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么? 王自如与罗永浩约架的逻辑

当”约么?“,”约!“这样的对话出现在两个男人之间时,你可能打开了大腐国的新剧,或者是B站的哲♂学片。不过我今天要说的是王自如和罗永浩的故事。据某微信好友说,今天的朋友圈已经被这两个男人刷屏了。一直以为整场事件无非是一方出了个手机,一方喷手机质量不好,然后引起的口水仗。没想到今天下午无意中听到的几句对话立刻让我不能忍——这明明就不是场正常的交流好吗?说它不正常倒也不是两位的语气问题或者私货问题,而是两人在逻辑方面的沟通不畅让这对话充满了一股鸡同鸭讲的感觉。至于我为什么事儿逼的要写这么一篇东西讨论两人究竟是几个意思,那完全是受处女座强迫症的影响。
一 易碎问题

王自如认为锤子手机易碎。罗永浩承认锤子手机和其他产品比较起来,碎裂的风险更大。他对此的解释是他们公司在产品美观上放了更多的权重。既然美观度和易碎性有着联系,他们公司的决策是宁愿选择牺牲一点耐摔性而增加美观度。王自如认为如果一部手机的易碎程度符合业内标准,并没有差太多的话是可以接受的。但如果差得太多,这样的产品在他看来是不能接受的。

从讨论的角度来说,王自如的这个观点像是给自己挖了一个坑。因为只要举出一个反例,证明有一部手机的耐摔程度低于业内标准而取得了成功,那么王自如的观点就出现了漏洞而站不住脚。这也是罗永浩所抓住的点。在视频中,罗永浩反问王自如如何看待首次使用大玻璃屏的iPhone以低于业内耐摔标准的机子取得巨大成功的问题,让王自如一时无法给出满意的答案。

如果以王自如的角度去考虑的话,他的观点完整说出来是”在其他的情况都一样的条件下,如果一部手机的耐摔程度大大低于业内的标准,那么这样的手机是不能接受的“。当察觉到罗永浩攻击到了自己的逻辑漏洞时,王自如应该迅速把自己的大前提说出来,讨论让iPhone变得与众不同的真正因素(比如操作系统,软件,宣传),并指出即便有那么多额外加分的项目,iPhone屏幕的易碎依然是整个手机中一个减分的环节。之后,他可以跟上说为了让手机的屏幕更结实,iPhone采取了什么样的技术改进等等等等,然后去比较锤子手机所做的是否到位。如果脱离了其他条件单谈屏幕易碎的问题,会让自己陷入一个进退维谷的境地。就像罗永浩说的一样,只看耐摔,我们去看看诺基亚的下场就可以了。
二 散热问题

王自如在视频中提到说锤子手机中间有层膜,会影响手机产生的热量往前扩散,即影响手机的散热效果。罗永浩补充说这是设计上的考虑。这层膜的目的就是为了保护屏幕不被手机产生的热量所影响,隔绝热量正是其目的。但如果自己想一想,王自如所质疑的是”这层膜是否影响了手机的散热效率“,而非”这层膜是否影响了手机往前方散热“。如果是后者,那么罗永浩的这一套解释回答了这个问题——”是,确实影响了,但这是故意为之的“。如果是前者,那么罗永浩所说的设计问题其实是无关信息,它并没有回答锤子手机的散热是否会因为这层膜出现问题(其他品牌使用同一设计没出现散热问题,不代表锤子手机使用同样设计也不会出现散热问题),也没有回答如果抛开这张膜不谈,锤子手机本身的散热效率是否有问题。而王自如也因为过分纠结这层膜隔绝热量的性质,而忽视了去追问手机本身的散热问题。之后王自如应该提问说,为什么采用的是同样的隔热技术,其他品牌的手机散热性要比锤子手机好。并且就此展开温度对手机性能影响的讨论。

罗永浩看完视频回播后要求进入下一环节的讨论,而这个时候王自如应该意识到他想要质疑的真正问题——手机的散热效率在这里又出现了。视频中提到手机的后部只有部分贴上了石墨贴纸,并且和金属板间有层热传导不好的空气。虽然罗永浩给出了解释,说锤子手机的做法和行业里普遍保持一致,但王自如却没有坚持自己的观点,即”哪怕你们和行业里的做法普遍保持一致,却依然存在温度偏高的问题“,反而去纠结一些推导过程的细枝末节。
三 金属板问题

在金属板问题上,罗永浩对王自如展现了一波逻辑压制。按罗永浩的话说,最初王自如认为手机背后金属板只是装饰作用,但这块板并非装饰板,而是起到了加固机身的支持作用。罗永浩的话被王自如反驳了。他说他也提到金属板有结构上的作用。但即便如此,锤子手机还是会被摔烂。这里王自如的话翻译过来就是“如果金属板有结构上的支持作用,那么手机就不应该被摔烂。既然手机被摔烂了,那么金属板在结构上的支持作用就不起效“。对此罗永浩的回应是”所有的手机都能被摔烂“,言下之意就是”总存在一个条件让所有的手机都能被摔烂,因此用能不能被摔烂来作为金属板在结构上起不起支持作用是不可靠的“。

在此,王自如犯了两个错误。首先,罗永浩之前说了,这块金属板在设计上起到的是前后扭手机时的支撑作用,和摔烂这个过程没有什么必然的一致性,用能否摔烂来检测这块金属板是不是work确实不可靠。其次,王自如很自然地就接受了罗永浩的回应,而没有指出”总存在一个条件“并不是行业检测手机金属板功能的一个合理做法。王自如应该说在行业里检测金属板支撑强度的方法一般是什么,其他品牌的手机和锤子手机的金属板强度有什么不一致。
四 测试资格问题

罗永浩在中途指出,由于王自如的测评中出现了很多问题,因此他认为王自如的团队的水平是不够的。说这句话时,罗永浩大概的逻辑是“水平优秀的测评公司不应该犯那么多事实错误。王自如的团队犯了那么多事实错误,所以王自如的团队的水平不够优秀”。如果接受了前半句的设定,那么后面关于王自如团队的水平问题的推导自然是没有什么疑问的。但问题是前面那一句话未必一定正确。正如罗永浩在几分钟后说到的“再成熟的测评团队也有犯错的时候”。这句话应该和之前那句话结合起来看,即“水平优秀的测评公司不应该(虽然毕竟偶尔难免会)犯上一些错误”。如果这句话成立,那么就凭王自如团队的一个视频里的错误去推导说这个团队的测评水平不够,恐怕论证的依据并不是那么多。如果罗永浩想进一步证明王自如的团队测评水平不够,则需要给出更多的例子来增加说服力。而王自如想要为自己的团队正名,也可以举出自己团队之前拍摄过那些靠谱的测评,并统计出可靠视频的比例。不过双方都没有就这个话题继续展开讨论。
五 屏幕颜色问题

罗永浩质疑王自如的测评中对锤子手机屏幕的评价,并认为王自如在测评的视频中所展现的现象是屏幕本身的拍摄角度问题,而非屏幕本身的性质问题。为了证明自己的观点,罗永浩做了两个实验。第一个实验是将自己的锤子手机和用同样屏幕技术的NEXUS手机放在如王自如测评视频中的位置。结果显示两块应该具有同样性质的屏幕在测评视频中的角度中显示出了不一样的颜色。第二个实验是把三台自己的锤子手机也放在同样的角度,并从以视频表明同样的手机以测评中的角度来看,也可以显示出不同的颜色。

应当说罗永浩的这两个实验成功地证明了拍摄角度会对屏幕看上去的感觉有很大的影响,但就此推论说屏幕本身一定没有问题,在逻辑上却也是不成立的。第一个问题在于虽然NEXUS手机和锤子手机用的是同样的屏幕套件,但这并不意味着这两台手机的屏幕就会展现出同样的性质。从视频中,三台手机都迎面朝向摄影机的那几帧看,锤子手机和使用了同样技术的NEXUS手机的颜色并不是完全一致的,因此拿NEXUS来做对照的可靠程度有待商榷。第二个问题在于第二个实验的实验结果也完全可以有两种解读。第一种解读就是罗永浩的解读,即“不管什么手机,在这个角度拍上去,一定会有变灰的现象”。这对证明锤子手机屏幕没有问题是有帮助的。而另一种解读是“锤子手机在这个角度拍上去,一定会有变灰的现象”。如果采取后一种解读,那么它对证明锤子手机屏幕没有问题是没有帮助的。归根结底,是因为在视频中,罗永浩所选择的对照手机NEXUS并没有表现得和锤子手机完全一致。

并且即便NEXUS可以作为一个合适的对照,罗永浩的实验也无法证明锤子手机的屏幕没有问题。在原始的视频中,王自如拿的是“G2”和“iPhone”作为比较的对象,而罗永浩在实验中拿的是“G3”和“NEXUS”作为比较的对象。如果考虑一下两者的结论“锤子手机的屏幕比G2和iPhone更容易发灰”和“锤子手机的易发灰程度和G3与NEXUS属于同一个水平”,会发现这两者可以做到并存而不矛盾。

最可靠的实验方法,是固定摄像机和手机展台的角度,每次只放一台手机上去,然后测手机的亮度或者其他什么度。通过不同品牌的比较,然后得出锤子手机的屏幕是否比其他手机更容易在某个角度看上去易变灰的结论。

在这里罗永浩问的问题“你知道不知道手机从这个角度拍摄屏幕会变黑”,算是给王自如下的一个套。可以看到王自如犹豫了很久,答是也不是,答不是也不是。其实这里隐藏的逻辑关系是“回答是,则意味着自己缺乏常识;回答不是,则显得自己别有用心”。事实上,别有用心并不一定是一个贬义词。换一种说法就是“有这样做的理由”。(如果他们确实做了这样实验的话,)王自如完全可以说经过他们精心设计的实验检测,确实发现锤子手机的屏幕有易变灰的现象。这样的检测并不是以视频中的检测形式,而是以上一段提到的方式进行的。由于在数据上得到了支持,他们故意采取了一种能够将数据视觉化的拍摄手法。对此产生的潜在误解,他们感到很抱歉,并且愿意公开检测的方法和数据。

不过王自如先是没有意识到罗永浩的观点其实有着逻辑漏洞,再是没意识到自己可以回应的话,反而去说一些不知道想表达什么的话……
六 一致性问题

王自如的评测中认为锤子手机屏幕的亮度,对比度等存在较明显的不一致情况,而罗永浩反对的依据是他从公司里拿了8台iPhone 5s,做了同样的测试,发现锤子手机测试下来的结果和iPhone 5s测试下来的结果属于同一个范围,因此觉得王自如是有意在为难锤子手机。这里头的逻辑关系是“iPhone 5s 可以被用来当最好的标准来看。iPhone 5s 的手机一致性和锤子手机的一致性很接近,所以锤子手机的一致性其实接近最好的标准”。从这推理上看,似乎并没有问题,而问题出在罗永浩使用的是“使用过的iPhone 5s手机”,而非仅仅是“iPhone 5s手机”。有不同使用习惯的人的使用了至多可以有近一年的手机所产生的一致性的数值是否能作为一个合格的标准,这是有商榷余地的。最好的检验手段,其实是去买新的iPhone 5s做同样的测评。
七 样本大小问题

罗永浩质疑为什么王自如认为在测试手机耐摔程度上承认几台手机可能是不够的,却又认为在测试相机功能时两台手机就够了。这句话翻译过来就是“我们在测试时需要做到样本量统一。在相机质量实验中用到的手机数量应该和耐摔实验里要用的手机的数量保持一致才是”。当然我们希望样本量越大越好,不过由于测试对象的不同,不同的测试之间其实未必要保持样本数量的完全一致。比如在耐摔实验中,手机落地的角度可以有很多种,以角着地和以边着地的结果就可能完全不同。增加样本数量是可以减少偶然性带来的误差的,样本自然是多多益善。但在测试相机质量时,样本的数量其实体现在拍摄的照片上。单台手机或许可以用偶然来解释,但两台手机在拍摄大量的照片后所产生的白平衡等问题,其实是可以说明一些状况的。当然,如果用于拍照的手机数量能更多,那么这些数据会更有说服力。至于王自如说的周期和成本问题,虽然也要考虑,但并非是在回答的重点上。

。就像罗永浩在一开始说的那样,一场辩论,除了逻辑外,还有风度等其他的东西。在视频的最后一个小时,我没有看到太多有意义的对话。而刨去对话中涉及逻辑交流的部分,辩论中的其他部分我也无意去评价。所以关于这场约架,我就讨论到这里了。

来源:http://www.15yan.com/topic/editors-picks/imgJVSVuT9w/

推荐最优购网址:http://www.zuiyougou.com/

“最优购”是一个中立的,致力于帮助广大网友买到更有性价比网购产品的平台,每天为网友们提供严谨的、准确的、新鲜的、丰富的网购产品特价资讯。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约么? 王自如与罗永浩约架的逻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