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干爹的路上,人为啥总是用力过猛?

作者 | 林默

来源 | 花儿街参考(ID:zaraghost)

1

吕布跪在董卓跟前,微闭上眼,深深呼吸了一口大帐内的空气,“清新,太清新了这个空气,带着一种甜蜜的气息,有一种奇异的奢侈感”。

帐外,停着董卓新送他的赤兔跑车,流线设计,酒红色的低调奢华。

董卓嘴角上扬,眉目间微微露出喜色。本来他还在琢磨怎么跟吕布开场白的,没想到吕布把姿态放得这么低,特意拣了他爱听的环境问题说。

“不瞒您说啊,我也没想到您这儿空气这么好,我本来是戴着口罩来的。您猜几个?猜不着吧,这个数”,吕布伸出五根手指,在董卓面前比划了一下。

“不知道您这儿什么情况啊,在丁原那儿啊,我出门都是要戴口罩的。别误会昂,戴口罩不是因为我长得丑,是因为丁原那儿的空气太污浊了。不仅空气污浊啊,政治空气也差啊,窒息啊,这都太让人窒息了”。吕布的手扶在胸口。

董卓缓缓地抬起两只胖手,一下、两下、三下,他为吕布鼓掌,为这个逃离出窒息空气的梦想少年鼓掌。

吕布抬手,仿佛拭掉眼角的泪水“在来您这儿之前啊,我也听说过您这儿的企业文化,生命、自由和复兴汉室,在来您这儿之前啊,这些词句对我而言毫无意义。我的情况您也知道,丁原尼玛让我干主簿的活儿,您说是不是雾霾太大让他瞎了。来了您这儿,看到林子大啊,看到大家都有更多的自由,更多的追求升官发财的机会,我的心里就好受多了”。

董卓快步走下台,双手握住吕布的手,热烈地上下震动,“吕布同志啊,你对我们的企业文化理解的很深刻啊,欢迎你啊,欢迎你”。

吕布被董卓握住右手,本来也想左手伸过去,跟董卓的胖手融为一体,忽然发现,左手还拎着他的投名状——他义父丁原的头。

不能两只手跟领导握手,肿么办啊?吕布很着急。他想直接把丁原的头扔地上,又担心这只血淋淋的手伸过去,领导嫌晦气。

忽然,吕布甩开了董卓的手,他身体向前弓,咣咣咣,磕了三个头,吕布抬头,目光灼灼地说“如果您不嫌我,我想认您当干爹,请把我写到您家户口本上”。

董卓挥手,有人奉上一张绿色的卡片,董卓交给吕布“儿啊,从今天开始,你就在我家的户口簿上了”。

吕布再次叩谢,他从口袋里拿出五只口罩,撕得粉碎,他扬起碎片,如雪一般飘散在董卓的大帐里。

2

吕布没上过蓝翔技校,但他十五岁那年,经熟人介绍,他投奔到山西片区省委常委丁原门下。

十五岁的吕布跪在丁原脚下,微闭上眼,深深呼吸了一口丁原办公室的空气,“清新,太清新了这个空气,带着一种甜蜜的气息,有一种奇异的奢侈感”。

他指指自己疙疙瘩瘩的脸,“首长您看,我老家就是空气不好,我天天戴着口罩都没能避免毒害,长了一脸青春痘。首长,来了你这儿我才知道什么叫生命、自由和我要飞得更高。首长,我就一个心愿,您能不能收了我这个干儿子”。吕布的两只手紧紧抱住丁原的大腿。

丁原看着面前的这个少年,他的脸上写满了投机的顺从。但对于身居高位者,投机不重要,重要的是顺从。

丁原收下了,这个满脸青春痘的干儿子。

丁原算是个单纯的老男孩(因此没活前三集),他时不时地要亲自关怀一下吕布的学习情况。

每每丁原亲自摆个样子,示范一下弯弓射大雕的姿势,吕布就一脸虔诚地望着他“义父活儿好啊,孩儿不能及义父万一”。

这种甜蜜一直浓稠到某个深夜,吕布拎着刀冲进了丁原的卧室。

丁原有些诧异“wuli儿,你来干嘛”。

吕布正义凛然“谁是你儿,我堂堂大丈夫,怎么能是你的儿”。

丁原有些慌“wuli儿,你怎么变心了”。

吕布挥刀砍下了他的头,因为我要飞得更高。

3

干儿子吕布,在继任干爹董卓那儿,工作情况还是相当优异的。

袁绍聚了一拨人要一起去削董卓,吕布往前一站“爸爸不怕,我保护你”。

他头戴三叉束发紫金冠,体挂西州红锦百花袍,身披兽面吞头连环铠,腰系勒甲玲珑狮蛮带;弓箭随身,手提画戟,开着嘶风赤兔跑车,往人群中间一站,许多来打酱油的就怂了“真是人中吕布,车中赤兔啊”。

他一个人跟刘张关三个人打,也没有被圈踢到流血。

即使在掩护董卓撤退的路上,他被曹操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骂“逆贼,劫迁天子,流徙百姓”,他也毫不退让地怼回去“背主懦夫,何得妄言”。

只是这话由吕布说很奇怪,“背主懦夫,何得妄言”。人对自己和别人的要求标准,咋就这么不一样呢。(道歉的微博图,不要人身攻击那里划线)

不过,他和董卓这般,在万人观瞻中信誓旦旦的感情,还是出现裂痕了,因为他们共同撩过的姑娘貂蝉。

杀董卓前,吕布还是表现过心理斗争的,他跟王允说,“吾欲杀此老贼,奈是父子之情”。毕竟,董卓是让我上了他家绿色户口本的。

王允微微一笑“你姓吕,他姓董,动手抢东西的时候,有啥父子之情啊”。

董卓临死前,还对吕布存着念想,他大喊“wuli儿吕布呢”。

他喊吕布,吕布就粗线了,一戟刺向董卓的喉咙。

4

吕布被绑得严严实实,跪在曹操座下。但他并不担心,刚刚,他已经跟刘备打过招呼了,“帮我说说好话哦,我对你是有辕门射戟的救命之恩的”。刘备点头应了。

吕布抬头看曹操,熟悉的台词再度响起“生命、自由和复兴汉室,在来您这儿之前啊,这些词句对我而言毫无意义”。

可是,台词说到这儿,往下怎么接呢,曹操这个岁数,不好认爹啊。

于是他给曹操提出了新的方案“要不我给你当VP吧,有我帮你,以后你们公司肯定是一家千亿市值的巨头”。

曹操有些心动,他目光扫向刘备“你肿么看这个事儿啊”。

刘备朱唇轻启“你忘了他干爹们多是咋死的么,你就不怕哪天,喜当干爹了?”。

这话说的扎心了,毕竟曹操是个记打不记吃的人,他毅然挥挥手,“把吕布带下去缢之”。

吕布被推搡着,带了下去。临走时,他深深地忘了刘备一眼。刘备竟然,一脸正气地回望他。大家都是演技派,但刘备的套路终究比他深。

绳子绕住吕布的脖子,越来越紧,他的眼睛慢慢微闭上,他多想再做最后一次深呼吸,呼吸那清新的带着一种甜蜜的空气,毕竟,那里面有一种奇异的奢侈感。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认干爹的路上,人为啥总是用力过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