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检讨缺钱,检讨生活

近来人人在讨论缺钱,进而研究节俭。既然没钱什么了,便只好少花了。主要在於以前花钱的习惯太糟了。现在不但要少花钱,更需用心实践简朴的生活。

我们忘了简朴的生活。

什么是简朴的生活?四十年前大伙皆自然而然都在过的,只是近二十年来一下子富出一丝假象便霎时忘记了。

譬如家里用空的玻璃瓶,洗净,留著装酸梅;或只是留著不丢,当有三、两朋友同乘火车出游,你自袋中掏出此种有盖瓶罐,搁茶叶,倒热水,便是一杯好茶矣。

喝过的茶叶渣,晒干了,有些包入纱布,置冰箱,可除臭。亦有置衣橱,除味也吸潮。更有放进枕头里面,据说可除烦助眠。至於茶叶水,洗碗盆亦能除油腻,可取代化学洗洁精。更了不起的,是以之抹拭涂上新油漆的门板、窗框等,可除却恼人的油漆味。

衣服穿旧了,或取来缝缝补补。真破得严重了,将钮扣除下,再将袖子领子等各部分解,有些片面大而方正的,可缝成包便当的方巾,有些细长成条的,可多缝几层,将之制成布袋的提手。有些质地柔软如汗衫者,可制成婴儿的床布。最不济的,才取来做抹布用。

真正的问题是不生活。

真正的问题是“生活”以上这些,不是谈“省钱的秘诀”,甚至还不是谈“简朴的生活”,而是根本就谈生活本身。现在的人,不是不会过简朴生活,而是,不会生活。

把破旧衣服转用成别物,不只是图省钱,亦不是追求简朴,实在它就是生活原就该是的情态。假如你真正在过日子,你看待茶叶,看待空瓶空罐,看待纸张(还记得大夥把日历的背面拿来计算纸吗?)与看待破衣服(它岂不就是一件另类的布料吗)等等,必然会呈现真实活用的形式。

我们的问题,其实就是不生活。

为了逃避生活,我们索性消费。桌上洒出了几滴水,堂倌居然抽出几张面纸擦拭它,而不是以抹布来擦。椅脚有些松动,我们不修它、钉它,只是想到换一张新的。刀钝了,竟然不磨,只想弄一把新的。鞋底有一点脱胶了,不去修鞋摊粘一下,心里自道:“该换新鞋了吧!”

我们不生活,故而发展出许多“交换”的价值法则。

就像花一点钱,使我们离开当下的不满状态。花一点钱,离开旧衣旧鞋包覆下的旧日之我。花一点钱,令我的家变新;君不见,台湾人是最喜欢装潢的人。

曾经听过一则很高明的家事心得:极重的硬木柜子,主妇无法搬得动,便将破旧未丢的拖鞋,垫在柜子的四只脚下,如此来来拖,便能移位,她也就可以打扫了。这个故事,和前述多例一样,说的是生活,而不是省钱。

钱少了,固然苦恼;但若只是取钱来完成形式上的一种空泛人生,那么即使连柴米油等这些真实之极的切身每日感受也将得不到矣,其不悲乎。(文 / 舒国治 )

(摘自《联合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别检讨缺钱,检讨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