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游戏》S7E07:雪天,雪地,雪花

1:珊莎

现在再看第七季第一集里,珊莎和琼恩关于如何处置安柏家族和卡史塔克家族的争执。你会终于明白一件事:

珊莎一直在考虑南方的敌人,所以她选择赏罚分明。琼恩则在考虑长城以北的敌人,所以他决定联合所有可以联合的人。

所以琼恩会义无反顾地来到长城以北,所以珊莎会坐在临冬城深处,翻阅账本和记录,所以她在所有人关心战争和铁王座时,走在临冬城里,关心他们是否有足够的粮食过冬。

原著一段关于珊莎的预言这样写道。

我梦到一位少女参加宴会,她头发里有紫色的毒蛇,致命的汁液从它们牙齿上滴落。稍后,我又梦到那位少女在冰雪城堡外杀了一个无敌的巨人。

头发里的紫色毒舌,指的很可能是紫色婚礼中毒死乔弗里的毒药。雪城堡可能指的是临冬城,而原著中贝里席家族的纹章,也正是一个巨人的头。小指头的确算是个“无敌的巨人”,在来到临冬城前,他步步为营,一步一步攀向高位,几乎从未失败。

经过了七季的泪水与苦痛,那个被当做人质软禁在君临的少女,现在坐在临冬城主的座位上,坐在她兄弟的身旁,镇定地宣判了这个巨人的死刑。她和自己的姐弟们一起,战胜了南方的敌人。

与小指头的这次斗争中,艾丽娅与珊莎的交流,其实很容易让人困惑。这当然有编剧的责任。而在我的理解里,珊莎让能够保护自己的布蕾妮离开,是在向艾丽娅展示自己的善意和信任。而艾丽娅在一段步步紧逼的质问之后,将匕首还给珊莎,也是通过自己无面人识别谎言的本领,认定珊莎已经不是那个自私的人。

珊莎与艾丽娅站在临冬城上的这个画面,无论是视觉还是情感,都让我觉得美好极了。她们说“我想他”,因为这一切的胜利都比不过奈德、凯特琳、罗柏和瑞肯还在临冬城时的美好。她们重复着奈德曾对他们说过的话,我相信她们再也不会反目成仇。

无论他现在在什么地方,奈德·史塔克都会为你们骄傲。

2:小指头:Only Cat

小指头的死,也再次延续了赫伦堡的诅咒:在河安夫人将这里投降给给泰温·兰尼斯特之后,赫伦堡虽然成为了名义上河间地总督的城堡,最近的8位领主或战时指挥官却都很快死去。

这是前四季的小指头做的事情的一部分:

史坦尼斯默认,瑟曦几个孩子真实生父的线索,是小指头最先暗示给他的。这导致了史坦尼斯在琼恩·艾林死后立即回到了龙石岛,并在劳勃死后就开始准备战争。

由于史坦尼斯和琼恩·艾林关系紧密,也就导致了琼恩艾林对这一事件的调查。

小指头也利用琼恩·艾林想要将儿子罗宾去做史坦尼斯养子这一计划,劝说莱莎·徒利在琼恩·艾林刚刚调查出真相时毒死了他。

小指头也很可能向蓝礼暗示了瑟曦与詹姆的通奸, 这导致蓝礼开始联合提利尔家族,准备用小玫瑰玛格丽取代瑟曦。(蓝礼曾给奈德看过玛格丽的画像,并问奈德她像不像劳勃深爱的莱安娜)

在奈德来到君临后,他开始积极引导奈德调查真相。

他欺骗奈德和凯特琳,声称瓦雷利亚钢匕首是提利昂的。这使得提利昂被凯特琳绑架,并进一步导致詹姆在君临直接与奈德对峙,奈德受伤,詹姆潜逃(在这之前奈德本来已经要离开君临了,但小指头以“琼恩·艾林生前见的最后一个人”为借口,拖延了奈德)。这更进一步地导致了詹姆最终加入泰温的军队,进而被罗柏生擒。

在奈德决定宣布乔弗里没有合法性后,小指头以买通都城守卫队,支持奈德为借口,最终出卖了奈德。

瑟曦在卷五游街时回忆,她本不准备杀死奈德,也回忆到奈德被关押期间小指头提议自己迎娶珊莎。这让很多人怀疑,乔弗里出尔反尔决定斩首奈德,是因为小指头的建议。

可以说五王之战,是小指头在互相交错的复杂网络中精致而耐心地牵引,一手策划的。

到了五王之战期间,他和凯特琳协商,使得凯特琳犯下了她一生第二个重大错误:放詹姆离开,以换取自己的“两个”女儿。

蓝礼死后,小指头劝说提利尔家族与泰温联合,并且在黑水河之战中让百花骑士洛拉斯(书中是洛拉斯的哥哥加兰)穿上蓝礼的衣服,让史坦尼斯的士兵以为蓝礼死而复生,吓得魂飞魄散。

之后,小指头向泰温通风报信,一手阻碍了提利尔家族迎娶珊莎的计划。

另一方面,他又与荆棘女王联手,毒杀了乔弗里,并且嫁祸给了他在后来开始决心除掉的提利昂。

在紫色婚礼开始前,他特地从厄索斯请来了那些侏儒艺人,好让他们羞辱提利昂

彼时已经是赫伦堡主人的他,在紫色婚礼前离开了君临,迎娶并杀死了莱莎徒利。从而同时成了名义上河间的主人,和谷地实际的控制着。

而这一季小指头做了什么呢?

为了栽赃珊莎,他故意让艾莉亚发现自己从学士那里要来一封信,然后故意让艾丽娅听到他告诉学士的:“Lady Sansa 感谢你”。

只要艾莉亚将她听到的这一句话告诉珊莎,珊莎否认并叫来学士对质,他的阴谋就会轻而易举地穿帮。

我们固然可以将这一切总结成他来到耿直的北方的水土不服,就像奈德来到君临一样不适应。也可以解释他就像任何人一样,不会相信布兰真的有知晓一切的本领。即使他发现布兰知道那句“混乱是阶梯”,也只会误以为这是瓦里斯告诉布兰的。

但这一切都无法解释小指头自由落体一般跌落的智商。让所有的事情充满合理性,同时又在意料之外。这是编剧很难在短时间内做好的地方,也是马丁做的最好的地方,但我想也是折磨马丁,让他迟迟不能完成卷六的地方。

在将莱莎·艾林推下月门之前,培提尔·贝里席说自己只爱过一个人,换来莱莎的幸福的笑。然后他说“Only Cat”,莱莎笑容凝固,被他一把推下。(电视剧中把这句话改成了“Your sister”)

Only Cat,唯有凯特,他只爱过凯特琳,和像极了她的珊莎。但 Only Cat,也只有凯特琳和莱莎,会一再相信他的花言巧语。

再见了贝里席大人,她不是你惹得起的女孩。

3:长城

我不觉得托蒙德和贝里·唐德利恩死在了长城,因为如果他们一定要在这一季里死去,至少让其中一个人在上一集里死去会更壮烈。

何况托蒙德作为我们唯一熟知的野人角色,也应该会作为这一势力的代表活下去。我也在上一集的观后感中也说到过,“闪电大王”贝里更可能为了琼恩而死。

异鬼终于越过了长城,这个屹立了几千年,阻挡了他们的脚步,也阻挡了他们的魔法的屏障。比起上一季里结尾时丹妮浩浩荡荡的船队,穿过长城的异鬼大军显得压抑无比。

我在第四集观后感里说的,他们不会从冰封的海上绕过长城,没骗你们吧。

如果说让长城倒塌的唯一方式,是尸鬼巨龙喷出的“火焰”,那么上一集里所发生的,究竟是夜王等待了几千年终于等来的结果,还是他设下的一个圈套呢?

夜王已经活了几千年,他也能入侵布兰穿越时的“梦境”,也许他和布兰一样,同样能看得到未来。我相信,他与布兰的“斗法”还会继续。

我很喜欢剧集在制作这一集韦赛利昂的特效时,所做出的选择。夜王的韦赛利昂在飞行时没有生命力,凌厉而恐怖,如果能不发出声音的话,也许会更加惊悚。

另外,琼恩绝对是个乌鸦嘴:


4:每个角色都有自己的瞬间

这一集里,有太多微小的,一不留心就会被遗忘的角色细节。比如波德见到瓦里斯时的微微点头致意,和布蕾妮与詹姆对视的样子。

当尸鬼从箱子里爬出,所有人都在退缩或者发呆的时候,科学怪人科本老师兴奋地从椅子上站起,上前观察。没有什么比这一幕更科本了。

当桑铎看见人人都畏惧的僵尸魔山,他不仅没有退缩,反而像看到了什么稀奇的不得了的事情一样凑上前去。当他说“这不是你的结局,哥哥。你知道什么在等着你,你一直知道”的时候,我似乎看得到他眼里的烈火,听得到在未来的某一天,他与魔山的剑碰撞在一起的声音。

而当桑铎与布蕾妮对话时,他们则有点一笑泯恩仇的意思。艾丽娅像个他们都关心和在乎的孩子,他们自己则像一对离婚的父母,为怎么保护这个孩子争论不休。却也欣慰地感慨,这个孩子终于长大了。

攸伦假装胆怯而离开,这也完全是典型攸伦的利己和冷漠作风,让人完全看不出来他在演戏。

5:艾莉亚:暗黑姐妹

下一季,艾莉亚终于能与正在赶往临冬城的琼恩相见了。在书中,琼恩在他们分别时说:

殊途不见得不能同归,谁知道将来怎么样呢?
Different roads sometimes lead to the same castle. Who knows?

他们真的殊途同归了,而琼恩说的那个“same castle”,竟然是他们的家。

第六集里剧集引入了一个新的设定:杀死一个异鬼,所有被他复活的尸鬼都会死去。而因为所有异鬼都是夜王从婴儿转化来的,所以角色们也提到,如果杀死夜王,他们就会赢得这场与死亡的战争。

而这种“斩首”行动交给艾莉亚这样的刺客去完成,听上去再合适不过了,而她现在正好有一把瓦雷利亚钢匕首。

在原著中,艾莉亚也有可能从布兰那里获得一件瓦雷利亚钢兵器。而这件兵器也许会是失传已久的瓦雷利亚钢剑“暗黑姐妹”。虽然在《冰与火之歌》的故事开始后,“暗黑姐妹”这把剑从未出现,但它的最后一任持有者布林登·河文,正是后来的“三眼乌鸦”。

如果三眼乌鸦带着这把剑来到长城以北,那么布兰很有可能在离开他的洞穴的时候也带着“暗黑姐妹”一起离开。

第四集当布兰将匕首交给艾莉亚时,眼神闪过了一丝不安。能看到未来的他,也许已经看到艾莉亚拿着这把匕首,做出冷血或者危险的事情。

“暗黑姐妹”这把剑的名字,也像是为现在的艾莉亚量身订做的。

6:瑟曦

在龙穴的谈判开始之前,波德与波隆以“去酒馆喝酒”提前离开,这是其实因为扮演波隆的 Jerome Flynn 与扮演瑟曦的 Lena Heady 曾经是一对恋人,两人分手之后互相无法容忍对方,因此在他们的合同中,就有不与对方同场出现的条款。

第五季开头的五分钟里,巫姬预言了瑟曦之后的命运:她不会嫁给王子,她会嫁给国王。她会有三个孩子,但他们都会死去。她会被一个更年轻美丽的 Queen 取代,书中还有一句预言提到:她也会死于“弟弟”之手。

乔弗里死后,瑟曦一直在试图避免预言中她的命运。她想要从多恩接回弥赛拉,好保护她不让她死去,她联合大麻雀将玛格丽·提利尔囚禁,以避免小玫瑰成为那个更年轻美丽的 Queen,她也曾想要置提利昂于死地,这样她就不会死于这个弟弟之手。

在三个孩子相继死去,更年轻美丽的丹妮势不可挡之际,瑟曦再度怀孕,对她来说意义非凡。因为如果她能生下第四个孩子,那么她就能战胜预言里她的命运。

这一季的瑟曦,除了她一贯的疯狂,不但更加狠毒,也更有谋略。她几乎赢了和提利昂的每一次交手。她简直在自己一生最好的时刻。可当她和提利昂坐下时,Lena Heady 却依然完美地刻画了她刻骨的孤独和悲哀。

所以这个孩子才是她最重要的人,所在那一瞬间,我真的觉得她会让魔山杀死詹姆。

6:詹姆

为了拯救君临的百姓,詹姆不惜背上一生“弑君者”的骂名。为了瑟曦,他不惜将一个孩子推下塔楼。甚至在这一集,他也在瑟曦第一次转身离去时准备好了与布蕾妮为敌战斗。但事实证明,瑟曦从来不理解他。

相反,布蕾妮懂得詹姆,最看重忠诚的她真诚而愤怒地告诉詹姆:f**k loyalty,在生者与亡灵的战争面前,忠诚不重要。

因为布蕾妮信任詹姆会做出正确的选择,就像他上次选择放弃忠诚,从背后杀死疯王那样。布蕾妮也是唯一一个认为詹姆有骑士精神的人。

这种理解和信任,都是瑟曦做不到的。那句说给瑟曦的 “I don't believe you”,简直太决绝了。

雪花飘落在詹姆手套上,接着在飘落在整个君临的每个角落,那一幕简直美极了,也伤感极了。

君临的雪,也是丹妮莉丝曾在不朽神殿之中看到的幻象。

7:席恩:润物无声的配角 MVP

席恩·葛雷乔伊在这一季没有太多的故事线,但他的演员 Alfie Allen 用犹豫、不安的眼神和肢体动作,成功地演绎了这个角色。

虽然故事里的每个人物都有发展变化,但只有席恩和第一季对比起来时,完全像是另一个人。制片人之一的 Bryan Cogman 说:Alfie Allen 是我们的秘密武器。

雅拉曾冒着生命危险去营救席恩,那时还是“臭佬”的他却拒绝被拯救,这次他现在终于要去营救雅拉了,即使别人一次又一次地将他打倒,他依然坚定。就像琼恩说的,他们都收到了奈德的影响。

令人有些不满的是,在席恩与铁民的打斗中,编剧们依然在不厌其烦地写着“太监笑话”,席恩的超能力竟然是不怕被踢裤裆,甚至是铁裆功,实在是一种不切实际的恶俗。

8:提利昂:一个令人不安的可能

整集里最让我不安的,不是夜王和呼啸的韦赛利昂,而是提利昂孤独的身影。

在马丁20年前关于《冰与火之歌》最初的计划里,很多故事线都有和现在完全不同的发展,比如珊莎会生下乔弗里的孩子,又比如:

琼恩会与艾莉亚坠入爱河;

詹姆会杀死自己的孩子,坐上铁王座,成为人类角色中的最大反派

提利昂会在在离开君临后与史塔克们会和,与詹姆为敌;

但提利昂也爱上了艾莉亚,并因此与琼恩成为死敌。

我们不知道,编剧在这一幕的安排,究竟是在向马丁最初的计划致敬,还是在为琼恩和提利昂因为丹妮的冲突埋下伏笔。

书中丹妮莉丝的预言里,的确还有一次“为了爱”的背叛。提利昂在 S6E10中与丹妮的一场戏,也让很多观众都发私信和评论问我提利昂是不是对丹妮有爱意。

编剧也曾说过,马丁透露给了他们三个瞠目结舌的剧情转折,我们已经知道前两个是席琳被烧死,和阿多名字的来源。第三个会是韦赛利昂的死,还是比这更让人惊讶的转折呢?

当然,这个理论很可能不会成为现实。既然这些最初的计划已经被大大方方地公开,那么它们大概已经不在马丁后来的大纲之内。毕竟詹姆已经在自我的救赎中成为了全剧最饱满的角色,我相信,也希望提利昂不会变成一个为了爱而选择背叛的人。

9:丹妮莉丝:用生命交换生命

继上一集提利昂提及丹妮不能怀孕之后,丹妮莉丝再次提到了这一点。

在卓戈被变成植物人后,丹妮莉丝质问弥丽·马兹·笃尔,她的丈夫何时能真正醒来,书中的弥丽·马兹·笃尔回答道:

等太阳从西边升起,在东边落下,等海水干枯,等山脉像枯叶一样随风飘落。等您的子宫再度胎动,您再次怀了孩子。

弥丽·马兹·笃尔将丹妮怀孕与看似不可能的三件事并列,似乎诅咒丹妮永远不能怀孕,然而现在,这三件事情在书中其实都已经发生了。

从西边来的太阳,可能是多恩的昆廷·马泰尔。马泰尔家族的族徽就是一个被长戟穿过的太阳。而昆廷也的确从西边的多恩出发,来到东方的弥林向丹妮提亲。他在试图接近地牢里的两只龙时被烧死,正应了“在东边落下”。

“多斯拉克海”是一片大草原,原著关于丹妮的最后一个章节中,她看到草原的草开始枯黄,这可能对应了“海水干枯”,她在第六季带着所有多斯拉克人离开多斯拉克海,也是海水干枯的一种可能解释。

这一集里在韦赛利昂蓝色的火焰中倒塌的长城,很可能是所谓的“山脉”。弥林的金字塔在书中也已经倒塌,而原因正是“风吹团”试图偷走两只龙的行动,也可以对应这一句诅咒。

弥丽·马兹·笃尔也对丹妮莉丝说过:唯有死亡方能换取生命。

如果丹妮最终怀孕,那么这个孩子的生命,会是另一个孩子韦赛利昂的生命换来的吗?

10:琼恩:冰与火之歌

拿着火把和尸鬼的手讲解“如何杀死尸鬼”的琼恩,有点像中学化学老师在做实验。

雷加·坦格利安(他的演员太像韦赛里斯那个混蛋,让我顿时没了好感)是个痴迷于预言的人,他曾以为自己是预言中的王子,此后他又觉得自己与伊莉亚·马泰尔的儿子才是。这个在君临沦陷时被认为死于魔山手下的男孩,在书中的名字也是伊耿。

他就是预言中的王子,他的歌就是冰与火之歌。

雷加也笃信“龙有三个头”,因此他觉得自己还应该再生下一个孩子。但已经为他生下两个孩子的伊莉亚·马泰尔在第二胎时就差点死去,被学士认为不能再生育了。

赫伦堡比武大会上,雷加遇到了莱安娜·史塔克,也许从那时起他就认定这个来自北方的女孩会和他生下龙的第三个头,而这个孩子会是冰与火之歌。于是他选择将象征“爱与美的皇后”的王冠献给了莱安娜,并和她在不久之后选择私奔。

上一季,当奈德来到极乐塔下时,他问御林护卫,也是雷加最好的朋友“佛晓神剑”亚瑟·戴恩,为什么不在三叉戟河之役上保护他们的王子雷加。

亚瑟·戴恩的回答是:王子希望他们在这里。

雷加对预言的痴迷近乎疯狂,为了预言,他像一个“渣男”一样休掉了结发妻子伊莉亚,为了预言,他让莱安娜留在国土最南端的多恩,为了预言,他也愿意让七大王国最不可战胜的骑士保护自己的孩子,将自己置于危险之中,并最终为此丧命。

就像大灰狠在关于冰与火的机核电台里提到的,类似于雷加与布林登·河文(后来的三眼乌鸦)这样的人,都天生有一种天将降大任于自己的使命感,为此做出了在别人看来疯狂、愚蠢或是徒劳的事情,但这些事情累积在一起产生的蝴蝶效应般的变化,却成了拯救这个世界的中重要元素。

贴一个去年翻译的视频:所有被这场爱情改变和毁掉的人生。

在原著中,瓦里斯后来声称自己在君临沦陷之前掉包了伊耿,所以他没有死于魔山的手下,而是化名小格里芬在厄索斯大陆成长。卷五结束时,他已经带着黄金团在维斯特洛登陆,并拿下了风暴地几座城堡。

很多读者都认为,剧中与丹妮联盟的多恩,会在原著中向伊耿称臣,朗亲王的儿子死在了弥林可能会是其中的催化剂。而小格里芬可能也不是真的伊耿,而是黑火家族(一个坦格利安的分支家族)的成员。这一切都是瓦里斯的阴谋。

剧集也通过瑟曦、铁金库和攸伦,再次引入黄金团这条故事线,并让在原著中不可能叫伊耿的琼恩成了伊耿,还带回了理论上有可能成为风暴地继承人的詹德利。这也许意味着,下一季中黄金团的故事线会对主线产生不小的影响。

这一集,面对所有人的近乎指责的质疑,琼恩说:

当所有人都开始进行虚伪的承诺,他们的话也会变得一文不值,再也不会有真诚的答案,只会有更好的谎言。

这个一生都以为自己是私生子的王子,比任何一个人都有更高贵的心。

不管你是不是他的孩子,琼恩·雪诺,奈德·史塔克都会为你骄傲。

来源:圣狗子 微信号:ishenggouzi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权力的游戏》S7E07:雪天,雪地,雪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