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拿别人的“不幸”当伞

我与同学A上学时关系一般,毕业后就断了联系,不过有关于她的消息却不绝于耳,多是从身边常来往的同学口中获得。之所以会有这么多人关注A的境况,我想,那是因为她一直都是同学中的佼佼者。人性中缺陷的一面,常常让我们对优质偶像一贯品质的变异充满了期待,我们的一只眼睛藏不住对她的羡慕,而又掩不住另一只眼睛流露出对她的嫉妒。

毕业一年后,听同学B说,A生活得并不快乐,她供职的那家公司竞争激烈,压力很大,她和同事的关系一度剑拔弩张。那时的我,和B同学一样,除了心怀少许对A的同情之外,更多的是,我们都暗暗地松了一口气。刚毕业的人都不太愿意同学之间做比较,所以尽管我们的工资那么少,前途又是极其渺茫,但是,我们工作的环境舒适轻松。在自己都不愿意面对的大失与小得之间,我们竟能获得平衡与安慰。

毕业两年后,同学聚会又谈起A。C说,A晋升为有车族,但她运气不太好,刚买了车,油价就飞涨不下,所以不能只看到开车的风光,羡慕之余还得考虑养车的心酸,众人点头称是。我们这些人,主要交通方式为公交地铁通勤,偶尔打车,出远门时挤火车,赶上客流高峰和节假日,不得不提前十天排队买票,难免惨遭黄牛乱宰。

毕业三年后,A买了房。D说,A现在是标准的房奴,每月工资的三分之一都用来缴房贷。大城市里的大房子,听起来是体面,不过付出的代价就是后半生几十年的操劳无度,想想A的日子,真替她恐慌。忧心忡忡的D同学,不曾有购房打算,因为他毕业后一直留在故乡,将来继承父母那几十平米的衣钵,足以安居。

毕业四年后,A还没有男朋友,而我们中的大多数都已结婚生子。新婚不久的E说,一个女人干得再好,都不如嫁得成功,女人到最后,要是没有一个男人来依靠那才是最可怜的,女人到了什么年纪,就该干什么事情,必要时,也得牺牲事业成全家庭生活。

就这样,A变成了大家一致可怜的对象,时间一长,A在我们心中的形象,八字概括:疲于奔命,孤单无助。

但事实上呢?

A所在的公司虽然竞争激烈,但导致压力过大的根本原因是,A在忙到没有时间吃饭的时候都没有放弃充电和学习;与同事关系不和睦是因为A后来者居上,因为出色的表现被破格晋升为公司最年轻的中层管理者,难免招惹人性缺陷一面;养车辛苦与否不得而知,只知那辆车之所以喝油如喝水,全因那是一辆排量5.0的路虎;至于房奴,我后来听说A贷款买了套三居室,只为把老家的父母接来一起生活;而没有男友的真相是,A的身边从不乏追求者,多金帅气家庭背景优越什么类型都不缺,只是A全都看不上而已。

看看吧,我们多么狭隘啊!令我们这些庸人倍感困扰与担忧的。其实只是伴随着A走向成功而出现的一些衍生品,或者是A完全可以安然消化的负面影响,而我们,竟然还抱着琐碎的生活毫不自知,自欺欺人,甚至聊以自慰,企图掩盖自己参与不到那个世界中而变得惶恐的心。

与其用别人的不幸当伞来安慰自己,倒不如学会用别人的大幸一面来激励自己。有时候,拥有生活中的某些不幸并非人人都有资格,就像同学E一样,她倒是想一心经营自己的事业,不依靠男人生活,可是她那份仅可以拿来糊口的工作,能叫事业吗?

但愿有一天,我也能通过自己的努力,拥有类似于A的“不幸”生活,并不介意拿去给别人津津乐道。只有生活中的大幸敲醒了别人麻木的心,并让其感到不安,不幸一面的意义,才会变成一剂药的安慰。(文 / 王小毛 )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少拿别人的“不幸”当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