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广高铁风景线:走马观花8小时

8小时,2298公里16度的纬度差,京广高铁不仅串联无数美景,自己也成为贯穿中国一道的风景线。

一列京广高铁列车驶出北京西站。当年京九和京广铁路的起点北京西站,如今又成为了京广高铁的始发站。(罗春晓/图)

2012年12月26日,京郑高铁开通,标志着京广高铁全线通车。仅7小时59分的短短旅途,京广高铁一路向南,从广袤的华北平原,一路穿山越水走到青山绿水的岭南,行程2298公里,纵贯北京、河北、河南、湖北、湖南、广东6省市的近30个城市。

跟随高铁的足迹,从2009年12月开通的武广高铁,到2012年9月开通的郑武高铁,再到2012年12月开通的京郑高铁,我的镜头记录着高铁从北至南的一路风景,也记录着整个中国铁路历史变迁的一个又一个瞬间。

京广高铁的列车穿越暮色时分的京城。(罗春晓/图)

离开京城,京广高铁开始在一望无际的华北平原上驰骋。铁路两侧的景色虽略显单调。但若有机会从车外欣赏高铁,更可见广袤的平原上,笔直而连绵的大桥是高铁留给大地的一道固定风景。

途经河北到河南,黄河大桥是最不可错过的精彩。以时速300公里奔驰的列车,仅用十几秒的时间便会驶过由六座斜拉塔组成的大桥主跨。因此,一不留神,滚滚黄河便被抛到身后,错过了一睹母亲河芳容的机会。

深秋季节里飘荡荻花旁的京广高铁郑州黄河大桥。(罗春晓/图)

出郑州,过漯河,至信阳。在跨越淮河后,京广高铁进入了地理意义上的“南方”。如果冬日乘车,北国千里冰封,南国也许还绿意盎然。

从这里,京广高铁也告别了北方的千里大平原,进入大山的怀抱。山间变化的风景,开始给旅程带来新的变化。 8个小时的旅程,看窗外景色如同“四季”般变化,也许是旅程中最诱人的地方。

一列高铁列车行驶在京广高铁郑武段上。在广袤的华北平原,笔直而连绵的大桥已成为高铁沿线一道固定的风景。(罗春晓/图)

在豫南、鄂北交接的山区里,山水之间的变化,显示了南北的差异。(罗春晓/图)

很快,高铁列车驶出豫南鄂北大山,进入江汉平原。在武汉天兴洲长江大桥跨越长江后,抵达武汉。

在半个世纪以前的1957年,中国第一座长江大桥——武汉长江大桥通车,京广铁路贯穿南北。如今,天兴洲长江大桥又穿针引线,让高速列车由北京直达广州。

高铁列车穿行在鄂北群山间。(罗春晓/图)

京广高铁经过武汉天兴洲长江大桥跨越长江。这座大桥的特别之处是一座双塔公铁两用斜拉桥。(罗春晓/图)

过了武汉,京广高铁的旅程已经走了一半。京广高铁武汉向南的路段,便是当年被各界热议的武广高铁了。

这条2009年便建成通车的高速铁路,曾是我国最早一条在复杂山区地段修建的高速铁路,和京沪高铁一样成为里程碑式的工程。从武汉向南,高铁经咸宁,过赤壁,临岳阳,跨汨罗,直至湖南长沙。

这段旅程,与其说是风景之旅,倒不如说是人文大道。古赤壁、岳阳楼、汨罗江畔的屈原…… 一一在心头掠过。

暮秋时分的荆楚大地,略显萧瑟。高铁列车穿越武广高铁汀泗河特大桥。(罗春晓/图)

自长沙向南,一幅优美的山水画卷逐步打开。株洲、衡阳,京广高铁两跨湘江,南岳衡山也与高铁遥遥相望。碧绿的江水与苍翠的群山相应,飞驰的列车穿行其间。

阴霾的天空下,几朵红叶间,高铁列车驶过武广高铁衡阳湘江大桥。(罗春晓/图)

过郴州,越南岭,穿大瑶山,京广高铁进入广东境内。

岭南地区复杂的地形让京广高铁在这里仿佛地下铁路一般。但车窗外偶尔露出的山谷间恬静的田园风光,却让人印象深刻。

经韶关,过清远,京广高铁在终点站——广州结束了旅程。

8小时,2298公里16度的纬度差的精彩旅途,这就是京广高铁,不仅串联无数美景,自己也成为贯穿中国一道新的风景线。

高铁列车驶出韶关大瑶山隧道。(罗春晓/图)

广东清远:即使严寒季节,这里依然碧水青山,碧波荡漾,一派南国风情。(罗春晓/图)

来源:南方周末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京广高铁风景线:走马观花8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