撕裂与抚摸——“我家”的二十年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