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言家

夜晚在山林中赶路的乐趣,不是什么人都能享受的。像这世上所有需要冒一定风险的乐趣一样,它不属于那些生日愿望会说“希望一生平平安安”的人。能享受这样的乐趣,要么本领过人,自信没有什么算得上危险,要么心态洒脱,不过分珍视生命。大魔师小李就符合这样的要求。因为这个要求不算低,所以小李也没想到会在这月下密林中见到同路人。

那人举个火把,匆匆疾行,神色倒不慌张,只是眉间事情重重。百分之十警惕,百分之九十是好奇,小李跟他打了个招呼。

那人也没停下脚步,也没看向小李,自顾自说起来,“你叫大魔师小李,等你听完我的故事,我们就各自赶路。自我介绍一下,我是一个预言家,能看到一些未来的事。”

小李听完愣了一会儿,笑了,“那我现在应该是什么反应?”

预言家也笑,“就是这样的反应。我们一边走一边说。”

两人都放慢了步速,小李用了些手段,一个淡黄色光源飘上二人头顶,预言家熄灭火把,算是有了个讲故事的氛围。

预言家:“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能力。不是天生,也不是后天学习了什么占卜星象水晶球,就是忽然有一天做梦,梦到我爸被狗咬,然后第二天他就被狗咬了。没过两天,我在走路时忽然看到——总是这样,没有任何征兆——看到邻居家进了凶犯,反抗时全家被杀。我一下吓住,不知该怎么办,犹豫一会儿还是往回家赶,一边跑一边喊人,最后救下一个小女儿,她父母已经死了。那凶犯好像是为报仇而来,邻居父亲当年杀了他的妻儿,这种事,谁也说不清。”

小李:“这么想你会轻松一点吧。”

预言家:“什么?”

小李:“想邻居父亲也算该死,这样你没有救下他们,心里轻松一点吧。”

预言家:“也许吧。因为没有尽快赶回,我就也没敢说自己预见到了这祸事,我怕大家不信我,又怕他们信了怪罪我。但后来终于还是没瞒住。”

小李:“你要心软,这就是瞒不住的。”

预言家点点头,眉间事情更重,“那件事过去不久,我有天喝水时看到杯里光影浮动,我把它平举到眼前,看到杯底是我们的村子,中间是布着乌云的天空,最上面出现一颗流星,它拖着红光穿过乌云,坠在村子当中,砸跨了村长的房子,冲击波散开,我最喜欢的水杯也报废了。简单包扎了一下手,我就去把这件事告诉了大家,硬把村长和他久病卧床的老婆拖出了房间。流星落下,从此,大家都知道了我的能力,很多人当我是神。”

“但其实我根本不会预言,都是突然出现,有时是梦,有时是水,有时就在一页纸上显出字来,有时是风声变成低语,告诉我即将到来的不幸。我觉得我有了这样的能力,就有责任保护我的村子,村民们更加这样认为,从此我什么都不用做,住在他们给我修的屋子里,‘占卜未来’。”

小李:“你过得是半神的日子。”

预言家:“嗯,过了两年这样的日子。后来我又预言了毁掉农田的怪鸟,它们浑身斑斓,眼神可爱,但是掠过哪里哪里就什么都不剩。还有杀死所有牲畜又传染给人的疾病,这病闻所未闻,牲畜死前,会用人话交代遗言,人得了,冲月狗吠而亡。我还预言了火灾,洪水,地震,哪一次我都救下很多人,但还是有人不可避免的死去。”

小李:“两年时间,人们的想法会有很多改变。”

预言家伸手揉了揉眉间,想把事情抚平,点了点头,“我最后一次‘预言’,是梦到村民们要杀掉我。他们已经不觉得我是预言家了,他们觉得是我带来了所有那些灾祸。”

小李:“应该的。”

预言家:“你说,人是不是都是这样不知满足,忘恩负义?”

小李:“是。不过我听完你的故事,也希望自己不要出现在你任何一个梦里。”

预言家苦笑一下,“所以刚刚就说了,我们各自赶路。”

小李:“我们各自赶路。”

(完)

来源:http://yuedu.163.com/news_reader/#/~/source?id=ee71dc85704c4bbd8777968feef35701_1&cid=1a905c1ed9184f24806fc37ca3a5d739_1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预言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