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漂七年,从吃不起饭到站稳脚

谁有工夫管你死活。

不想看故事的,上面那八个字基本可以概括我在北京七年的大部分感受了。

2008年7月底,我到的北京,住在北京邮电大学的一个宿舍里。一张床,上铺,一个月三百。没空调没电扇,也没有买凉席的钱,我捡了六个大可乐瓶子装满凉水,抱着睡了整整一个夏天。

9月,开学,我被赶出去。租了政法大学研究生院的……还是一张床,350一个月。实习的单位领导是我亲老姨夫,也是他亲口说的,实习期间没有收入。

我知道他想赶走我。在他眼中除了他,没有人能从东北的那个小山村靠自己走到北京,所以他不仅不会帮我,实际上还挺看不上我。可是真可惜,我没走。
他请我吃了一顿火锅,吃到一半,他说,你没来过这么高档的餐厅吧。

我心如刀绞。低头猛吃。我确实需要这顿饭,因为我当时口袋里只有两块钱。我需要尽量摄入更多的能量,在这个冷漠的地方扎根下去。

饭后我带走了剩下的一些残羹冷炙,回到宿舍,大家都很开心。因为我们都很穷。

过了几天,实在忍不住饿,去回民食堂买了两根虎皮尖椒。厚着脸皮朝一个女生要了好多米饭。那个食堂菜是要钱的,饭可以无限续杯。接下来的很长时间里,我靠着偷走实习单位冰箱里的各种可食用物品,配着蹭来的无限续杯的米饭,活了很久很久。

这一年冬天的一个晚上,我端着脸盆从宿舍二楼结冰的楼梯上摔了下来。时间太晚,我第一反应是护住了怀里的手机,因为我已经想到,应该没有人会来扶我起来。如果我起不来,我至少需要保留打120救自己的能力。

我在地上躺了将近五分钟。这一个跟头甚至把我摔到了楼门口,我确认自己骨头没断之后把自己默默的移到了台阶上坐下,我浑身是泥,借着开着的楼门,我能看见外面昏暗的天空。

那是那年的第一场雪。

第二天,因为冻的太久,高烧不退。没钱买药,我在被子里哆嗦了整整两天。期间室友回来给我带了些吃的,我知道他们尽力了,因为我们都一样。

当年春节,我口袋里只有17块钱。我买了凌晨四点五十开车的火车,理所当然的没有座位,但我非常庆幸它还能把我拉回家。我再也没见过那么便宜的火车,也再也没见过那么满载着绝望和希望的火车。我只不过是在北京火车站的地上坐了整整一夜而已,因为早上那个时候地铁还没开车,即使开了,我也没有坐车的两块钱。

第二年,我在回北京的汽车上,知道了用人单位提前终止我试用期的决定。

理由到现在我还记着,我老姨夫给我妈打电话说,这孩子不是干这个的材料,他啊,浮灵。你让他回去吧。

我妈说,孩子已经上车了,你就算让他住一夜,第二天让他回来也行。

老姨夫说,哎呀,这个不方便啊。

几个小时后,我茫然的从八王坟长途汽车站走出来,站在白雪茫茫的马路边,一米八几的汉子,狠狠的哭了一场。

那真的是我第一次知道,一个人坏,能坏到什么程度。

你是不是觉得这就已经够让人难忘了?其实后面在这儿过去的这六七年,事儿还多的很。我写这一段,只是因为这是我到北京之后,按时间来说,经历的第一段时间而已。

我真不觉得它有多难忘,现在回头想想,我除了特别感谢曾经有过的那段时间,其实并不觉得有多痛苦。

七年过去了,我在北京郊区自己租了一套90平米的特大号房子(因为没有家具所以很便宜),买了冰箱电视电脑笔记本床被子空调沙发……

现在我打下这段文字的时候,这个月工资刚刚打到卡里。8350。不算很多,但早已经足够吃饭了。

连续纳税已经够了五年,下次搬家,应该就是要买个小小的房子了吧。

虽然依然没有女朋友,可能……也会有的吧。

我只是想告诉你,如果每一天你都在逐渐变得更好,那么难忘的,也不过就是到今天为止的这些过程。

至于痛苦,或者幸福,谁管你呢。

自己去争取吧。

来源:知乎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北漂七年,从吃不起饭到站稳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