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曾经的法庭书记员表示,他在法庭上听的律师与证人的对话,简直各种懵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