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躲避地铁色狼,我贷款买了一辆车

北京通州的公交上,一名女子因反抗咸猪手被歹徒刺伤,而在几天前,警方集中打击地铁色狼,一个叫顶族的人群也浮出水面。《中国女性安全出行报告》显示,所有针对女性的暴力,包括性骚扰,最常发生的地点是公共交通,占比近三成。公共交通上的性骚扰广泛而隐蔽地存在,而社会和个人都没有足够的重视。

在没有遇到地铁性骚扰之前,我以为自己会很勇敢。一旦遇到这种事情会一个巴掌扇过去,然后骂到变态下车。

但实际上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时,我特别害怕,犹豫着不敢转过身去骂,害怕因为没有证据被打。

后来鼓励了自己好几次,把抓着手机的手放下来,等到他开始碰我的手就一爪子挠过去,转身去吼他,声音都在发抖。

一句话喊得支离破碎,最后是自己大喊着:“你离我远点!”一边往人群里躲,而不是站在那里让他滚。那是一个长相普通的上班族,我到现在还记着那张脸。

@婉颜

夏天我穿的短裤,我记得我坐在靠窗的位置,那个时候上来的人也不是很多,别的地方也有空位置,他一上来一屁股坐了下来,差点坐我大腿上。

我一开始以为自己多心了,后来他开始装睡,不停地往我这边靠,后来我索性站了起来离他远远的,一直站到下车。

因为怕冤枉人,所以当时只是觉得遇到变态了。现在回想起来,他应该是真变态。那个时候我失恋,一个人在南京,辛亏没出什么事情,遇到了也只好算了,换现在的暴脾气我就一个包上去捶他了。

@沐沐

我一个哥们儿在地铁上被大妈摸屁股了,他抓住了那只大老远伸过来的手,大妈还花式装傻。后来去换乘,大妈还跟着,他等了两趟车,大妈才走,他也迟到了。

@博伦

刚来北京的时候,我住在郊区,每天坐十几站地铁去市内上班,早晚高峰,有个扶手已是幸事,如果能坐到座位简直比每月多发一千块钱还开心。对于女孩子都喜欢穿裙子的夏天,我更多的是忧心忡忡,地铁上的咸猪手实在太多了。

夏天的一个早高峰,我穿了一件蓝色超短裤,扶着靠门的栏杆,打着盹,突然感到大腿后面被人摸了一把,紧接着,屁股上也被掐了。我叫了一声,身后人潮涌动,我连转一下头的空间都没有。

这是我第一次遭受到性骚扰,根本不知道怎么办,不敢告诉同事和朋友,无心工作,下班后打车回家。一进门,我赶忙和在上海读研的男友视频,告诉他今天的遭遇。

“你就不应该穿那么少!”

我等到的不是安慰,而是斥责。他说那些被骚扰的女孩子大多是自己不注意。我什么话都没有说,关掉视频,流了一晚上眼泪。

第二天,我和他提了分手。某种程度上说,他就是那些地铁咸猪手的帮凶。

@默默

刚从武警退下来没多长时间,坐公交车。一个二十四五岁的年轻人伸手在旁边一个比他稍小点的女孩的屁股上摸来摸去,女孩先是躲避,又怒目而视,最后大声斥责。

两人发生冲突。我看着那个女孩要吃亏,就赶紧挤过去,一巴掌拍在那男的后脑勺上,“干啥呢?耍流氓的比警察还横!脸冲车窗,两手扶在栏杆上,两腿分开!”

我那一巴掌力量不小,加上声音很有威慑力,那男的明显蒙了,老老实实照我话做。看我的气势和熟练的搜身动作,所有人都把我当警察了。等搜完身,我让司机靠边停车,让他提着裤子,薅着他的脖领子把他拎下车,警告几句就让他走了。

@社区民警

几年前,苏州转乘南京。车站遇到黄牛拉客。推搡当中,对我来回摸胸好几次,语言极其轻佻。开始只是用行李遮挡,后来行李被抢,对方嬉皮笑脸。

打算丢下行李,转身离开的时候,有一个穿着白色衬衫的男士一把搂住我,质问对方为什么调戏他女朋友。我懵,糊里糊涂被他夺回行李,买好车票,送上客车。车启动的时候,他下车,让我以后独自出门的时候,记得不要穿短裙。看着他离开,突然有些后悔怎么没有索要联系方式。现在,一直对白衬衫男士莫名好感。

@M&C

公司在西二旗,早晚高峰的地铁挤得让人怀疑人生。前不久,有天下班特别累,扶在扶手上,我几乎都要睡着了,几乎都感觉不到后面有人在挤我。后来,我牛仔短裤边缘的皮肤感到一些湿,我心里才咯噔一下,意识到自己遇到色狼了。那个男人四十多岁,微秃,背个电脑包。我心里一阵恶心,却不敢发作,只好往一边挪一些,不和他发生接触。刚挪出一点空隙,那个秃顶男又挤过来了。我把包转到了自己臀部的位置,才勉强把他隔开。

下了车后,那个秃顶一直跟在我后面,三四米的样子。我转了一条道,他还在尾随。我当时都要哭了,只好跑动起来,绕回了地铁站。我跟地铁安检的小哥说,请他去看看那个男人,把他抓起来。地铁小哥也很无奈,说岗位离不开。

后来,我基本都会晚一些下班,地铁空一些,或者,就打车回家。同事们都说我太勤奋了,每天加班。

@阿花

两年前,地点长沙。那时候我每天都要搭乘一辆很挤的公车上下班,一次我站在靠后门的栏杆边听音乐,旁边有一个漂亮的小姐姐站在我旁边。

忽然感觉旁边气氛有点异样,我侧头看了一眼,大吃一惊,有一个个子不高精瘦的猥琐男不知什么时候挤到小姐姐的背后,紧贴着小姐姐,鼻尖都伸进小姐姐的长发里,在那嗅着什么。小姐姐没什么反应,但可以看到小姐姐眉头皱起。

那趟公车确实很挤,但也没有挤到这个程度吧。我看了看小姐姐的反应,她确实不认识后面那个猥琐男。于是我一个膝撞打到那男人腿上,瞪了他一眼,头狠狠一摆示意他滚开。那男人先愣愣看我一眼,但可能看到我那一百八十斤横肉也就没说什么挤到别的地方去了。之后我把小姐姐让到比较空旷的位置,小姐姐对我点了点头,之后一路无话。

第二天同一班车同一时间,我又碰到了这个猥琐男,这次他是站在一个小姑娘背后。我离得有点远,但依然挤过去赶走了他。我告诉小姑娘那是一个色狼,一人乘车要注意安全。小姑娘脸红红的对我说谢谢。

其实各位遭遇色狼的姑娘们,如果胆小,可以略微示意周围其他男性,不敢说一定能帮你把人抓住送去公安局什么的,但帮你把色狼赶走还是没问题的,毕竟好人还是很多的。

@卜文彬

2008年一次坐地铁被猥琐男摸,我就贷款买了第一辆车,那个时候北京买车还不需要摇号,从此再也没有坐过地铁和公交,有时候不方便开车,我也会选择自行车或者打车出行。

@郝儿

大二暑假在北京欢乐谷附近超市打工,晚上9点下班需要导趟车才能到家。上车没多久,一个男的夹着公文包坐我旁边,过道上是一对情侣。

公文包男胳膊支在腿上架的很高,随车一晃就碰下我,起初没在意,随着车上拥挤次数越来越多,还问我在哪下车。意识到问题后想起身给别人让座,但我一起身便会碰着他胳膊。

使眼色向那对情侣求助,男生应该看懂了,但是他把女朋友拉到旁边,没过几站下了车。

快要转车也担心下车后被尾随,害怕中定了个闹钟,铃声一响就拿起电话假装接电话,说我还有两站就到,你就在站牌等我吧。在下一站,公文包男下了车。

@Y

清晰地记得是入伏那天。北京5号线的晚高峰特别拥挤,而且空调不足。工作一天后被掏空的我几乎被七手八脚地推了上去。好不容易抢到一个扶手。

为什么会抢到一个扶手,是因为前面的女生没有去握扶手。她戴着铁三角的耳机,短发,穿着一件长到覆盖短裤的白色衬衫。她的双手自然垂在两侧,可能是没有化妆,她的脸色有些苍白,有一种病态的美。

过了一站又涌上来很多人,把我推得离她更近了。我能感受到身后男人的呼吸到我的后颈,我开始想我的呼吸会不会也传到她的脖子上。

好像是一种试探,我开始更加用力地呼吸。没有反应。随着一次车的晃动,我的手指在她的大腿上划过。

罪恶的快感让我开始心跳加速,血液喷涌。我顶在了她的臀部。我知道她知道,并且知道她知道我知道。但是她依然没有任何反应。

到站,我慌忙下车。刚才的兴奋已经消失不见,只剩下懊恼。我突然有点明白为什么她不愿意拉扶手了。

@猫胜

那天起晚了,地铁里人不多。我还困着,迷糊间看见旁边的男乘客嘴角露出邪笑,向一位女乘客趋近。女乘客穿得比较清凉,只顾低头玩手机,没发现已经被人盯着看了个遍。我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如果他动手动脚,要不要挺身而出?

瞬间我就清醒了,因为无法正视自己内心的怯懦。

还好什么都没有发生。到公司后我就看到了北京地铁性侵的新闻,我决定要好好和自己谈谈。

@矮个子男

今年夏天我去书店兼职挤地铁,北京早高峰,很厉害了,感觉分分钟踩踏事件,地铁里的人跟饺子馅儿一样。

菜市口地铁站跟着人群挤上来一个穿枣红色polo衫戴眼镜的男性,黑胖黑胖的。一边挤,一边用力来回摸着我大腿,不但摸,还捏。

我挣脱了,想骂人,但是身后有个精神有些不正常的女乘客在那大声唱歌,我声音盖不过去,就使劲照着他小腿踹了下去,还使劲踩了踩他的脚。他理亏没说什么,但是跟着我下车了。

我一边快走一边回头,直到上了电梯,我才举起手机给他拍照发了微博。

@十六

九岁的时候被骚扰过。那个男人使劲摸我。公交车上没有别人,我只感到恐惧,也不明白为什么要恐惧。他威胁我不许动,我浑身颤抖,就一动不动地任由他侮辱。直到他下车很久后,我才哇的一声哭出来。

现在我三十岁了,离了婚,我没办法过性生活,不能让他碰我。

@匿名

某天下午,我从北京一列地铁走出,戴着耳机低头看手机。突然,一只手掌贴上了我右侧的屁股。我不知道该做什么,下意识地追上去跟在他身后,希望看清楚他的面孔,在这期间,他时不时地转头偷瞄我。

我一直跟随他走出了地铁站,来到了站外的小广场,他终于停下脚步,转过身来:“你有什么事儿吗?”

我反问他:“你自己不知道是什么事儿吗?”

中年男人还在装傻:“我怎么了,你想干什么呀?”

“我要报警!”

当时我们已经走到了开阔地带,周围有很多人,我一个女孩子家也不再惧怕和他起冲突。

我拨打了110,警员在30分钟内到达了我们所在的位置。然而,在等待警察的时候,这个中年男人一刻也没闲着,各种软硬兼施。

警察一来就让那人给我道歉,我说:“道歉不够,我要去警局,做笔录。”我什么都不要,就是要让他留个案底,让他不敢再犯。

到了警局,警察让我简述事情经过,正巧办公室进来了另外两名男警察,给我做笔录的警察说:“你可以待会儿再说。”我想他可能是觉得我会害羞,但我表示无所谓,继续说那个男人是怎么摸我屁股的。

回到家后,晚上九点,我再次接到了警局的电话,让我过去一趟。女友陪着我骑了20多分钟的车到了警局。

我们一起上楼看录像,那个中年男人一直在门外偷看我们,直到警察把门关上。

花了20分钟才找到了我和那个男人同框的录像,但是性骚扰发生的地点是盲区,拍到他的时候,他的左手拿了东西。我眼睁睁看着他把东西从右手换到左手上,这成了他后来为自己洗白的证据。

这个案子最终以无法定罪收尾。但整个过程中,我没有遭到周围的人或者警方的恶意揣测和谴责,也没有收到任何威胁。

@ZOE

来源:真实故事计划 微信号:zhenshigushi1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为了躲避地铁色狼,我贷款买了一辆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