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中似乎真的有“天命”这回事

@ 河森堡:

啊,最近一段时间我越发地觉得历史中似乎真的有“天命”这回事。

我记得几年前有一次在和人讨论历史的时候,听到一个说法:“清朝之所以可以入关取代明朝,是因为朱家气数已尽,大清天命所在。”
当时我听完这话就忍不住翻白眼,由于翻白眼的时候太使劲,眼珠子几乎卡住,差点余生只能往天上看。

我当时心里非常不屑,心想什么天命啊,气数啊之类的说辞都是典型的封建迷信,没法用数学和物理定量分析又没法证伪的玩意,神神叨叨的烦透了。但是这两年我发现,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似乎还真的有天命这回事。

中国气候并不是一成不变的,如果我们从五千年前开始回溯,会发现整个华夏文明的历史中气候曾经有过数次剧烈的起落,而气候会极大程度上地影响历史的进程。当气候急剧转冷时,农耕地区的粮食会因此而大面积的减产,百姓会被饥饿逼入绝境而造反,官僚系统会因为税收减少而效率低下,军队会因为后勤崩溃而失去战力,最重要的是,寒冷的气候也使得中国的农牧交界线开始南移,给了北境各种战斗民族以跃马南侵的强烈动机,外族入侵和国内灾荒这两个最大的帝国隐患往往同时爆发(请给崇祯脸部一个特写)。

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12世纪的靖康之耻,竺可桢先生曾经系统地整理过中国历史的气温变动曲线,12世纪上半叶正好是气温急剧转冷的时期,冷到什么程度?太湖全部冰封,那冰面厚的能在上边通车,特别靖康元年那年冬天,开封城暴雪不止,守城的士兵冻得拉不开弓,拿不住兵器,还有被冻僵倒地的,而极寒往往是北境蛮族的天然盟友,以至于后来女真将领在登上开封城楼之后说:“雪势如此,如添二十万新兵。”

气候当然是很多因素共振造成的结果,而其中一个因素就是太阳系各个天体的位置。国家气象局的任振球老师曾经表示,当地球在太阳一侧而其他行星在太阳另一侧时,太阳系的质心会因此偏移150万公里,进而改变地球公转半径。如果这一现象恰好发生在冬季,那造成的一个后果就是冬长夏短,气候严寒,这一现象曾经在1126年发生过,也就是靖康元年,北宋灭亡的前一年。

天体的位置决定王朝的更迭,历史的走向,这或许真的可以算是某种意义上的天命吧。

每念至此,我不禁脑洞大开,北境的山岗上,一个佝偻蹒跚的蛮族巫师走到一匹雄健的黑马蹄前,对马上那壮硕如熊的身影说到:“王,看那血红的天际吧,荧惑也就位了!”那身影听罢默默地伸出手,只见一片晶莹的雪花落在那只巨掌之上,那身影放下手轻轻点头,他身后无数披着兽皮的蛮族勇士站在马背上举起巨斧像疯子一样嘶吼着冲向了远方的长城。
虎皮帽的阴影下,蛮王裂开嘴笑了,他自语说:“冬天来了...”

参考文献:
中国近五千年来气候变迁的初步研究_竺可桢
中国近五千年来气候的异常期及其天文成因_任振球
中国历史地理环境变迁与三次大规模人口迁移的关系研究_汤志诚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历史中似乎真的有“天命”这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