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连武侠小说里,也是写材料的最苦逼

文/六神磊磊

有人问过一个问题:金庸小说里,什么人最苦逼?

今天没稿子,正好回答一下:写材料的。

写材料这种活儿,在公司里叫做做文案的。不管称呼怎么变,总而言之就是一个苦。但凡到一个处室,你就问问谁是写材料的,谁写材料的谁就是最苦。

金庸小说里也一样。你别看是武打小说,讲的都是几百年前的事,照样是写材料的最苦。

我举个例子——《射雕》里给成吉思汗写材料的。

这位老同志年纪很大了,职务叫做“书记”。注意,此书记非彼书记,可不像我们今天,是最牛的岗位,这是我们后来跟着俄国老大哥学的。《射雕》里的书记可真是鞍前马后办事的。

成吉思汗要写封信,是一封战书,给花剌子模的。作为笔杆子的老同志很敬业,立刻拿一大张羊皮纸,满满写了一大篇,跪在地上念给领导听:

“上天立朕为各族大汗,拓地万里,灭国无数,自古德业之隆,未有如朕者。朕雷霆一击,汝能当乎……”

表扬了自己,威慑了敌人,政治很正确,没什么大问题,对不对?

可是成吉思汗呢?“飞起一脚,将那白胡子书记踢了个筋斗”。

踢完了还骂:“你跟谁写信?老子跟这狗王用得着这么罗唆?”提起马鞭,夹头夹脑劈了他十几鞭。

可怜人家一把年纪,又被飞脚,又被抽鞭子。人家犯什么错了呢,说白了就是没有揣摩准领导的心意。领导要的就是六个字:

“你要战,便作战!”

文员同志简直冤死,只要六个字,你早不说?眼睁睁看俺一大篇材料写完才说啊?

六个字的战书,是很牛逼,是很威风,可是要知道,只有主子才有装逼的资格呀,人家只是小文员,不能替你装逼呀。

小文员的职责不是搞创新,而是兢兢业业因循旧例。惯常是1000字的材料,他只能写1000字嘛。要是他都有权搞创新,要你做什么呢?

每当读到这一段,我都庆幸自己不用给人写材料,现在想写6个字就6个字,想写1000字就1000字,谁特么也管不了。

老文员这事儿还没完,领导成吉思汗很快又要他写材料了,这一次是写信,请丘处机道长来搞讲座。

老同志下笔前“想了良久”。为什么想这么久?在斟酌啊,在考虑啊,要揣摩领导意图啊。最后他决定,吸取上次教训,写个短的:“朕有事,便即来!”

结果又搞错了,成吉思汗“一听大怒,挥鞭又打”。原来领导这次是要长的。

可怜的老同志“伏在地下”,埋头写了长长一大篇,什么“天厌中原骄华大极之性,朕局北野嗜欲莫生之情……”“南连赵宋,北接回纥,东夏西夷,悉称臣佐……”真是洋洋洒洒。

写到中间还不放心,抬头问道:“够长了么?”

这一抬头、一问,真是传神极了,让我仿佛看到了各个战线上无数战战兢兢、勤勤恳恳、犹犹豫豫的文案狗的身影。

最后又加写了好几百字,领导成吉思汗终于满意了,“赏了那书记五两黄金”。

大家可要明白,这五两黄金,其实不是成吉思汗赏的,是金庸赏的,是金庸想消解一下这段故事的戾气,扭转一下成吉思汗的形象,也顺便给苦逼的写材料的老同志一点补偿。

负责任地告诉大家,在办公室里,写材料的同志要想一个材料写出领导五两黄金,大概和张无忌掉下山崖没摔死还从大猿猴肚子里找到《九阳真经》的几率差不多。

最后,写材料还有一种苦,用金庸的话说,叫做“俏媚眼做给瞎子”看。

《鹿鼎记》里,有一个师爷帮韦小宝写情书,写给罗刹国的苏菲亚公主。

师爷的水平那是真高,笔头那是真稳,事事考虑周到。比如把贬义的“罗刹国”改成“鄂罗斯”;担心“苏菲”“索菲”之类不妥,怕“菲”有芳草菲菲的意思,像是暗指公主体毛多,于是改成“苏飞霞”,既合了“落霞与孤鹜齐飞”的典故,又有“飞霞扑面”之美。

师爷还信封上又写上两行字:“夫和戎狄,国之福也。如乐之和,无所不谐,请与子乐之。”心想这是《左传》中的话,一语双关,用得极妙。

可问题是:你很有水平,领导没水平,怎么办?

师爷用心写了这一大通,引经据典,巧妙双关,可是韦小宝完全看不出人家的好。书上说,韦大人看师爷在封套正反面都写满了字,说“够了,够了……写得很好。”

写满了就是好了,心思白花了,师爷大概一口血差点没吐出来。

说到底,领导的水平决定文案的水平。陈近南做领导,文案的水平就会高一点;韦小宝做领导,文案的水平就会粗鄙一点,最后满纸十八摸也有可能。天地会一共十个堂,韦小宝当领导的青木堂的文案一定是最没法看的。

当然,跟着韦小宝做文案,也有好处:因为他对材料没有要求。你写成什么鬼,他都无所谓。

怕就怕他认识了那些大名士之后,比如什么顾炎武啊,查伊璜啊,吕留良啊,羡慕人家的文采风流,对材料也要求起来:能不能写成顾先生那样啊?能不能写成吕先生那样啊?

那文案可就日了狗了,每天改到死,你总不能对韦大人 you can you up,no can no bibi吧!

来源:六神磊磊读金庸 微信号:dujinyong6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就连武侠小说里,也是写材料的最苦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