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薪十二万,我才第一次意识到自己很穷

收入某种程度上决定了我们的生活方式,面对问题的态度,以及自我的规划。年薪12万曾被认为是中国的中产阶级收入水平线。我们找了12位读者,聊了聊不同城市的他们,12万年薪时所过的生活。

「这点钱在北京没有炫耀的资格,也没法带来安全感」

■@听 北京 编剧

2014年,我辞掉一份稳定但收入不高的国企工作来到北京,投身互联网行业。那时候我跟个土包子一样,羡慕衣着得体且下班可以撸串的职业白领。拿着低廉的月薪我一直在想,月薪一万的人真的好,他们想点几串腰子就点几串,也不会在乎啤酒是加过价。

后来,我的工资条很快就突破了1万这个数字。北上广的一万多,在经过交通餐饮和租房的损耗后,缩水很快,但那毕竟是我第一次体验到草根的“财务自由”。我可以买一些非奢侈品而不计价格:比如一两万的相机,一两万的镜头,很多相中的东西都可以拿下。我会用工资来衡量这些东西值得不值得,我的生活提升了小小的质量。

我一边感念这样的生活,一边递交了离职申请。随着年龄渐长,我开始陷入一种焦虑。这种焦虑混杂着对自己一事无成的懊恼和对未来不确定的恐慌。

在我租住地下室的时候从没想过这些问题,填饱了肚子,就会想吃腰子以外的事,比如说,这些钱不够买房,也无法负担医疗费用,最重要的,也没法保证我过得体面有尊严。可是,这一万元只够让我换个好点的出租房,感冒时任性地请个假而已。只要你想花,它转瞬即逝,只要你辞职,灰飞烟灭。这点钱在北京没有炫耀的资格,也没法带来安全感。

如果说,这份收入影响了我什么,我想更多的是一种底气。它让我意识到,我是拥有在北京活下去的能力的。正是这种底气,我才敢在焦虑面前重新规划职业期望,去做一点自己感兴趣的,也能有成就感的职业。其实,比起工资我更加不适应的是,每天因为劳累而酸痛的颈椎。

现在我开始尝试一直想过的生活,从月薪过万的岗位辞职,从事月薪四千还不给一金的工作。希望付出会有回报。

「原先一切都好好的,现在像是被踩了尾巴的小狗」

■@小Q 成都 创业公司老板

出身在二线城市小康之家,一个25岁的单身,原本的生活很随性,喜欢什么吃什么,看上什么买什么,想出国也可以抬腿就走。和自己较劲,就走上了创业这条路。

团队里有一位月入1w的女性产品工程师,她应该是非常标准的年薪12w的姑娘。然而要供房、供车,老公工作很忙而且管她很严,她经常跟我说:“太羡慕你的日子了,自由、勇敢又有钱。”

事实并非这样,我原先那些想做的事情依旧可以做,可时间没有了。自己做了选择,也只能拼到尽头,偶尔父母关心,也不好诉苦什么。

半个月前,出差去见投资人,在回程的飞机上,我问空少要了一张毛毯。飞机离开地面时,我用毛毯盖过脸,控制不住自己,发出了一声无比委屈的呜咽,像是被踩到了尾巴的小狗。整个人都在发抖。

「躺在医院,我居然答应了老板加班 」

■@黑霸道 武汉 工作四年

25岁,父母不需要我经济上关心。现在租的是每月1500块的房子,水电、交通、娱乐支出都不高。从小身体不好,去年直肠炎,看病花去了1.3W,今年肺上长个瘤子,导致我现在还住在医院里,过去两周花了将近1W。这些事情我都没有跟父母讲,离家在外打拼,就要自己承担身体和精神的压力,告诉他们,也只是徒添他们的忧心。

前些天,本来睡在医院里等第二天复检,老板突然打电话,让我去公司做一个提案,我鬼使神差地答应了。然后,就一直加班到深夜,亢奋失眠。

「为了这份薪水,我现在被困十八线县城里」

■@某日某夜 聊城

今年7月31日,我从公司分配到聊城莘县。在这座县城,没有一个认识的人,一天要工作13小时以上。有些时候,走在县城陌生道路上,十字路口转成绿灯,没其他人一起就不敢过,被车撞倒了,站起来拍拍土跨上自行车继续往前。偶尔遇到踫瓷的,撂下一句“不是本地人”,直接跑路。想哭哭不出来,不知道该向谁哭,也没有资格哭。

工作,对我来说,更像是钱的代名词,有钱得到了虚荣,过着大家口中的好生活。走在县城风尘扑面路上,我也会想,年轻时小小的梦想已经被弄丢了。

「这个收入,我和丈夫根本不敢要孩子」

■@月亮 沈阳 医生 工作三年

我和老公是高中同学,我大学本硕连读,到现在14万左右的年薪,比月薪一万稍高。老公大学没念完,只念了大专,现在薪酬也就五千左右。同学聚会的时候,大家都会恭维我工作好,收入高,又很稳定。

只有我自己知道,这些其实是熬着夜操着心换来的,因为职业的特殊性要求,我在家不管几点都不敢关机,走在大马路上,冷不丁想起个患者的事情,也要赶快给同事打电话。所以,没有什么太放松的时候。

现在,除去贷款人情和基本生活开销,日子过得紧张。这个收入,我和丈夫也根本不敢要孩子。

「给女朋友买口红,大不了色号全买下来」

■@七戒 天津 自由职业

前几年我还比较崇尚名牌,买不起就买仿制的,logo特别醒目那种。买苹果手机,借钱分期。请朋友吃饭,挑好馆子喝好酒,就连游戏装备都比身边的人好。跟朋友出去逛街,要打扮一番,可动辄四位数的价格总使我找个理由落荒而逃。

我甚至可以感受到那些不屑的目光,像是刀子刺在我的后背。后来我只身北上,在外打拼六年,逐渐有了些成绩。游戏早就戒了,穿衣不再讲究牌子,合身舒服,干净利落就好。戴一块适合自己风格的手表,用普通手机,也不觉得低人一等。请同事吃饭,路边摊和北京饭店我们吃得一样开心。再去逛街,我能穿着裤头背心人字拖随便问价格。给女朋友买口红,给老妈买零食再也不用纠结,大不了所有口味和色号全买下来。

哦,对了。我现在心里很踏实,觉得从前特傻x。

「所有的钱都能存下来」

■@别别别 新疆 军人

我的年薪马上12万了,所有的钱都能存下来,基本没什么开销和消费。远离家乡,守护祖国边疆时,时常想念父母还有女朋友。职业的特殊让我远离都市,远离繁华,但更多的是感到自己身上的责任与担当。我也不后悔。

「不得不勉力周旋在几个男人的中间」

■@知乎羽扬 东北三线城市 公务员

基层公务人员,月薪2250元极稳定,加上各种补贴每月进卡不到5000。和朋友开了一个工艺品销售店,买家都是那种不差钱的主,喜欢玩新奇,但这个生意收入不稳定,有时几个月也不开一次张,但开张一次就能挣不少,所以,这一块的收入在2万到12万之间。

闲暇之余会做"陪游",陪吃陪喝陪玩陪睡那种,现在只陪熟人。这种一般时间都不长,一两个星期,而且只做一陪一,多了坚决不接。接“陪游”的价格也看人,一般一次收一两万,平均每天1000到2000左右。“陪游”来钱很快,但是特别不喜欢,以前缺钱的时,能忍则忍。现在经济上不是以前的困难时期,今年到现在一次都没出去。

现在的生活很疲倦,有时不得不勉力周旋在几个男人的中间,小心翼翼,不想亏待了谁,更害怕伤害男朋友。希望能有一天,跟男朋友到一个新的地方生活,不要很多钱,够吃饭够生儿育女就可以。

「还完房贷,还车贷,还要牵挂远方的父母」

■@爱米妮 中山 外企职员

去年用公积金贷款买房后,又和老公一起买了车。后来,老公选择了创业,家里的经济压力就落在我一个人的身上。装修房子花光了存款,只好用公积金还房贷,然后工资还车贷。每月辗转腾挪,还要留一份心思,牵挂湖南老家体弱多病的父母。

「偶尔出境旅游,会买一两个奢侈品包包」

■@张小跳 smiley 北京

家在北京,一毕业就住家里,没有房租的压力。我在体制内,加上公积金和各种补助,一年到手有12到15万。爸妈也在体制内,不是权贵,都算是小领导。

一日三餐都在单位食堂解决,免费且吃的还不错,偶尔会叫个外卖。刚工作时,父母给买了一辆北汽,电费便宜,养车不贵,每天开着上下班也很方便。每年会有一两次的出境旅行,偶尔会买一两个奢侈品包,其他的钱都买了理财产品,工作两年攒了10万左右存款。

作为一个北京长大,本硕就读于某211的人,我既接触过富二代官二代红三代,也接触过寒门子弟。只能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和生存状态,人生而平等是人格平等,而非机会平等或者资源平等。所以,我们不用对过得不好的人愧怍,或是对过得好的人艳羡。起点不一样,仅此而已。但有一句话是真理,生活从来都不容易,你觉得容易,是因为有人替你负重前行。最后,感恩父母和男友。

「麦迪来中国的时候,我可以毫不犹豫地去现场」

■@里里贝卡 深圳 UI设计 工作三年

麦迪来中国的时候,我可以毫不犹豫地去现场。喜欢的金属乐队Nightwish(夜愿)来演出,也可以买VIP。碰到喜欢的演出,不用担心钱的问题,就怕抢不到票。娱乐之外的日常生活呢,会在家刷剧,也玩尤克里里、唱吧,还有看书和画画。之前去健身,也曾练出过腹肌。

实现了一些自己的愿望,我还能帮父母完成一些愿望。去年9月换工作的间隙,带爸妈去了上海和杭州,重游他们从前拍拖时去过的地方。这是我工作后做的最有意义的事,觉得自己有点浪漫。

现在的生活我很满意,虽然也会有一点担心未来,因为想要攒钱买个小房子。但父母和亲戚并没有给这个年纪的我施加太多压力,反而是嘱咐我生活开心最重要。感恩一直努力的自己,也感恩没有压力享受生活的当下。

「他把老家两套房卖了500万,只够在北京凑个首付」

■@木木 创业公司负责人 北京

朋友结婚后买了辆宝马,引起了我的羡慕。想着自己比他工资还高好几千,可惜家里没他富足。有次我去蹭车,正好调侃他一番,没想到他倒过来一腔苦水,说他妻子开的是A8,自己咬咬牙才买辆宝马。当初为了结婚,他把老家两套房卖了500万才在北京凑个首付,只因女方要求房子得在200平米以上。

我算了一笔账,他这一万多块工资,恐怕连房贷都不够还的。他才解释说,自己在工作之余拼命接私活,勉强可以填上房贷的坑。可是他老婆每个月的零花钱都得十几万,眼下还得靠岳父岳母接济。他若有所思地说,自己个大男人实在羞愧。

我没敢再说什么。

来源:真实故事计划 微信号:zhenshigushi1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年薪十二万,我才第一次意识到自己很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