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连行走都是在跟随

到了节假日,熟悉的不熟悉的朋友,聊的都是自己的出游行程,朋友的徒步计划,你不早点什么特别路线去走走,似乎对不起这个节假;

不知道从那个年月开始,所有文艺小清新,或自认个性特别的人的嗜好都变成了固有模式:嗯,我爱看电影,爱旅行,爱摄影;这三样成了新城市人的百搭爱好

满大街充斥着:走吧,去旅行;换个地方,感受生命,在另个城市寻找自己;的鼓舞人心却又未深明就理的鸡血口号,更有甚者广告电视里演绎的皆是,小白领一怒辞去工作,欢天喜地的去旅行,从而人生得到了如神九飞天般的提升;

各种形式各种渠道重复对大家进行强化:要改变,要享受,要发现自己,只能通从自己活腻的城市逃到别人活腻的城市摸爬滚打一下

其实呢?依然按照别人的思路走马观花,一站接着一站赶路, 我们淡薄的兴趣爱好,肤浅的理解认识自己,令我们所谓的改变仅仅停留在空间的改变

今天读到一本书介绍香港的旅游圣经:lonely planet,是由一系列旅行者组成的作者团,按年更新世界各地的旅游内容的旅游指南,其中有位作者说:lonely planet,成立时,没想过成为追捧的圣经,只是想为你指出一个方向,然后你自己决定如何走,而不是被人别人牵着鼻子走;

很可惜,我们跟随现在潮流的生活方式,却不愿深究;我们跟随大多数人的意见,却不懂对错;我们现在的行走实际都是一种跟随。

当然我不是偏执极端主义者,不阻止大家去用旅行的方式感受世界,只是到底该用何如的方式和心态去旅行; onely planet倡导的responsible travel,不破坏的旅行,也许是我们众多旅行者该上的基本一课,至于为什么?在一篇寻找终南山隐身的文章里有这样一段,也许会给出我们很好的答案

:“狮子茅篷前的访客有增无减。对于今天声势浩大的“驴友”队伍来说,狮子茅篷只是嘉午台风景区里从后山左转沟至前山白道峪这条经典穿越路线上的一个重要景点。路线沿途,随处可见各地户外俱乐部挂在树丛间用于指路的名片和布条;驴友们的私人博客里,也常能看到满身户外装备的年轻人成群簇拥在茅篷前与云公塔合影的照片。看护茅篷的郑居士告诉我,就在今年年初的一个大雪天里,山下还爬上来二十几名驴友,翻过狮子茅篷新修的栅栏,跳入院中歇脚”

中国的年轻旅行爱好者们,好像在进行一场打着“回归自然主义”的大规模的从重走长征路;有目的地,却没有任何其他目的,不管文化曾多么辉煌,风光多么壮阔,都不过景点而已,仰起头看看,再埋下头继续走,一波走完,另一波接着走,每年每月每日重复着走,游人如织,走啊,走啊,每个人都跑去别人生活的地方行走,带着精良的旅行装备,摆好pose,咔,一张照片,咔咔,两张照片,咔咔咔,三张照片,这就是全部感受。

似乎从未有人真的关心这片土地的人,这片土地的过去,这片土地的人曾留下的过去;只是用另一个城市的旅行经历,来证明在自己所在的城市中生活的很好罢了。

我们的旅行是一种附和,我们的行走是一种跟随,我们的经历不过是为了证明。(文 / 夏小探花 )

(摘自《豆瓣》)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就连行走都是在跟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