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假装在生活”作者:实在没有别的题可写了

“刷爆朋友圈”《北京,有2000万人在假装生活》作者“张五毛”张国臣向《錄音筆》表示,最初只想表达自己在北京的感受。对于所写文章成爆款,张国臣回应,很多人可能过于敏感。

许多网友对该文表示有同感,也有不少微博大V和微信公号发布反驳的观点和文章。

假装生活只是一种夸张、戏虐的说法

錄音筆:为什么写这个文章?

张国臣:我真没有刻意地选择一个选题,是因为这些天实在没有别的题材可写了,我在北京呆了11年,对北京有很多感触,是我的切身感悟。

錄音筆:这篇文章一开始最想表达什么?

张国臣:我想表达的思想就是,所有在这个城市里生活的人,其实都很累,很疲惫,而且生活得不从容,没有真实地享受到该有的美好。

錄音筆:为什么说是假装在生活?你是这样的?

张国臣:假装生活只是一种夸张、戏虐的说法,实际上我们在北京生活的不都是在真实地生活吗,我所谓的假装生活是没有我们渴望的生活或者说是正常的生活所应该有的那么美好而已,我们的生活不够从容,我们的生活也不够美好。

錄音筆:什么是从容、美好的生活?

张国臣:我觉得美好的生活就是那种春暖花开,面朝大海,就是每一个人渴望的生活。有一部分取决于经济条件,但不局限于经济条件,有的小城市的人可以达到。

錄音筆:你对“假装在生活”怎么定义?

张国臣:“假装在生活”是指假装幸福的在生活。“假装在生活”不是一种行为的定义,而是一种状态的描述。这种状态有点像朋友圈里男男女女,让我们看到的永远都是想让我们看到的,而真实的他只有自己以及身处同样的生活环境的人才知道。我理解的真实生活应该是从容的,有滋有味的。之所以说北京有2000万人假装在生活,是因为这个城市发展到今天,已经超越了一个普通城市所能提供的生活功能,北京承载了太多的东西,甚至是一种超载。而这种城市超载的压力会传导给绝大多数生活在这个城市的人们,让他们的生活变成一种生存,却仍不得不装着依然保有生活的惬意与随心。

没有刻意去挑逗谁的情绪

錄音筆:你怎么看待朋友圈里“疯转”?

张国臣:情绪。我个人认为可能是这篇文章触动了很多人的情绪,而不是这篇文章确实写得好,在我写的所有文章里,这篇算是比较差的,因为中心、逻辑都不是很清楚。

錄音筆:你怎么看待反驳你的文章呢?

张国臣:我看了大概一两篇,具体的名字也没记住。我看的怼我的文章首先有点文不对题,因为我全文没有对北京有任何的偏见,从内心里,也没有对北京人,或者是外地人有什么偏见,我用11年时间差不多已经融入了这个城市,但是很多人可能过于敏感。认真看全文的话,能发现我没有批评北京,只是在尽可能客观地陈述我的感受和看法。

錄音筆:有人说你在挑逗公众的情绪?

张国臣:别人非得要这么说,我能怎么办?虽然我做过网络编辑,了解如何去炮制一篇能火的文章以及标题党,这些技巧我都是明白,但从骨子里我认为我是个文人,我没有刻意地去用这些技巧,我的文章还是尽可能地表达相对理性的观点,没有刻意地去挑逗谁的情绪。

文章最大的痛点

錄音筆:这篇文章给你的号涨粉多少?

张国臣:现在应该是十万。

錄音筆:当时预料的反响是什么样呢?

张国臣:没想,我只是好多天没有更新了,只是觉得应该写一篇文章更新下。阅读量也没在意料之内。没有人可以意料到自己能写一篇730多万,甚至于一千万流量的文章,我自己做过网络编辑很多年,但是这个东西还是不可预测的。

錄音筆:你觉得这款爆款文要具备哪些因素?

张国臣:我干自媒体一个多月,之前的阅读量稳定在一万以下。地域性的爆款文需要对一个地域很深刻的了解,以及很好的文笔,抓人痛点也算。这篇文章最大的痛点是很多在北京生活的人,在我的文章里能感受到我想表达的生活不容易,老北京人、新北京人应该都会认同,但是我不知道为什么最后变成了老北京人、新北京人的开撕。

錄音筆:大家说你像男版咪蒙,你怎么看?

张国臣:我没什么意见,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意见。可能在某一篇或者两篇上会像,但我以后肯定不会写成咪蒙那个风格。

錄音筆:什么风格?

张国臣:不便评价。我不评价所有的自媒体同行,靠自己的能力往上走,不去踩别人,每个人都不容易。

文/邱慧

来源:新浪博客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对话“假装在生活”作者:实在没有别的题可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