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上海做月嫂,两个儿子在念国际学校

刘小师出生后的第一个月是在月子中心度过的,来自河南的小岳老师是我们的月嫂。第二个月,我们离开月子中心,回到自己家过春节的时候,无论是刘小师的外婆,还是刘老师,都明显感到手忙脚乱。慌乱之下,我们向已经回到河南老家的小岳求救。小岳二话没说,连夜乘坐火车,来到上海,陪着我们度过了一个月,并和我们一起度过2017年春节。

非常感谢小岳阿姨。下面这篇文章,是刘老师2016年12月25日发布在“阅微草堂”公众号的一篇文章,写文章的时候,刘小师才出生了十多天,还在月子中心里住着。

我妈逼着我来了上海

我叫小岳,今年35岁,来自河南商丘。我来上海已经四年,现在是国妇幼美兰湖国际月子会所的一名专职月嫂。来上海前,我在老家县城,做过六年幼儿园老师。

我老公来上海已经十多年,跟着一个南通的老板,做百货超市配货的物流生意。每天从早到晚,忙得昏天黑地。他老板的生意做到全国各地,甚至新疆、内蒙,三天两头,我老公也要去跑一趟。他下班一回到家,倒头就睡。我想和他说会儿话,都没工夫。照我老公的话说,我现在什么都不缺,就是缺觉。

我在老家,工作清闲,日子过得很轻松,根本不想来上海。我妈非逼着我来上海,她老是说,夫妻俩长期分居可不行。

上海四年:从幼师到卖化妆品,从卖衣服到月嫂

来上海的第一年,我在一家私立幼儿园当老师。上海的公立幼儿园要求老师必须是本科学历,我的学历是大专,只能进私立。

我在幼儿园干了一年,就干不下去了。两个原因,一是工资太低,每月只有3800元钱。另一个原因就是我不认可他们的教育方法。

上海的私立幼儿园,对小班的孩子,都要求必须学会认字、数数,强制性的学习内容太多。小班的孩子,才多大一点呀。在我们老家,小班的孩子只要跳跳舞,唱唱歌,做做游戏,会玩就行了。上海的家长对孩子的期望值都很高,幼儿园为了迎合家长们的要求,设置了很多强制性的学习内容。我不喜欢这样的教学方法,干脆就不干了。

从幼儿园辞职后,我去兰蔻专卖店卖化妆品。天天往脸上化妆,我受不了,又不干了。随后,去商场做营业员,卖衣服。卖衣服这工作,大部分时间就是无所事事地站在那里,时间过得好慢,太无聊。天天站在那里发呆,完全是浪费生命,时间长了,人会傻掉的。

那段时间,我开始琢磨,我脑子不好使,性子慢,有耐心,到底适合干点啥工作?想来想去,我觉着月嫂比较适合我。于是,我就上网搜,前程无忧,58同城都用过。搜到信息后,我打电话问人家,我这样的人可以去工作吗?人家说,先来报名,再考证,考证考过了,就能上岗。我问人家包吃住吗,人家说可以的,我就来了。我这人晕车,坐地铁也会晕,包吃住对我来说,很重要。

月子中心的常驻月嫂,和住家月嫂的工资不能比。住家月嫂,工资一般都在一万二三。我们在月子中心,刚来的时候,六千多元,现在也就七八千元钱。好在我不靠这个钱养家。我老公说了,这是我自己的零用钱。

我总觉着,作为女人,还是得自己能挣钱,全靠老公不行。自己能挣钱,说话也硬气。另外,出来工作,见识完全不一样,也算增加阅历。人生多点阅历,没啥不好的。

老公和儿子都得兼顾

我妹妹从郑州大学毕业后,在富士康做了两年采购,之后回到我们商丘市里的国际学校当老师。我的两个儿子,一个十二,一个十岁,都跟着我妹妹,在国际学校念书。每人每学期的学费一万二,生活费最近涨了,480元一个月。在我们那里,这个学费算很贵了。

我敢把孩子扔在老家,一个人出来,也是因为他们的适应能力强,都能管好自己。我两个儿子的学习成绩都很好,俩人都是班长。老大性格刚强,办事麻利,果断泼辣,跟他爸爸一个风格。老二性格温和,细致耐心,慢性子,不急不躁,跟我挺像。

去年夏天,小哥俩放暑假,来上海。他爸爸每天早出晚归,没工夫管他们。我刚刚接了月子中心的全陪订单,28天,每天24小时全程陪护,也不在家。我老公每天给他们留200元钱,让他们自己安排生活。他们俩变着法儿地吃外卖,自己去餐厅点菜。一个月下来,小儿子整整重了10斤,把我吓得不轻,这样胡吃海喝,可不行,暑假没结束,就把他们赶回老家去了。

我们家那里是武术之乡,练武的人多,老大小时候,就爱趴在人家练功房的门口,看人家练武。他平时也爱锻炼身体,走在路上,走着走着就会来个前空翻,有个墙根,就可以来个倒立,经常吓得我不行,我说不让他练,可他偏要练,我也没辙。

前段时间,老大因为去厕所没有打报告,老师罚他站立。老大觉得不好意思,直接要求老师换个体罚方式,老师问他想要什么项目,他说俯卧撑,老师说,那你就做3个俯卧撑吧,结果我家老大一口气做了48个俯卧撑,把老师给镇住了。老师打电话问我,你们平时在家是不是体罚孩子呀,要不然,这么小的孩子,咋能一口气做48个俯卧撑?

我家老二爱臭美,喜欢漂亮,平时理个发,也爱去县城最好的理发店。最近,他喜欢一种发型,后脑勺可以理只企鹅。老二自己画了一张图,找到理发师,让理发师照着图给他理。我电话里说他,这么小的年龄,理个正常孩子的发型,不就行了。老二跟我说,妈,你不知道,我理了这种头发,心里美得很,那种美,说不出来,就是很高兴很高兴。我想着,孩子既然喜欢,那就让他去吧,又不是做什么坏事情。

前几天,我妈来电话,说带着老大去超市买东西,东西买得比较多,我妈腰不好,提不动。我家老大说,他来提。我妈问他提不提得动,老大说没问题,就喜欢练肌肉。回到家,我妈看孩子的手,老大的手被塑料带勒得发紫了,但老大硬是没吭一声。我妈说,老大太要强,太硬,以后肯定搁家里放不住,迟早要出去闯天下。我妈说,你俩儿子,一文一武,以后,能留一个在身边,也挺好。

我家俩孩子自己会做饭,下个面条,弄个西红柿炒蛋,信手拈来。我家老大爱吃小龙虾,他也知道我怕那个东西。我一见龙虾张牙舞爪的样子,心里就发毛。前年夏天,老大自己在饭店吃完饭,跑去厨房采访人家厨师,问人家怎么清洗龙虾。回家后,他自己买来龙虾,照着厨师教的办法,一个一个去尾巴,一只一只去肠子,手都被小龙虾夹出血,硬是没叫疼。

我家老大的性格,完全随我老公。我老公是个典型的北方汉子,家里的事情, 统统不管,和孩子说话,也没个好声气。他最大的优点就是在钱的问题上,从来不跟我计较,我怎么花钱,把钱给了谁,他从来不问。

他一天到晚,忙得要死,也不知道在忙些什么。他连儿子的年龄都记不住,好几次,冷不丁地问我一句,咱家孩子多大了?他不是问着玩的,是真记不住呀。

每隔一两个月,我就和老公开着车回老家一趟。从上海开回老家,高速加国道,七八个小时就到了。老公和儿子都得兼顾,丢了哪头都不行。

关于未来

我以后想回老家的市里开个月子会所,办个月嫂培训学校。我们老家的市里,现在有两个月子会所,一点都不正规,乱糟糟,脏兮兮,谁都可以去干,是个亲戚就可以去上班。我去他们那儿看过,太不上档次。

我们老家,有钱的人不少,月子中心肯定有市场。等我攒够钱了,我就想去干这个。我还没和我老公商量过,这只是我的想法。

老公常说我没脑子,我自己也承认。几年前,我老公就说要在上海郊区买房,我坚决不同意。我当时想着,以后早晚要回家,买房干啥呀。前年,我老公说要在昆山买房,又被我给拦下来。哎,要是买了的话,现在都涨好几倍了,全怪我。

今年,我想明白了,一定得买房。我老公一直跟着私人老板,没交过社保,我的社保时间也不够,我俩都没有上海的购房资格。我们计划在上海旁边的昆山买套房子,想着买了以后,可以出租给人家。房子是看好了,但由于房价上涨太快,上家反悔,不卖了。我们给他付了2万定金,他赔了我们1万元钱。其实,重点不在赔多少钱。时机错过,房价又涨了。

最近,我和我老公还在看房,我们看中昆山花桥镇的一套80平米的新房,近期准备签合同了。

在上海,好多人都有梦想。我喜欢上海,因为在这里,只要你沉得住气,有耐性,就能成事。没有耐性,啥事也成不了,在哪儿不是这样呢?

来源:阅微草堂 微信号:caogentangzhuren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我在上海做月嫂,两个儿子在念国际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