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自如:不是厂商投我,而是我主动找厂商融资

“我输了,来之前就想到会输。”

“不是厂商投我,而是我主动找厂商融资。”

“(我们是)第三方(手机测评机构)”的表述没考虑要改。”

​(本文完整版视频稍后发布)

----------------------------------------------------------------------

1.我输了,来之前就想到会输。

但如果让我重新选择一次,我还会选择来,这是姿态问题,这是事关zealer生死问题。

事后,雷总给我打了电话,给了我一些安慰。我跟所有的投资人都做了沟通。

当天,我和团队开会到两三点钟,这事儿没完,对质上我没法说的话我会通过其他途径说完。我的箱子里就放着50台样机,但显然没法拿出来。

罗永浩7月份还对我做手机实验室的模式非常认同,他主动介绍了锤子的一位投资人给我,说自如找到了一个手机非常好的模式。

我肯定是太年轻了,老罗这件事对我来说是一个伤害。

2.不是厂商投我,而是我主动找厂商融资。

不仅现在有4家厂商,未来还要把中国最有影响力的中、华、酷、联拉进来做战略投资。

找厂商投资一方面是我要建的实验室需要三四千万投资,这是我建立手机行业标准的一个基础,这个价值只有手机厂商认同。我找了很多VC没有人认同。事实上,当我把建一个高规格手机实验室的想法告诉罗永浩时,他立刻就说,这值得做。

今年初,我跟雷总提出要赎回部分股份,他说没问题,都退出都没问题。

我们签订了股权赎回协议,他最终的股权将从20%降到四五个点。

其他厂商股份都是3%。

他们都没有任何投票权,投票权是零。

他们都签了协议,如果我想赎回股权,他们会无条件配合。

没有董事会,只有执行董事,就是我一个人。财务上也没有任何控制。

3.“(我们是)第三方(手机测评机构)”的表述没考虑要改。”

“苹果原厂配件”这个可能表述不够严谨,但我不承认错,会考虑修改下措辞。

“(我们是)第三方(手机测评机构)”的表述没考虑要改。

给厂商做顾问咨询这件事,我会考虑调整,干脆不做了,或者免费做。如果用户敏感的话,我就不做了。

4.我很苦。

前天晚上2点多我去机场接的女朋友,我不知道她写了那个长微博。第二天我知道了,我坐在床上,边看边哭。她让我念”过一段时间就好了”,我们俩边念边哭。

创业2年,我给自己的工资就1万多块钱,每个除了房租和必要消费以及给母亲买营养品,就剩不下什么了。我是银行的优质客户,但我个人的存款都是负数。

5.老罗是典型的审美优先,而雷军是更关注整体,关注商业模式。在产品上,他们关注结构稳定大于审美。这其实也是小米的比较遗憾的地方。

我其实也是审美优先的,老罗说的屏幕角度问题其实也是照顾审美而出现的瑕疵。

对质不会改变锤子手机的质量问题。

我想给老罗说,一个企业死掉,永远不是别人说死的,都是自己的问题。

老罗不相信厂商投了我,还会保持中立,但我的结构的确能保证。

他让我想起他自己讲的一句话:一个妓女的眼里,所有女人都是卖的。如果有一个女人清清白白,那也是因为没谈好价。

我祝老罗把锤子做好。

我还会测T2、T3、T4。

来源:http://card.weibo.com/article/h5/s#cid=1001603748995309669418

推荐最优购网址:http://www.zuiyougou.com/

“最优购”是一个中立的,致力于帮助广大网友买到更有性价比网购产品的平台,每天为网友们提供严谨的、准确的、新鲜的、丰富的网购产品特价资讯。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王自如:不是厂商投我,而是我主动找厂商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