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iOS用户比Android用户更加慷慨?

4月19号,应Apple的要求,微信撤下了iOS版公众平台的文章赞赏功能,iOS用户从此将看不到公众号的赞赏按钮。阿禅随即发了一篇文章《苹果凭什么逼停微信的赞赏功能》,并在文末专门为iOS用户增加了二维码赞赏方式。这倒是一次考察iOS和Android两个平台用户的付费习惯的一次好机会。

文章发布3小时后,阿禅报告说,通过微信公众号原本的赞赏按钮产生的打赏有132笔(Android用户),通过二维码产生的打赏有168笔(姑且都算iOS用户)。人均打赏金额比例是1:1.9。来自iOS用户的打赏总额,大约是来自Android用户打赏总额的2.4倍。

两天后,我在发布《微软尚能饭,但已老去》这篇文章时,也为iOS用户增加了二维码赞赏方式。到目前为止,来自Android用户的打赏共45笔,196.87元,人均4.37元;来自iOS用户的打赏共88笔,542.92元,人均6.17元。打赏总额后者为前者的2.76倍。

在内容付费产品得到上,iOS用户占比为49.5%,付费100元以上的用户里,这一比例提高到了55%。很明显,iOS用户尽管人数占比不占优势,但对内容付费类产品的收入规模,有着更显著的影响。

据报道,目前Android占到中国智能手机市场的86.4%,iOS市场份额为13.2%。另据App Annie报告,2016年,Android应用总共创造了270亿美元的营收,App Store的营收则高达340亿美元。Android每增加一个百分点的市场份额,收费应用的销售额就增加3亿美元;iOS每增加一个百分点的市场份额,App Store的收入就增加26亿美元。这就是即使iOS的市场份额持续下跌,开发者仍然非常看重iOS应用的原因之一。

很多开发者都有这样的感受,Android用户对各种数字产品,如应用、游戏、音乐、文章和电子书等,付费意愿都要明显比iOS用户偏低,在国内市场这种对比更加鲜明。

如今的智能手机,无论是iPhone还是各品牌的Android手机,样子、功能和性能越来越趋近,多数应用也都同时提供iOS版和Android版,为什么两个平台的用户行为习惯仍然会有那么明显的差别呢?

原因可能有很多,比方说各种调查报告普遍反映,iOS用户的平均收入高于Android用户;Android的开放性,让寻找免费的替代产品更加容易,比如绕开Google Play直接从第三方网站下载应用,而App Store是iOS平台上获取应用的惟一渠道。

Android Market(Google Play的前身)推出半年后,才在美国和英国支持付费应用,推出两年后,支持付费应用的国家也才只有9个。而App Store推出的第一天,就构建了完备的经济体系,这一体系Apple早就在iPod上打磨得非常成熟了。同样在应用商店推出两年后,Apple支持付费应用的国家数量达到95个。所以,对iPhone用户来说,付费是天然的习惯,而对Android用户来说,付费是一种需要学习的新功能。

国内的情况更加悲惨。由于Google Play的缺席,国内Android应用市场实际上处于四分五裂、诸侯割据的状态,不存在一个市场主导者,各手机厂商大都主推自家的应用商店。而且几乎所有的应用商店,无论是手机厂商自己的,还是像应用宝、豌豆荚这样的第三方应用商店,几乎都不支持付费应用。

因此,国内的Android开发者是没法靠卖应用养活自己的,你要么采用应用内购买,要么广告支持,要么改变商业模式,以免费换安装量。这个状况让Android用户很难形成付费意愿。从这个角度说,iOS用户的慷慨,其实也是iOS平台更健康、更良性的一种表现。

尽管iOS用户有很好的付费习惯,但Apple对Kindle的电子书、得到的付费内容、微信公众号的赞赏等,都要抽成30%,我感觉成功搭建了付费生态的Apple,正在成为这个生态的阻碍。它在给自己挖坑,一个足以把自己埋起来的坑。

来源:keso怎么看 微信号:kesoview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为什么iOS用户比Android用户更加慷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