战斗序列。汉武帝命霍去病从东线的代郡出塞,卫青从定襄出塞寻找单于伊稚斜决战。

卫青的军团以李广为前将军,公孙贺为左将军,赵食其为右将军,曹襄为后将军。卫青考虑到前将军李广年纪已高,就没让他担任先锋,而是与右将军赵食其两军合并,在中军右翼出击。卫青自己率左将军公孙贺、后将军曹襄从正面进兵,直入沙漠扑向单于主力。

得知消息后,赵信向伊稚斜单于建议:“汉军不知道厉害,竟打算穿过沙漠。到时候,人困马乏,我军应以逸待劳,就可以俘虏他们。”单于于是下令所有的粮草辎重,再次向北转移,而把精锐部队埋伏在了汉军可能到达的地点。

卫青大军急行一千多里,终于越过大沙漠,但形势并不好。他们与早以严阵以待的匈奴军遭遇。卫青临危不惧,命令部队用武刚车(铁甲兵车)迅速环绕成一个坚固的阵地,然后派出5000骑兵向敌阵轮番冲击。匈奴人则出动一万多骑兵迎战。双方的激战非常惨烈。当时的战况对于汉军并不好,因为单于的主力是8万精骑,而卫青军团只有5万人。但是,有时候一个人的命运往往不由人力决定。当战役进行到黄昏时分,忽然刮起暴风,尘土滚滚,沙砾扑面,顿时一片黑暗,两方军队互相不能分辨。卫青乘机派出两支预备队,从左右两翼迂回到单于背后,包围了单于的大营。伊稚斜单于发现汉军数量如此众多,而且人壮马肥,士气高昂,大为震动,知道无法取胜,就慌忙跨上马,在随行护卫的保护下奋力突围。向西北方向飞奔而去。

这时,夜幕已经降临,战场上双方将士仍在喋血搏斗,喊杀声惊天动地。卫青得知伊稚斜单于已突围逃走,马上派出轻骑兵追击。匈奴兵不见了单于,军心大乱,四散逃命。卫青率大军乘夜掩杀。天亮时战役结束,卫青军团共斩杀并俘虏匈奴官兵至少5万人(有些书籍认为这里卫青军团只歼灭了19000人,其实这19000人是卫青在战役结束后追击单于的过程中的歼敌数字)。卫青大军趁胜挺进,一直打到赵信城(今蒙古乌兰巴托市西),获得了匈奴屯积的粮草,补充军用。他们在此停留了一天.然后烧毁赵信城及剩余的粮食,胜利班师。不过幽默的是,卫青在班师的过程中,遇到了单于和其残兵,遂顺利击杀了单于。此战,卫青军团不仅击溃了匈奴军队中最为精锐的单于主力,而且杀了伊稚斜,这在战略意义上不言而喻。不过遗憾的是,这次战役中李广部打得不太顺利,卫青于是派人去问责李广,李广羞愤难当,于是自杀,这实在令人慨叹。

另外,霍去病率领的东路军,北进两千多里,扫平了匈奴的祭天圣地狼居胥山,并打挎了左贤王的精骑。俘获了匈奴三个小王以及将军、相国、当户、都尉等83入,消灭匈奴七万多人。

刘彻变样削卫青兵权

此次漠北汉军的两大兵团作战,使匈奴元气惨伤,从此以后,匈奴逐渐向西北迁徙,出现了“漠南无王庭”,匈奴对汉朝的军事威胁基本上解除了。但汉军伤亡也十分惨重。出塞的10万精锐骑兵,班师时只有3万余人,还有当时汉军的军马及辎重马匹共14万匹,还塞时仅余3万不到。汉武帝为表彰卫青、霍去病的大功,特加封卫青为大司马大将军、霍去病为大司马、骠骑将军,两人共同统领全军。这其实是刘彻变样削了卫青的兵权,因为汉建国以来,外戚经常干权,因此虽然卫青低调并于厚道,但刘彻还是不放心。

漠北决战后,至卫青故去之间的14年,汉军也因元气大伤不曾主动出击匈奴。只与高丽(朝鲜)、越国(广西、广东一带的小国)进行了一些小规模战争。

家奴出身的卫青如今变成了贵极人臣的大司马大将军,朝中官员无不巴结奉承。这时,平阳公主寡居在家,要在列候中选择丈夫,许多人都说大将军卫青合适,平阳公主笑着说:他是我从前的下人,过去是我的随从,怎么能做我的丈夫呢?左右说:大将军已今非昔比了,他现在是大将军,姐姐是皇后,三个儿子也都封了候,富贵震天下,哪还有比他更配得上您的呢。汉武帝知道后,失笑道:当初我娶了他的姐姐,现在他又娶我的姐姐,这倒是很有意思。于是当即允婚。时迁事移,当年的仆人就这样做了主人的丈夫。这样一来,卫青与汉武帝亲上加亲。但卫青为人谦让仁和,敬重贤才,从不以势压人。另外,在霍去病去世前的一段时间,武帝一直重用霍,很多旧将都投奔了霍去病,但卫青从无怨言,淡然处世。

公元前 106年,大司马大将军卫青去世,汉武帝命人在自已的茂陵东边特地为卫青修建了一座象庐山(匈奴境内的一座山)的坟墓,以象征卫青一生的赫赫战功。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揭秘将军卫青:从奴隶到权倾朝野的大汉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