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小宝,本皇子带你建设共产主义

图/青玖_Nineki

宫里都在传:二皇子失心疯了。

这个传言最开始源自于一个太监。

太监说:那一日,二皇子出现在太监宿房里,穿着太监的衣裳。手攥裆下痛哭流涕,高声呐喊。

宫女问:二皇子呐喊什么呀?

太监脸色古怪:二皇子喊老子穿越了,老子不是太监。

宫女:那看来是失心疯了。

太监:这可是掉脑袋的罪,你可不能跟别人说。

宫女娇嗔:还用你说?

两人四目相视,隐晦一笑。

宫女:咱们议论议论二皇子,会掉脑袋吗?

太监:嘻嘻,不会。

于是,太监告诉了另一个太监,宫女告诉了另一个宫女。

现在整个皇宫,私底下说得全是这件事。

前段日子二皇子满面春风,近来却愁眉不展。他在屋内来回踱步,叫来寝殿扫地的老嬷嬷。

二皇子:本皇子觉得有些慌。

老嬷嬷吐出瓜子壳,看着二皇子。

二皇子看着老嬷嬷。

沉默半晌,开口:本皇子想要个丫鬟服侍,最好十八岁。

老嬷嬷继续嗑瓜子。

二皇子:十六岁也行。

老嬷嬷转身就走。

二皇子:你这是虐待本皇子,我要见父皇。

老嬷嬷白眼一翻:我的小祖宗殿下,您就消停会儿吧,陛下五年没见过您啦。

二皇子很确定了,他的慌有来由。

这个世界并不如预期般对自己友好:他是皇子,但不知何故没人买账。

当朝局势和自身处境,他一概不知。

一天,二皇子忧心忡忡的玩了会儿鸟,又斗了会儿蛐蛐,信步走进一片宿房,撞见了一场围殴。

一个小太监被反拧胳膊摁在地上。

小太监骨头很硬,任凭拳打脚踢,一声不吭。

二皇子掏出一把瓜子,静静的看了起来。

看了一会儿,他开始走神,瓜子碎末呛进鼻腔,忍不住咳了两声。围殴的几个大太监顷刻间作鸟兽散。

小太监匍匐到二皇子脚下。

小太监:奴才谢殿下救命之恩。

二皇子很意外:哦,别客气。

小太监:奴才愿誓死追随殿下。

二皇子上下打量小太监,心头一动,笑眯眯扶起他。

二皇子递过一把瓜子:喏,你吃。

小太监双手合起捧过瓜子,脸皮颤动,眼眶通红。

论收买人心,看过各种热播宫斗剧的二皇子,还是颇有些心得的。

二皇子问:你进宫几年了?

小太监抹了把眼泪:回殿下,奴才六岁进宫,已经有八年了。

二皇子目光灼灼:那你总应该知道些什么吧?

小太监在说。

二皇子在听。

二皇子:原来大皇子势力这么大,都监国了,有意思。

二皇子:原来我的母妃那么早就去世了,有意思。

二皇子:原来皇后联手大皇子欺负老子,有意思。

二皇子磕了颗瓜子,展颜笑道:本皇子当个富贵王爷,足矣。

小太监怯声道:殿下,您真的。。。有病吗?

二皇子皱眉。

小太监跪地磕头:殿下,您跟大皇子水火不容,因为。。。您是储君呀。

一把瓜子抖到了地上。

二皇子艰难笑道:这不符合礼法吧?

小太监:当年陛下极其宠爱殿下的生母贤妃,枉顾朝堂争议,立殿下为储君,可是殿下年幼,陛下龙体有恙后,便一直由大皇子监国。

二皇子走到窗边,又走到床畔,又走到几旁。

最后长长叹了口气:我又有点慌了。

二皇子看着小太监:本皇子,实在有点慌了。

宫里又传开了一个新闻。

二皇子饮酒消愁,醉后嚷嚷了很多胡话。

一个太监说:你知道吗?二皇子说要打倒封建主义,建立民主共和国呢。

宫女:封建主义是什么?

太监:不知道,我只知道二皇子他。。。

太监压低了声音:想建一个什么国呢,还能有什么国,想上位了呗。

宫女冷笑:二皇子还真以为自己是太子呢。

太监:大皇子听到这番话,恐怕。。。

太监比了个抹脖子的手势。

宫女:嘘,禁声。

小太监拎着两坛酒走过。

宫女:看那蠢货,还以为攀上了一根高枝吧。

太监冷笑。

停在转角的小太监抱紧了手中的酒坛,咬牙离开。

二皇子勾住小太监的脖子:兄弟,来,喝一杯。

小太监斟满酒。

小太监:殿下,民主共和国真的那么好吗?

二皇子醉眼朦胧,大手一挥:民主共和国算什么。

小太监:每个人都不用受欺负,那还不好?

二皇子:我给你安利一发共产主义?

小太监很茫然。

二皇子抱起酒坛,眼神直勾勾看向宫墙的檐角,喃喃道:穿越过来就碰上了不死不休的夺嫡,还偏偏是弱势的一方,真他妈血崩。

小太监猛然跪地,脖子青筋暴起,声嘶力竭:殿下万不可自暴自弃。

二皇子被吓了一个激灵,想不到太监也能这么热血。

他定了定神,眼中突然有些缅怀:我精通C语言。

太监:殿下英明!

我经常疯狂杀戮,超神。

殿下勇武!

我小学得过三次三好学生奖状,我看过起点无数穿越文,熟知宫斗技术。

殿下学识渊博!

你懂个屁。

奴才屁都不懂。

二皇子滞了滞,竖起大拇指:好捧哏。

他站起身,把酒坛扔出窗外,哗啦碎裂声。

二皇子轻声道:我若斗不过大皇子,也太丢人了。

小太监喜笑颜开,眼角开了花:殿下酒醒了?

二皇子:不,我缓过来了。这局我要翻盘,我想赢。

比对了朝中势力后,二皇子不可避免的有些丧气。

小太监也默然。

二皇子伸直双腿,躺在座椅中,没来由想聊聊家常。

二皇子:你叫什么名字?

小太监:回殿下,奴才叫小韦子。

二皇子握住小太监的双肩:请对我多一些真诚,你不要说艺名。

小太监轻声道:奴才入宫前,娘亲叫奴才小宝。

二皇子瞪大眼睛:韦小宝?

小太监:奴才姓名粗陋,可犯殿下的忌讳了?

二皇子站起身子,呼了口气:好名字。

二皇子:你真的是太监?

韦小宝脸色哀戚。

二皇子盯着他裆下看了看,安慰道:不要紧,会长出来的。

韦小宝:奴才不敢。

二皇子: 。。。

二皇子走到窗前,今夜宫里的风很喧嚣,心头稍微松快了一些。

他转身冲韦小宝伸出手,笑道:咱们一起努力,做一对千古君臣,怎么样?

韦小宝浑身一震,脸色拧了一下,低头到阴影里。

二皇子:别叫自己奴才,自称我。

韦小宝抬头,眼中有种异样的光彩:奴才不敢负殿下所望。

两个月了,二皇子再没有新闻,宫女太监们都很寂寞。

皇子寝殿的书房内。

二皇子烧掉了一张信笺,揉了揉眉心。

韦小宝:礼部侍郎投诚,殿下麾下总算有重臣了。

二皇子:你猜他是什么心思?

韦小宝:搏一搏,单车变摩托。

二皇子很欣慰。

韦小宝:听说陛下最近病情加重了。

二皇子点头:时间还是不太够啊。

韦小宝:殿下不见得会败。

二皇子默然。

韦小宝:殿下,要不要启动普兰笔?

二皇子:发音要准,是PLAN B。

韦小宝:奴才可以像梁朝伟大侠一样,埋伏到大皇子身边,做一个卧底。

二皇子摇头:你去了就是送死。

韦小宝跪伏,以头戗地:奴才愿为殿下赴死。

二皇子头很痛。

韦小宝脑子灵光,人也机灵,就是血太热。

二皇子:你是我的人,宫里所有人都知道,大皇子也知道,OK?

韦小宝沉默了一会儿:奴才想试试。

二皇子挥了挥手。

韦小宝:奴才要试试。

二皇子暴怒道:试你麻痹,滚去睡觉。

次日,二皇子醒来时,睁眼看到的是老嬷嬷。

老嬷嬷磕着瓜子,不紧不慢的扫地。

二皇子:韦小宝呢?

老嬷嬷:哦,出宫去了。

二皇子心头一跳:他说了什么时候回来吗?

老嬷嬷:我哪知道。

二皇子跌坐在榻上。

二皇子在门外支了个小凳子,等过了午后,又等到傍晚。

等过了第二天。

眼睛熬得通红,韦小宝还是没有回来。

宫外没有任何大皇子遇刺的风声。

等到第三天晚上。

老嬷嬷扫到皇子的脚下,对他说:让一让。

二皇子:其实像韦小宝那样的太监,皇宫一抓一大把,对不对?

老嬷嬷停住扫帚。

二皇子:其实他就算死了,也没什么,对不对?

老嬷嬷掏出瓜子。

二皇子:我这人吧,就是重感情,他都知道梁朝伟了,我难免会错觉把他当成朋友对不对?开玩笑,我是皇子啊,怎么会真跟太监成为朋友。

老嬷嬷递过一捧瓜子。

二皇子没有接:困了,睡觉了。

宫里又出了一个传闻。

太监说:你知道吗,最近二皇子又忧郁起来了。

宫女问:他又撒酒疯了?

太监捂住嘴:嘻嘻,他呀,爬到树上唱歌呢。

宫女:真不嫌臊,他唱的什么呀?

太监:怪腔怪调的,谁知道。

另一个宫女接口:我倒觉得还蛮好听。

该宫女从怀中掏出一个册子:喏,我还抄了歌词呢。

三人展开抄写本,歌词铺开。

“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炊烟袅袅升起,隔江千万里”。

三人沉默良久。

太监:虽然不成格律,但还挺有韵味的。

宫女捂住胸口,颤声道:满纸深情,不知是唱给谁听的。

另一个宫女收起抄写本:想想二皇子虽然疯疯癫癫,但跟之前比,像变了个人似的,并不太让人讨厌呢。

太监:哼,等大皇子登基了,还不是。。。

宫女跺脚:以后不许你说他!

另一个宫女:你说,大皇子真的这么稳妥就能。。。我可听服侍陛下的姐妹们说,大皇子暗示过陛下几次重新立储,陛下都没给个肯定答复呢。

太监捂住宫女的嘴:别说,会掉脑袋的。

十一

时隔五年,二皇子首次被召见,面圣。

穿过弯曲的廊道,来到一处宫殿,殿前早已候着一行人,为首的是个魁梧男子。

魁梧男子阴阳怪气:咦?我好像看到太子殿下了。

二皇子瞅着他:难得皇兄不瞎。

大皇子:进这道门,你是太子,我是皇子。出这道门,我是太子,你,庶民。

二皇子鼓掌:立得一手好FLAG。

鼓到一半,眼神凝住了,大皇子的身后躬着一道身影。

大皇子:小韦子,你出来。

身影伏到大皇子身前,是韦小宝。

大皇子:不是我自夸,我这奴才,真是忠心耿耿呢。

二皇子不动声色:哦?

大皇子伸长脖子,炫耀般卷起一个漂亮的舌音:P~LAN~B。

二皇子怔了怔,深深盯向韦小宝,努力分辨。

大皇子:弟弟呀,哦,你还是我弟弟吗?小韦子说,他千真万确杀死过你,还给你穿上了太监服,就要抛尸荒林,你怎么又活过来了呢?

二皇子如遭雷击。

韦小宝抬起头,平静直视他。

二皇子:你麻痹。

韦小宝微笑。

二皇子冲过去揪住韦小宝的衣襟:你他妈不是老子的人吗?啊?你他妈的,你他妈的。

韦小宝一根根掰开二皇子的手指:殿下,请自重。

二皇子弯身狂笑,笑出眼泪,手指韦小宝:娘炮!

二皇子:没鸡鸡!死太监!

韦小宝微笑。

大皇子搭上二皇子的肩膀:弟弟啊,骂街太难看。咱们进殿,等父皇废了你的太子,你再骂。你那些民主主义思想,对咱们大虞朝很危险呐。

十二

皇帝并没有召人入殿,总管公公捧出一道圣旨,尖声朗诵。

不待念完,大皇子怒然起身:我要见父皇!

公公:陛下说啦,谁都不见。

大皇子咬牙切齿,脸色变幻,终于拂袖而去。

公公:太子殿下还不接旨?

二皇子低声嘀咕:操他妈的,没鸡鸡,死太监。

公公皱眉:太子殿下说什么?

二皇子醒过神:没说你,别这么敏感。

公公冷淡了:那接旨。

二皇子:旨上说的什么?

公公:明日登基。

二皇子:哦。

二皇子:什么?

十三

皇子殿前所未有的热闹,直到入夜时分,筹备登基大典的官员才陆续离开。

这一夜,很多宫女太监惊惶难眠。

二皇子靠在窗前,神色疲惫。

空荡荡的太子殿一角,老嬷嬷捧着瓜子,好像能吃到天荒地老。

二皇子想跟人说说话。

二皇子:生活就像一盒巧。。。一捧瓜子,你永远不知道下一颗会吃到什么口味的。

他期待的看向老嬷嬷。

老嬷嬷:都是椒盐味的。

二皇子很有些失望。

老嬷嬷:殿下能登基很奇怪吗?

二皇子:不奇怪吗?

老嬷嬷:殿下是太子,是储君,自然是要登基的。

二皇子苦笑:我还想再奋斗一下,有兄弟陪的那种。

老嬷嬷握起扫帚,扫起地来。

十四

黄道吉日,天朗气清。

大典如期而至。

二皇子龙袍着身,站在群臣之前,身边旁无一人。

脚下黑压压跪倒一片,高呼吾皇万岁。

二皇子突然觉得,有些寂寥。

十分的寂寥。

二皇子对身边的太监说:老子觉得,没劲。

太监脸色僵了一瞬,神态更恭敬。

他声音高昂:圣上口谕,众爱卿平身。

这句回荡在宫墙里,宫墙外传来隐约躁动声,宫门轰然倒塌。

大皇子在黑甲骑兵的簇拥下,驰马进宫。

大皇子:众大臣听好了,如今逆贼挟持陛下,欲夺大宝,切不可被其蒙蔽。叛乱禁军都已经被拿下,逆贼还不束手就擒!

二皇子:夸张。

他目光扫视大皇子军队,叹了口气。

二皇子:朕的御林军呢?

太监:只剩。。。二百余人。

二皇子:哦?

他沉默许久,自嘲般笑了笑,闪身躲进殿内。

二皇子大喝:快关门!叫上那些大臣!

十五

二皇子坐在龙椅上,椅子很硬。

好像,快到终点了。

二皇子想。

好像,也不是太留恋,也不是太惧怕。

二皇子看着殿内的焚香渐渐剥落,心里竟有些平和。

“咔”,清脆的一声。

老嬷嬷从柱子另一头转出来,吐了口瓜子壳。

二皇子:嬷嬷,怎么哪里都有你?

老嬷嬷:扫地。

二皇子:你很敬业,但来的不是时候,一会儿记得躲起来,你是下人,不会太被刁难。

老嬷嬷:大皇子还没攻进来。

二皇子:快了吧。

老嬷嬷:他理应已经攻进来了。

二皇子霍然起身:殿外出现了变化?

十六

殿外出现了变化。

数千人的军队,披坚执锐却寸步难行。

挡在他们前面的是两个人。

韦小宝勾臂勒住大皇子的脖子,匕首贴在大皇子的脖颈处。

他额头青筋暴起,背心汗湿一片,肌肉紧绷,隔着十丈余的白石场地,对峙。

军队黑枪黑甲,森然如山。

韦小宝冲那片山吼:滚!都给老子滚!

二皇子怔住了。

他喉头滚了几滚,简直快哭出来:你他妈的,注意安全!

韦小宝身体松懈了一瞬,大皇子猛然翻身,卧扑在地。

这一刹那,二皇子好像听到了很多声音。

利箭的破空声。

枯木的爆碎声。

高亢的剑吟声。

以及最后,箭刺入身体的声音。

老嬷嬷的扫帚寸寸破裂,一道剑光冲天而起,斩断了那一瞬射向韦小宝的无数箭。

可并不是全部。

她眉间煞意大作,剑气铺天,黑甲军的前排纷然坠马。

大皇子的脑袋滚落在地。

十七

失去大皇子的军队很快缴械离去。

韦小宝躺在空旷的广场上,三根箭透胸而过。

二皇子扶起他。

韦小宝艰难露出笑容:殿下,你错了。奴才是个太监,但不是娘炮。

二皇子:别说话,你还能抢救的。

二皇子望向老嬷嬷,嬷嬷摇了摇头。

韦小宝:殿下,奴才杀过你,也知道你不是二皇子,你是个。。。更好的人。你喊奴才兄弟,还要跟奴才做千古君臣,没人跟奴才说过这样的话。

二皇子捂不住韦小宝涌血的伤口。

韦小宝用力攥过二皇子的手。

韦小宝: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殿下,要建立一个民主共和国啊。

二皇子:我试试。

韦小宝:奴才在大皇子身边,一直找不到机会。哪怕交代了很多殿下的事,还是不被信任。但是刚才,奴才抓住机会了,奴才是不是很屌?

二皇子抹了把眼泪:屌炸天哦。

韦小宝声音越发轻:奴才是不是很满?

二皇子:发音要准,是MAN。

韦小宝:奴才知道了,原来是。。。

韦小宝话断在这里,笑容挂在嘴边,身体沉了下去。

十八

韦小宝葬以亲王礼。

二皇子蹲在灵牌前,老嬷嬷站在身后。

老嬷嬷:你没有疑问吗?

二皇子:请不要耽误太久。

老嬷嬷:你是太子,也是皇帝唯一的儿子。因为你年幼,陛下病重,大皇子监国是妥协之策。陛下离你越远,你越安全。

二皇子:那大皇子?

老嬷嬷:家丑,点到为止。

二皇子:你是?

老嬷嬷:我与你父皇有旧,受他之托,会护你到登基,清扫一些麻烦。

二皇子:辛苦嬷嬷了。

老嬷嬷看向灵牌:我只失过一次手。

二皇子添了把纸钱。

老嬷嬷:他其实是个好孩子。

二皇子:嬷嬷,不要说了,他为我拼命,死了。

二皇子:嬷嬷,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朋友,他死了。

文章作者:大树之苗
图片作者:青玖_Nineki
图片来源:http://www.poocg.com/works/view/769084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韦小宝,本皇子带你建设共产主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