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爱情套路 | 才子佳人木匠和小龙虾

作者:脑洞故事板

城东的佳人到了该成亲的年纪,被双亲叫到堂前。

她爹语重心长地跟她讲,后院的秋千已经搭好了,两个力气大的丫鬟也找好了,从今天起,她必须天天去后院荡秋千,以便遇到一个隔墙吟诗的才子,互相看上两眼,然后跟他私奔。走完这个套路,就算嫁做人妇了。

佳人一脸茫然:“???秋千?才子?私奔?哪里来的套路?”

“戏文里都是这么写的。大家闺秀人人如此。”

哦,大家闺秀都该这样,佳人啧啧啧摇头,同情了一把大家闺秀,“那我不当大家闺秀。我喜欢后院做木工的王二,他雕出来的猴子比猴子还猴子,我要跟他生猴子!”

她爹和她娘都惊呆了,他们的女儿居然说出这种话来,居然——居然说不要当大家闺秀!

世风日下!人心不古!这世道不对了!

于是佳人被爹娘关了禁闭。两个力气大的丫鬟守在门外,一左一右,像两尊门神。

佳人很无语,翻着白眼从窗子爬出去,晃晃悠悠跑到后院,正看到王二蹲在秋千边上,拿着个锤子笃笃笃笃地敲。她便蹲在王二边上,看着他笃笃笃笃地敲。

秋千架子上很快出现了各种各样的猴子,猕猴、懒猴、金丝猴,还有狒狒和山魈。活灵活现,好像马上就要从上面爬下来。

佳人看呆了,伸手去摸。没想到轰隆一声,秋千居然就这么塌了。

嗯,豆腐渣工程。

她大喜,伸出大拇指夸,干得好王二。

王二摸摸脑袋,“我看这样式蠢的很,就想把秋千柱子雕成猴子的形状,没想到这么不禁敲。都是我的错,害你没法跟才子私奔,这可怎么办?”

“那能怎么办。”佳人从身后拿出收拾好的小包袱挥一挥,得意地笑:“只能你带我私奔了呗。”

“那成。”

于是佳人跟王二私奔了。

城西的才子也到了该成亲的年纪,被他祖爷爷叫到堂前。

他祖爷爷摸着胡子,意味深长地说,笛子已经做好了,驴车也已经准备好了,从今天起,他必须天天去佳人的后院外吹笛吟诗,以便吸引荡秋千的佳人,看上那姑娘两眼,就带她私奔。走完这个套路,就算娶上妻子了。

才子把笛子随手扔在一边,咔嚓咔嚓地吃小龙虾。

他祖爷爷怒了,啪叽一下把龙虾拍掉,用力拄了拄拐杖,“你个没出息的孙子诶!龙虾是这么吃的吗?还咔嚓咔嚓,吃小龙虾是要去壳的!”

“哦。”才子直愣愣地点点头,“可我为什么要娶佳人?我看城里新搬来的三丫就挺好,我偷偷跟踪她七天了,她能在野地里摸龙虾,一天能摸三四斤!”

“胡闹!才子怎么能不娶佳人?”他祖爷爷吹胡子瞪眼,“总之你必须去,不去我就把你那些李小白杜大甫王中维的泥人全都摔烂!”

“那叫手办好吧。”才子翻了个白眼,磨磨蹭蹭地去拉驴车,他祖爷爷赶过来,见四周无人,附在才子耳边悄悄问:“那三丫,真的一天能摸三四斤龙虾?”

“真的!”

“……那也不行,才子是要娶佳人的,戏文上都那么说。”祖爷爷吸溜了一下口水,很遗憾地下了结论。

于是才子把驴车一赶,去了城外。

三丫正在摸龙虾,她苹果脸,圆圆眼,笑起来一团喜气,此刻撸着袖子,露出一条白生生的胳膊,趴在田梗上往那些水洞里掏去,片刻,就捞出一只张牙舞爪的老钳龙虾。

龙虾把泥点子溅到三丫脸上,三丫一抹,成了个大花猫。

天啦,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姑娘!才子忍不住在驴车上吹起了笛子。然而太难听了,连龙虾都听不下去,全跑了,三丫一只龙虾都没再摸到,气得揍了才子一顿。

揍完了,见才子鼻青眼肿的样子,她又有些不好意思,她知道这个人最近天天都来,偷偷地看着她眼睛发光。

从来没有人敢这么看着她,三丫忍不住甩晃着手里抓上来的最后一只小龙虾说:“你要是保证不再吹笛子了,我就请你去我那儿吃饭。”

才子的眼睛全都是星星,去三丫家吃饭,意味着一大盆小龙虾!别说不吹笛子了,叫他不当才子都成。

他忍不住问:“你会做麻辣小龙虾不?”

三丫笑得特别自信,简直有一种睥睨天下的豪情:“当然,麻辣、椒盐、酒香、吮指、白灼、上汤,什么小龙虾我不会做!”

才子决定了,他要让三丫跟他私奔。当他把这个决定告诉三丫以后,又被她揍了一顿。“谁要跟你私奔,要奔也是你跟我奔,说,你奔不奔?!”

当然奔!小龙虾诶,十八种口味的!

于是,才子跟三丫私奔了。

奔着奔着,佳人肚子饿了。

王二打开她带出来的小包袱,里面全是漂亮的小裙子和可爱的小胭脂,没吃的。佳人也打开王二带出来的大包袱,里面全是各式各样的小猴子,也没吃的。

两人大眼瞪小眼,佳人晃了晃脑袋、吸了吸鼻子,忽然眼睛一亮。

“你闻到什么香味没有?”

“好像是的。”

“你看那边有户人家是不?”

“大概有户。”

“要不我们去吃点东西再私奔?”

“完全可以。”

两人敲开了那屋子的门,开门的是才子,他嘴里叼着一只龙虾,左手拿着一只龙虾,右手不情不愿地握着门,警惕地看着他们:“要钱给你,要龙虾没有。”

佳人和王二不要钱,终究还是分了才子和三丫的口粮,四个人坐在桌边,一起咔嚓咔嚓吃小龙虾。

三丫笑眯眯,“我就喜欢吃小龙虾不去壳的人,真英雄。”

吃饱了的佳人抹抹红彤彤的嘴,悄悄向他们打听:“那啥,其实我们正私奔来着。你们知道私奔之后该干些什么不?”

才子一拍大腿,“巧了,我们俩也刚私奔,具体该做点啥,我也不晓得。”

“要不我们拜个把子吧。”三丫收拾了龙虾盆子,想了想,找出三个完整的龙虾头来,一一排列整齐了放在案上,“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结婚,但求同年同月同日私奔。”

“好是好。”才子喃喃,“只我听说戏文里男的才拜把子,女人不拜这个的。”

“为什么要管戏里怎么写呢?我们又不是戏。”

于是事情就这么定了,佳人、王二、才子和三丫对着三个龙虾头三跪九叩,郑重其事地发誓:“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结婚,但求同年同月同日私奔。”

行完礼序了齿,三丫最大,佳人最小,才子和王二一般年纪。

三丫:“我会捉龙虾,一天能捉三四斤。”

才子:“我会吹笛子,鸟听了都要昏倒。”

王二:“我会雕猴子,雕得母猴都来抢。”

“我……我只会穿漂亮的小裙子……化各种各样的妆。”佳人有点惭愧,感觉自己掌握了一项无用的技能。

王二摸摸她的头,“这手艺比咱们都厉害!”

城里这几天不太平。

官府的官兵不知道为什么到处奔来奔去。有人说是皇宫里的皇帝丢了东西,也有人说是皇宫里的皇帝不小心丢了。

皇帝丢了,那还得了,大家都心慌,一时间,连按部就班私奔的才子佳人们都少了许多。

不过官府很快出来辟谣,说皇帝没丢,是敌国的奸细混进了城里,于是满城戒严,全民抓奸……咳,抓奸细。

没想到还真给他们抓着了俩。

接下来几天,全国上下,陆陆续续居然抓出了十几个敌国的奸细。还没等朝廷商量出把这些个奸细怎么样来,敌国就先不干了,他们干脆哇呀哇呀举兵打过边境,到处围城。

这一下,城里的人出不去,城外的人也进不来。

四个人三天没吃上小龙虾,三丫有些心神不宁,才子安慰她,没事,就算没有小龙虾,我也喜欢你。

三丫摇摇头:“有个事,我得跟你们讲。”

这个语气……六只眼睛飞快地凑过来,闪烁着八卦的光芒。

三丫正襟危坐,面色肃然,浑身散发着王霸之气:“其实,我是皇帝。”

原来皇宫里的皇帝是真丢了。

皇帝姑娘不喜欢当皇帝,只喜欢摸小龙虾,于是偷偷跑了出来。

朝廷大员们急得团团转,又不能满天下贴皇帝的寻人启事,只好借口说有奸细到处找——结果皇帝还没找着,奸细先提溜出了一串。

“哦,你是皇帝。”才子、佳人和王二点点头,非常自然地接受了这坑爹的设定。先前他们还以为三丫移情别恋了呢。“那先不管小龙虾了,你得回皇宫去。”

这三丫当然知道,然而城外围满了敌国的士兵,他们几个插翅难飞。

对方的将军甚至找来一大堆柴火,架起一口大锅,当场与手下将士们一通涮起了火锅,一边涮一边唱。

“嘿哎,火锅要吃红汤锅哎——哎嗨嗨呦。红锅要涮金针菇哎——哎嗨嗨呦。羊肉猪肉切成片哎,拌点酱料下锅烫哎——哎嗨嗨呦。”

王二和才子扒在城墙上,两人咽了咽口水,后面跟着三丫哦不,皇帝和佳人。

“是可忍孰不可忍。”王二打开随身包袱,把里面的木雕猴子全都掏出来,纷纷向敌军砸去。敌军以为遇袭,手忙脚乱了一阵,结果许多人手里都拿到了个活灵活现的猴儿。

切,木头的,不能吃。

全军将士顿时化作一片哈哈党。然而没等他们哈哈完,忽然从左右两边的林子里面窜出无数只真猴子来,吱哇乱叫着扑进阵中,冲那些抓着木雕小猴的士兵一顿狂抓,城墙下乱做一团。

才子向王二竖了个大拇指,佳人的眼睛亮晶晶。

“有个事,我也没有跟你们讲。”才子缓缓挺直了脊背,看向三丫,不对,皇帝姐姐,“其实,我是个武林高手。”

一阵晚风吹过,吹得他衣衫猎猎作响,颇有些武林高手的风范。

他十分郑重地解下腰间的笛子,一脸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悲壮:“对不起,三丫,答应过你的事,我恐怕做不到了。”然后,在呼啸的悲风中,才子吹响了他的笛子。

惊天地泣鬼神,难听。

敌军将领心脏病发昏了过去,城下大军像一片被风吹伏了的麦子,弯腰控头蹲在那里。

面如土色的王二扶着面如土色的佳人,带着面不改色的皇帝姐姐和还想再吹一阵的才子,在敌军绝望的哀嚎声中混出了城。

后来才子这位武林高手一直坚称是他用超绝无敌的内功震碎了敌方将领的心脉,大家保持心照不宣的微笑。

王二发现,自己家小佳人这两天都有点闷闷不乐,就连他现场表演西山懒猴十三连雕,都没能把人逗笑。

木匠是个不善言辞的人,他只好冒着危险跑到衣裳铺和胭脂铺里去,买回来一堆漂亮的小裙子和新鲜水粉胭脂。谁知道佳人一看,更伤心了。

“你会雕猴子,才子会吹笛子,你们能帮着皇帝姐姐从包围的敌军中逃出来。可我每天都只会研究什么样的裙子配什么样的妆,一点用都没有呀。”王二一定有一天会嫌弃她的。

一定有一天这种事情谁也不知道,反正现在王二一点都不嫌弃她。

他想了想,把两只手伸给佳人看,上面全是做木工活儿磨出来的茧子,还有这几天雕猴子引开追兵留下的新伤。

佳人一看到伤口,顿时心疼得什么郁闷都忘了,连忙小心翼翼地给王二敷了药,又拿出护肤品来,给他做保养按摩。按摩着按摩着,佳人忽然灵光一闪:“我可以给皇帝姐姐化妆呀,这样,追兵就认不出她来了。”

事实证明,化妆术不愧是邪术,跑出来的皇帝就这样在敌军眼皮子底下大摇大摆地进了京。任谁都想不到,这个帅绝人寰的大帅哥居然是个女的。

那一天,京城的闺秀们少女心碎了一地。

皇帝顺利回宫,臣子们有了主心骨,这仗越打越顺,一鼓作气从敌军手里夺回了好几个城池。

才子天天着迷地看着龙椅上的皇帝,简直梦里都要笑出声来,他们家三丫果然是最可爱的,摸小龙虾的时候可爱,揍他的时候可爱,就连当皇帝都当得这么可爱。

他一高兴就想吹笛子,皇帝拿圆圆的眼睛瞪他:“武林高手,你还要不要吃龙虾了?”

“……”武林高手怂怂地放开了手。皇上洪福齐天,京城的百姓幸免于难。

那边两个人在朝堂之上公然秀恩爱,闪瞎了一干大臣的眼睛。而另一边,佳人和王二的木工坊也开了起来。

“王二王二,我还想开个胭脂铺子。在这里,你是老板,我是老板娘。在那里,我是老板,你是老板夫。”

自从成功包装了皇帝姐姐之后,佳人感觉自己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一番宏图大业在眼前闪闪发亮,她再也不觉得搭配和化妆是无用的技能了,非但如此,她还想掌握很多很多更厉害的技能。

王二郑重其事地把一对情侣猴交给佳人,他觉得充满事业心的姑娘也这么闪闪发光。

佳人双手背在身后,一蹦一跳地看王二把各种各样精致的木雕放进店铺里,疑惑地转了一圈,“怎么铺子里没有小猴子?”

王二笑:“我只给你雕小猴子。”

好了,知道你们很恩爱了,下一位。

变故是突然发生的。

那一天前线传来消息说是军情有变,皇帝连夜急召丞相和几位大人进宫商议,没过多久,就传出皇帝突发疾病、太医束手无策的消息来。

彼时佳人刚用新买的荭露斋胭脂给王二化了个美少女妆,镜子里一个魁梧的“姑娘”和一个秀气的姑娘大眼瞪小眼,噗嗤一声还没笑出来,京城上空,忽然传来了久违的笛声。

难听到天怒人怨。

佳人与王二连忙混进皇宫,好不容易找到才子和三丫,三丫躺在床上,脸色苍白,也不知道是病的还是被才子的笛声难受的。

她听到动静,睁开眼睛盯着佳人,虚弱地问:“你丫谁?”

佳人忙泼了一汪卸妆水在脸上,用帕子一抹,“是我呀皇帝姐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三丫不方便说话,才子终于停下了他的笛子,沉重地说:“之前三丫急召丞相进宫商议战事,万万没想到那糟老头居然里通外国想要谋反。”

这事情很难办,三丫伤得很重,流言刚传出去与朝野上下就已经人心浮动。如果她久不上朝,恐怕这朝以后就再也不用上了。

“我其实一点都不喜欢当皇帝。”三丫拉着才子的手,“我从小就只喜欢摸龙虾。可父皇只有我一个孩子,他天天跟我说,国不可一日无主。”

“等下我打断下。”佳人好奇的举手,“只有你一个孩子为啥叫三丫?”

三丫喘了一大口气,“大丫是条狗,二丫是只猫。”想到那只整天窝在父皇怀里趾高气昂的猫,三丫气得差点坐起来,半天才想起她们在说正事。

“国不可一日无主。如果这国家没了,以后,我就再也不能偷跑出去摸龙虾了。”

王二和才子都很为难,他们可以帮忙打仗,但不能帮忙上朝。就算妆点成女子,身材也太魁梧了呀。

佳人倒是跟三丫身材相近,只是,她从来都没干过治国这事儿,会不会害怕?

他们一齐去看佳人,结果佳人一脸兴奋,跃跃欲试地问:“当皇帝是不是很难?”

三丫对佳人招招手,摸摸她的头,问她分不分的清银朱、胭脂、朱砂、洋红、粉红、妃色、品红、桃红、海棠花、石榴红、银红、大红、樱桃红、绛紫这几种唇脂色号的区别。

两个男人听得头昏眼花,佳人点点头,“差别很大的呀。”王二呆呆的看着才子,才子也呆呆地看着王二。不都是红色,有什么差别?

三丫笑了,“你看,你连这么些色号都分得出来,比我都聪明。当皇帝也不过是看看人罢了,你只要真心想当、用心去当,没什么当不好的。”

佳人咬了咬牙,这一路私奔过来,她想了很多,发现自己一点都不想做个只会买小裙子和化妆品的人。虽然化妆术很有用,但她觉得自己还能更厉害。

王二看着她,这个木匠不会说情话,但目光总是很清澈温暖,也不会拿奇奇怪怪的戏文里的东西要求她这样那样。

就像现在。

而才子正忙着跟三丫表白:“我喜欢你跟你是不是皇帝完全没关系,跟你会不会抓龙虾也没关系!”

其余三人极度怀疑后面一句是假的。

分得清一百种口红色号的佳人化妆成皇帝坐在朝堂上,才子和王二装成御前侍卫,站在两边。

“皇上无恙呀?”老臣在下面抖啊抖啊。

佳人托着腮,让御前侍卫直接把丞相供出来的同党们拖出去,杀猪般的惨叫响了一路。

这下皇帝驾崩的谣言不攻自破,满朝文武山呼万岁,天下太平。

当朝皇帝大婚已经三年了,她的传奇经历被写成了新戏,到处传唱。

据说,这位皇帝姐姐原本是个大家闺秀,因为不愿意跟爹娘指定的才子私奔,跟自家后院的木匠跑了,后来遇到当时的皇帝,帮她打退了敌国大军,皇帝就把皇位传给了她。

现在深宅大院的大小姐们,早已不流行在后院搭秋千等吟诗的才子。一等她们成年,家中长辈就开始招木匠。一时间,才子行情大跌,全被父母逼着去做木匠。

皇宫里,寝殿。

佳人把玩着挂在脖子上的小猴子,嘟着嘴:“王二,我今天又把奸臣斗倒啦,我很喜欢当皇帝!可是昨天朝里有人骂我说,做人娘子应该待在家里相夫教子才好,戏文里都这样讲。王二,你会不会不喜欢我当皇帝?”

“不会。”王二看着嘟嘟嘴的佳人,心里喜欢得不行。

他说不出什么甜言蜜语来,只好把她扒拉进怀里抱着,“为什么要管戏文里的东西呢,我们又不是戏。管那些的话,我们就不能在一起了。”

“就是。这些人真是没道理。”佳人笑起来。

“改天我们去找三丫和才子玩吧,姐姐来信说又养了一大塘龙虾,才子哥哥的第七支笛子还是被她烧了,不过才子哥哥又偷偷做了第八个。”

“好。”王二把小猴子塞进佳人的领子里,对着她的额头亲了一下。

隐居在城外养龙虾的才子忽然打了个寒颤,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总觉得,他的笛子好像又保不住了。

但是,今晚有三丫亲手做的麻辣小龙虾!他的圆圆脸姑娘,无论做什么,都是天下第一可爱啊。

于是他又愉快地哼着歌儿赶着小驴车进城去帮王二的木工坊卖猴子去了,武林高手,也不能只会吹笛子嘛。

脑洞故事板

微信号:ndgs233

微博:@脑洞故事板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古典爱情套路 | 才子佳人木匠和小龙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