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爱黄老太

【一】

我带着3岁的儿子小豪搬到智林小区时,是我第3次搬家。那时我离婚了,带着满心的伤痛,只想和小豪在这个完全陌生的小区里低调地开始新生活。

我的生活很规律,每天早上先遛狗,然后送小豪上学。淘宝上的网店是我们母子的主要经济来源,大多时候我都“宅”在家里。

我们租住的房子一梯两户,对门的老太太姓黄,是这个小区第一个主动和我们打招呼的人。她自我介绍,儿子儿媳在国外,老伴还没退休,她闲着没事,帮别人带带孩子,一副悠闲自得的模样。

“怎么总是你一个人啊,孩子他爸呢?”黄老太有点八卦地问。

“爸爸和妈妈离婚了。”小豪抢先回答,我想阻止已经来不及了。

黄老太一怔,却并没有稍微尊重一下我隐私的意思,而是继续说:“哟,孩子都有了,怎么离婚了?”听那语气,好像为了孩子,无论如何也不应当离婚似的。其实,我离婚就是为了孩子。

我笑而不语,不打算和她继续纠缠,拉着小豪上楼。黄老太竟抱起她看管的孩子跟我们一起上了楼,继续在我身后追问:“好好的怎么离了,是不是有‘小三儿’了啊?”

我生着闷气,不接茬,黄老太紧紧跟在我身后。我第一次感觉爬上5楼需要那么长的时间。

到了家,小豪开开心心地去看喜羊羊了。我在厨房做着饭,有点生对门黄老太的气,说真的,我打心眼里讨厌这种无所事事、东家长西家短的老太太。我真担心我是一个单亲妈妈的事实迅速传遍整个小区,我决定和黄老太保持距离。

【二】

可黄老太显然不想和我保持距离,每天见了我都会笑眯眯地打招呼,总想伸长脖子和我说几句话。起初,我真的很烦黄老太。我不知道我身上什么气质激发了她的好奇心,她总有一大堆问题想问我。比如,为什么会离婚,怎么不上班,为什么要养狗之类的。对于我的经济来源,她也很好奇,还热心建议我找一份“正经”工作,说整天在家待着容易憋出病来。每次和她说话,我都觉得尴尬,我不觉得我选择怎样的生活方式和她有关系。可人家始终笑眯眯的,一副关心我的模样,我似乎也只能忍着。

有一天,小豪不肯好好吃饭,吃一口看一会儿电视,我急着带他出去散步,为了让他快点吃,干脆关了电视机。小豪“哇”的一声就哭了,我故意不哄他,因为小豪哭一会儿没人理一般就会收声。这时门铃响了,我很奇怪有谁会摁我的门铃,从门镜望出去,竟是黄老太。她隔着门问我:“孩子怎么哭了?”我以为是小豪的哭打扰了她休息,忙开了门。黄老太竟一脚踏进屋里,看着餐桌上的碗和正哭的小豪,她什么都明白了,笑着说:“孩子不肯好好吃饭吧?小豪,奶奶给你讲个故事啊。从前有个瘦人国,里边全是瘦子,瘦子们瘦得连走路都没有力气,你猜为什么?想知道答案吗,你吃一口米饭,奶奶告诉你。”

没想到,小豪竟吃了一大口米饭,虽然对黄老太的不请自来有些反感,我却很感激她热心地帮我哄孩子。她得意洋洋地告诉我,她做了30多年的幼儿园老师,对付小孩子很有一套。

小豪是一个爱哭的孩子,有时哭闹得厉害了,我只好向黄老太请教。她的确很会哄小孩子,小豪好像也很喜欢她,因此,我和她不由地亲近了几分。

可这丝毫不能掩盖黄老太的缺点,比如,八卦,瞎热心,从不拿自己当外人儿。

黄老太知道我不上班,有时会带着她照看的小孩来串门儿。在黄老太眼中,我既然不上班,自然无事可做。其实客户多的时候,我也会忙得焦头烂额。黄老太来了,我只好陪她小坐,谈的话题大多没营养,全是小区里我不认识的一些人的八卦。几天后,我烦不胜烦,独自在家时尽量轻手轻脚,以防黄老太发现我在家来串门。可忍不住又觉得憋屈,我在自己的房子里,干吗跟做贼似的小心翼翼?

黄老太的另一个特点是非常热心,有时我去发货,不能在放学时接小豪,黄老太便主动帮我接。再熟一点后,她就四处张罗帮我介绍男朋友。我不是很想去,她便劝我,日子总得往前走,不能因为被蛇咬过就永远怕井绳,趁机继续问我为什么会离婚。

架不住她拐弯抹角的询问,我只好告诉了她离婚的具体原因:前夫酗酒,我多次劝他戒酒无果。他喝醉了爱耍酒疯,比如,把小豪举得高高的,或者非要和小豪掰手腕,小豪总被吓得号啕大哭。最严重的一次,他非要小豪骑到他的脖子上,我试图将小豪夺回来,奈何没有他力气大,他摇摇晃晃地在屋里转圈,最后生生将小豪摔到地上。幸亏家里是木地板,小豪并无大碍,却吓了个半死。为了小豪,我才决定和他离了婚。

“可怜啊,真是可怜。这种人,早该和他离婚。”黄老太竟然落了泪。我很感激黄老太,告诉她我已经没事了,只要小豪能健康成长,我别无他求。其实和黄老太说完这段往事后,我心里竟有些轻松。我是远嫁,父母在外地,怕他们担心,我不敢告诉他们离婚的事,黄老太是第一个知道我详细离婚原因的人。

可是很快我就不轻松了。第二天下楼时,我隐约听到黄老太和一堆老太太在楼下讲我离婚的原因。我难堪极了,对我来说一直不能提起的痛,就这样被全小区知道了。

那几天我对黄老太不怎么热情,她却依然热心地帮我介绍男朋友,好像我不嫁出去她就心不安一样。我有时都纳闷,她怎么这么爱管闲事儿?

【三】

我和黄老太闹翻,就是因为她太爱管闲事。因为在黄老太看来,我做了一件很傻的事儿——离婚后,我一直没有向小豪的爸爸要抚养费。之所以这样,是为了完全远离小豪的爸爸,我知道他爱小豪,可是他一天不戒酒,我就一天不想让小豪见他。上次,不知道他从哪儿听说了我们的住处,半夜醉酒后闯了过来,在门外大喊大叫,第二天我们便搬了家。为了给小豪一个好的成长环境,我不但不要他的抚养费,甚至帮小豪转了两家幼儿园。

我没料到黄老太竟从小豪那儿要了前夫的电话号码,然后自作主张地替我“讨回公道”,问小豪的爸爸要抚养费。

前夫打来电话,说想见见小豪时,我马上知道是黄老太瞎热心暴露了我们的行踪。

想到又要搬家,又要给小豪转幼儿园,我就头大,我气呼呼地冲进黄老太家,质问她:“阿姨,您不觉得您管得宽了点儿吗,您别总把别人的事儿当自己的事儿好吗?小豪的爸爸出不出抚养费,和您有关系吗?”

黄老太怔了几秒,很委屈地反驳我:“你怎么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呢?我这是为了谁?”

我气得肺都要炸了,问题是,有时你并不需要别人对你那么“好”。回去我就开始在网上找房子,我想在小豪的爸爸找来之前,迅速搬走。

第二天我身体不舒服,去了一趟医院,眼看小豪要放学了,路上却大堵车,出租车像被钉在路上一般,我一筹莫展,想起唯一能帮我的黄老太,只好厚着脸皮求她帮我接小豪,没想到她竟答应了。我到家时,已经7点多了,红着脸敲了黄老太家的门,看到小豪正在客厅写作业呢。我说了“谢谢”,黄老太虽然还在生我的气,可我知道,小豪肯定在她家里吃过晚饭了。

我领回小豪,心情很复杂。其实黄老太除了长舌一点儿、瞎热心一点儿,人真的挺好的,我不确定搬到其他小区后,还能否遇到这么值得信赖的邻居,想到此处,我竟有些不舍。

那个晚上,我听到一阵急促的擂门声,屋里的狗狂叫起来,那种擂门声在离婚前我隔几天就会听到,我马上确定是小豪的爸爸。

我搂着小豪缩在床上,不敢去开门,心想我一直不开门,估计他就会离开。小豪吓得直说:“妈妈,我怕。”我安慰他没事,却忍不住泪流满面。

几分钟后,我听到一个声音呵斥道:“大半夜的,还让不让人睡?”是黄老太。

“我要见我儿子。”前夫理直气壮地说。

我知道黄老太又要多管闲事,忙告诉小豪在屋里乖乖待着,去开了门。

“你就是小豪的爸爸啊,你打算什么时候给抚养费啊?”黄老太两手叉腰,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模样。

“阿姨,您回去睡吧,这是我的事,我和他讲。”我忙说。

“电话是我打的,这也是我的事儿。”黄老太一贯地爱说死理,继续和前夫理论,“有你这样做父亲的吗?你喝得醉醺醺地来见小豪,不怕他将来恨你吗?”

“你是谁?”前夫用喝得布满血丝的眼睛盯着黄老太。

我揪着一颗心,特别担心前夫给她一拳,忙劝她进屋,这时黄伯伯也穿上衣服出来了。

“今天我一定要帮你搞定这事儿,你也用不着总搬家,有我在,我看他敢不敢动你们母子一根手指头。”

“老太婆,你别没事找事。”前夫显然被激怒了。

“阿姨,您进屋去。”我急了,小豪的爸爸我是知道的,他清醒的时候看上去蛮斯文,喝醉了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今天这事儿不解决,我还不回去了。”黄老太说完,脸上就挨了一拳,鼻血直流,我吓坏了。幸亏这时楼上楼下的邻居全出来了,他们帮我将前夫拉走了。

第二天,热心的黄老太顶着被前夫打的熊猫眼要帮我找律师。怕给她添麻烦,我拒绝了她,黄老太却大包大揽地说:“咱小区有好几个律师呢,住几单元几户我都知道。咱都不用花钱,不信搞不定一个臭男人!”我和前夫到底又打了一场官司,他开始定时出抚养费,而我也允许他和小豪见面,只不过要在他清醒的时候,而且我要在场。

这事当然得感谢黄老太,要不是她,我可能还会像从前那样带着小豪继续搬家。当我很郑重地说“谢谢”的时候,她却笑着说:“有什么好谢的,你过得好,我也开心是不是?”那时的黄老太,让我想起了蔡明扮演的闲人马大姐。

【四】

在智林小区住了3年多,直到我再婚,我们母子才搬出去,对门儿的黄老太凭着她的长舌与热心,时常会让我尴尬,但她带给我更多的却是感动。

现在,我偶尔会给她打个电话,她先是说熏了腊肉让我改天去拿,然后又八卦地问我什么时候生二胎。我笑笑,还是那个黄老太,这么多年脾气一点儿也没改,在给你感动的时候,总是顺带送你一些尴尬。可是,如你所知,我们都爱她。(文 / 李清浅 )

(摘自《北方新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我们都爱黄老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