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亿美元投资康宁,iPhone 外观大幅更新这事稳了?

《乔布斯传》中,记录了这样一个故事:2007 年康宁公司 CEO Wendell Weeks 突然接到了苹果 CEO 乔布斯的电话,当时乔布斯正在为公司即将推出的 iPhone 做准备,由于不满于搭载在这种新设备上玻璃的耐刮性,乔布斯希望维克斯能为新设备提供一种玻璃保护屏。这种保护屏就是后来声名大噪的大猩猩玻璃(Gorilla Glass)。

然而在此之前,康宁作为一家玻璃制造公司,生意其实做的并不太好。猩猩玻璃的前身——Chemcor 玻璃诞生于 1962 年,当时康宁公司在偶然创造出了微晶玻璃并大获成功之后,便启动了一个名为 ProjectMuscle 的大规模开发项目,旨在探索用于挡风玻璃更高强度的材料。经过大量实验,这种 Chemcor 玻璃的各项性能都比传统玻璃要好上不少。

或许是太过前沿价格高居不下,Chemcor 玻璃的市场反馈并不好。在缺乏销路的情况下,1971 年,康宁玻璃厂关闭了这个 Project Muscle 项目,Chemcor 玻璃随之被打入冷宫。

直到 21 世纪以屏幕为绝对主要交互形式的智能手机越来越普及,康宁这家百年公司才起死回生。如今绝大多数智能手机屏幕玻璃都使用了康宁公司的大猩猩玻璃。

用如此长的篇幅讲这个故事的原因是,尽管如今的康宁已经不缺钱了,苹果还是给康宁投了 2 亿美元进行研发。苹果曾经向特朗普政府承诺投资 10 亿美元用于促进就业,给康宁的这 2 亿也可以算作是其中的一部分。

这样的投资释放出了这样几个信号:苹果重新开始重视玻璃材料,此次的投资可能重点会用在玻璃机身和镜片上。

有关 iPhone 8 的传言就不再多说,综合来讲,由于之前的金属外壳的材料特性无法实现无线充电的功能,要想将无线充电的功能加入新款手机,iPhone 就必须要回到玻璃材质的机身。

(铝合金处理出的亮面由于材料硬度不够所以容易出现划痕)

目前市面上对于苹果回归玻璃材质机身的诉求也是相当热烈,毕竟从 iPhone 5 一代开始使用的喷砂铝合金材质机身已经用了 3 代产品整整 6 年,为机身换个材质显然能在加入新功能的前提下激起更多的消费欲望。

用双面玻璃机身难度不大,但问题在于如何能够在维持设计美观的前提下保证背壳的耐刮程度。并且有这样一个悖论,约高的耐刮程度意味着需要材料有越高的硬度,但是往往硬度提升了后材料的韧性就比较难保证,韧性差了后就会面临一个最为直接的问题:抗摔性不好。

所以苹果如果还会做玻璃机身,并且玻璃的供应商是康宁,康宁就需要研发出一种能够主要权衡硬度和韧性的机身背面玻璃。

另一方面,iPhone 的设计虽然每年小改,但是这么多年来,屏占比一直都不是 iPhone 的强项,而对于以屏幕为主要交互方式的智能手机来说,肯定是要在保证功能性不受到影响的同时,屏占比越高越好。从目前的曝光来看,苹果可能会在今年的 iPhone 上使用一块更高屏占比的屏幕,这也就是需要供应商调整生产线专门为需求量极大的 iPhone 专门生产,投资康宁的 2 亿美元,很有可能会直接用在生产线的扩建上,以防新款屏幕玻璃的供不应求。

最后还有一个市面上猜测,有不少人预测苹果会让康宁重点研发自家 AR 眼镜产品的镜片。我个人认为短期内可能性不大,虽然苹果也表态过可能会布局 AR 并且在最近几年招了一些相关人才,但是可穿戴式的 AR 设备目前技术还比较初级,短期内应该不会亮相。

来源:虎嗅网 微信号:huxiu_com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2 亿美元投资康宁,iPhone 外观大幅更新这事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