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用1分18秒劫了家银行,警方顺着一双运动鞋查了五年

大家好,我是徐浪。

那天在知乎上看见一很有趣的问题——有没有“完美犯罪”的真实案例?

当然有,在我看来,英国的开膛手杰克、美国的十二宫杀手、韩国的华城连环奸杀案(杀人回忆的原型事件)等许多真实的悬案,都算是“完美”犯罪。

我觉得“完美”犯罪起码可以分四种:

一、明知道就是他做的,也有许多蛛丝马迹指向他,但就是没有能定罪的直接证据。

二、被凶手误导,误认为凶手是其他人,或者以为受害者是自杀。

三、完全找不到凶手。

四、警方没有立案,甚至没有人察觉到罪案发生了。

为了回答这问题,我整理了一个关于第三种“完美”犯罪的故事,因为希望公众号上的读者也能看见,所以同步发出来,算是给你们一个彩蛋。

2001年3月13日中午12点,香港梨木树警署收到市民投诉,大厦里有人噪音扰民。警署派警员到场调查,并没听到噪音,打电话找报警者但没人接听。

3月14日,第二天中午12点,又有人打电话到警署投诉,石围角邨有噪音扰民。警署派警员梁成恩到场调查。

梁成恩这一去,就再也没回来。

12点30分,警署收到报案,这次是石围角邨有人听到枪声。

他们迅速派人到场,发现梁成恩被人枪击,子弹从天灵盖射入,送院后死亡;除此之外,还有一件事令他们十分焦虑——梁成恩的警枪和快速上弹器(有6颗子弹)也不见了。

警枪

快速上弹器

《南方都市报》在2014年的一篇稿子里披露,香港街头巡逻的警察,配枪里是真有子弹的,一般上膛的弹夹里有6颗,另外随身携带6颗,一共12颗。

也就是说,凶手一共抢了12颗子弹。

警方怀疑凶手还留在大厦内,迅速封锁了整栋大厦,每个出来的人都要双手抱头接受检查,但最后也没找到凶手。

梁成恩一共中了五枪,而凶手在现场留下的线索,只有一个口罩。

警方追查口罩来源,发现这玩意满街都能买到,根本没法确定从哪买的。而当时报警者所留的住宅地址,也根本没人住。

他们事后分析,整个犯案过程都是事先计划好的,而且凶手很熟悉警队,有可能是警署内部或梁成恩的熟人所为。

首先,凶手报假警,打的是警署的内部电话,没有录音功能;其次,值日室警员当时按照当值表,只通知了一个警员去处理投诉;最后,凶手用噪音扰民的借口引警员上楼调查,有心算无心进行偷袭,抢枪杀人。

这件案子当年在香港非常轰动。

香港警方几乎用尽了所有手段进行调查。

他们找了1160间卖口罩的店,甚至找内地公安帮忙调查,可还是找不到口罩来源。

他们跟梁成恩身边的350多人(同学、同僚、朋友)聊过,调查梁成恩的背景,却一无所获。

他们还拿走了案发地点的闭路电视,调查凶手逃跑路线,几乎翻转整个香港,仍然找不到凶手。

这次案件,就是一次“完美”犯罪。

过了大半年,案子渐渐平息,凶手似乎就这样逍遥法外了。这时,第二件案子发生了。

2001年12月5日中午12点10分31秒,香港丽城广场,有人闯进恒生银行打劫。

丽城广场恒生银行

打劫者戴黑头套,穿红衣服,拿一支左轮手枪,威胁银行职员把钱拿出来。

银行录像拍下了打劫者的形象

银行守卫想反抗,举起霰弹枪与打劫者对峙:“做咩事?唔好乱黎!(干什么?不要乱来!)”

打劫者大喊:“放低枪!(把枪放下!)”,接着连开两枪打倒了守卫。

这期间,银行职员偷偷按了警铃。

打劫者站上柜台,想爬过玻璃,却发现守卫还没死,举起霰弹枪想瞄准他。打劫者跳下柜台,走到守卫身后,将他按倒在地,瞄准其后颈近距离再开一枪,守卫死亡。


警方和救护车后来赶到现场

紧接着,打劫者爬过玻璃,抢走近50万港币和1091美元后,迅速逃离。

12点11分49秒,打劫者逃离银行。

整个过程,只用了1分18秒,堪称教科书式抢劫示范。

警方经过来福线测试,发现打劫者所用的左轮手枪,正是被杀警员梁成恩丢失的警枪!

用杀警察抢来的警枪打劫银行,香港警方的脸被打的啪啪响。

银行监控拍下了打劫过程,打劫者是左撇子,左手持枪。

虽然戴着头套,但警方还是请专业人士通过面部轮廓素描出了凶手的样貌,向全港市民通缉。恒生银行还开出了100万港币悬赏——可惜我当时还小,不然肯定动身前往香港。

警方专家素描,打劫者有“兜风耳”特征

现场还找到了一个鞋印,查证之后发现是27号半(日本尺码)的美津浓运动鞋。这款鞋在香港一共卖了800对,其中130对是27号半尺码。

重点是,这款鞋可以在警队内部进行购买。

内部人犯案的可能加大了。

警方在内部刊物《警声》上发公告,说买了这款鞋子的警员可以用旧鞋换300元赠券。

最后来换券的12名警员,调查后发现都不是凶手。

从2001年到2006年,有组织罪案及三合会调查科(就是港片里常说的“O记”)在警队秘密进行大规模调查。O记每天向3名警务人员问话,一共调查了3667人,可惜毫无进展。

第二次出手,同样是“完美”犯罪。

之后,是五年的沉寂期。

凶手这段时间为什么没再犯案,没人知道。有人猜,可能他有犯案,只是没用警枪,所以案子没联系在一起。

2006年,凶手再次犯案,这次他选择了在行人隧道动手。

行人隧道

这条隧道是两个警区巡逻的交界,有多个出入口,晚上人很少,且当时没安装闭路电视。隧道里有个签到本,值班警员巡逻经过时都得签个名。

凶手摸清了警员巡逻签到的时间表,然后选了在凌晨动手。

动手之前,他把隧道里的凸面镜都偷偷移动了位置,令到警员在隧道里没法看到转角的楼梯,而凶手就埋伏在那里。

隧道角落

3月17日凌晨1点12分,香港柯士甸道行人隧道,警员冼家强和曾国恒巡逻签到后准备离开。在转角楼梯处,忽然出现一个可疑人物——正是戴着假发的凶手。

冼家强刚想开口盘问,凶手突然从包里掏出手枪,“砰砰”两枪打中冼家强头部。

冼家强向后倒去,撞倒了跟在身后的曾国恒。

凶手紧接着又是一枪,正中曾国恒头部。

冼家强虽然头部中枪,但没有死,连开两枪还击。子弹虽然没打中凶手,但打掉了他的手枪。

凶手上前一把抓住冼家强的手,把枪口掰向冼家强——就像电影的常用片段一样,两个人掰着手腕,拼命把枪口指向对方。

更戏剧性的一刻,就在这时发生。

没等两人分出胜负,同样头部中枪但没死去的曾国恒,移动到两人旁边,对凶手连开5枪,将他干掉了。

后来我问过一个学医的朋友,他说即使子弹击中人的头部,中弹者也会有30秒到1分钟的反应时间。曾国恒就是在中弹后连开5枪,还呼叫了增援后才死去。

当时的情景;不得不佩服香港媒体,这都能拍到

警察和救护车很快赶到现场,凶手和曾国恒送院后被确认死亡,只有冼家强最终生还,但康复后身体仍留有后遗症,最后更是患上了创伤后压力症候群。

凶手伏诛后,香港警方通过凶手身上的个人证件,发现这个通缉要犯、“完美”犯罪的幕后真凶,果真是警察内部人员。

凶手叫徐步高,出生在福建,但很小就移民到了香港。中学时,徐步高是个胖子,常常受人欺负,课余时间开始自己练跆拳道。

毕业后,徐步高干了几年金融,收入不高,因为帮人炒股还赔了不少钱。之后他出国流浪,在希腊做过洗碗工。

1993年,徐步高回到香港,考入警队。他在警队表现十分优秀,左右手均能开枪,且打靶时枪枪中头。除此之外,他还在笔试中考到第二,接受过《警声》的采访。

最右:徐步高

可是,徐步高几次升职面试都被刷了下来,因为长官觉得他有“性格缺陷”。

1998年他去租婚纱,跟老板争吵,接着婚纱公司就收到恐吓;这件事虽然和解了,但徐步高有了不良记录,可能就是这个不良记录,成为了他升职上的障碍。

徐步高一直想升职,但总是受挫。

工作上受到打击后,他的生活也变成了一团乱麻。

花上百万买楼,结果一转头楼价就跌了;去炒股,赔得血本无归;跟老婆也不和,于是出去嫖妓包小三。

所有这些情绪累积起来,徐步高最终选择进行了两起“完美”犯罪,以此证明自己的能力,以此证明长官不提拔他是有眼无珠。

回头看,银行劫案后的素描已经接近徐步高的样子,但因为警方记录徐步高是右手射击,且个人照片看不出“兜风耳”特征,所以他一直没被怀疑。

对比

后来,香港媒体在报道中称徐步高为“魔警”。(有不少人分析认为,徐步高有“心魔”,即“精神分裂”。)

这几件案件最后都被搬上了银幕。

杜琪峰拍了《神探》,里面林家栋杀死同僚抢枪、结尾三个警察开枪互轰都有徐步高案件的影子。

《神探》

林超贤拍了《魔警》,在现实案件的基础上进行虚构发挥,探寻“魔警”徐步高犯下连串大案的深层原因。

《魔警》

除了“精神分裂”,徐步高身上还有些谜团至今仍没解开——被抢走的快速上弹器一直没找到,有人根据隧道枪击案的现场状况分析,当时有第4个人在场……

不过,徐步高已经死去,谜团恐怕永远也无法解开。

至于他有没有做过其它类型的“完美”犯罪案子,就更不得而知了。

来源:魔宙 微信号:mzmojo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他用1分18秒劫了家银行,警方顺着一双运动鞋查了五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