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年前那个看似平静的夜晚,他成了历史上最接近于拯救世界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