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事别想不开去参加同学会

朋友在微信上发来消息,说你赶紧过来吧,人都到齐了,给你点了一大壶西瓜汁。

我问,都有谁啊?

他说,反正还留在北京的,保持联系的基本都来了。张美丽啊,王德福啊,李宝来啊,还有张美丽传说中的老公啊,王德福的小孩啊,包厢人都满了,现在大家正聊你呢,猜你是一个人来,还是两个人来。

我站起来说,我来你妈了个逼,不是说了就两三人聚一下就好了,你非得把所有人叫上干啥啊?我不来了。

朋友说,滚,你以最快的速度给我滚。

然后我醒了,一看表,还有半小时就要迟到了,赶紧起床把酒店退了,胡乱洗了一把脸就打车出门了。

来北京出差是在意料之外的一件事情。因为最近状态奇差无比,本来有些事情通过电话和微信也能解决,但是想着出来走走换个心情,毕竟一个人在杭州待着也快发霉了。

事情忙完之后,跟很久不见的大学同学在微信上聊了会儿,于是约好一起吃个晚饭。

什么叫梦想成真啊朋友们!就是当我推开包厢门的那一刹,听到呯呤的呼叫声就感觉大事不妙了。“快叫叔叔”,其中一个中年妇女抱着一个小孩上前来。我定睛一看,这不是我那同学么,但是叫啥来着,我还真一下子叫不上来。

落座之后,面对着眼前面容陌生的一大桌成年人,只能刷着过去的一些回忆,以此来慰藉此刻的一点温存——上学那会儿谁暗恋谁啊,谁出过什么糗,谁跟谁的关系比较好之类,三句话聊完就转接到现在做什么工作,买房了没有,什么时候结婚。

简单答完之后,又陷入无话的境地。而我,一边喝着西瓜汁,一边不停地想着以什么样的方式结束这场无聊而又浪费时间的饭局。

我不知道你有没有参加过类似的聚会,反正我的情况往往如此,老友见面,以为会有讲不完的话,其实长期的间隔,性格习惯差异难以通达,蜂拥的回忆,夹头夹脑,谈话的兴致非但不高,而且时常百感交集,思路阻塞。

离开学校已经八年,这八年足以成为一道分水岭,有些人已经结婚生子,有些人在事业上风生水起,过去青春纵然有着一样的土壤来浇灌,在此刻也培育成长出千姿百态的人生。

衩姐曾经写过一篇文章叫《知道你过得那样,我也就放心了》,文中说,每年的春节前后是同学聚会的高峰,但是真正的有钱人和穷人都不去同学会,每年固定发起、参加同学会的最后都是相同的一群人。

同学会筛掉了飞得过于高的、走得过于远的、混得过于惨的、性格过于强的……剩下一伙彼此过得差不多、活在同一坐标系里的同学。

每年固定约见相互确认“原来你过得还是这个样儿”,便可继续相亲相爱,同时安心地继续过自己或许是主流或许是随大流的人生。

很多人喜欢回忆青春,喜欢回忆上学时候的经历,其实并不是感怀当时的爱情简单,友情纯真,而是沉浸在无法回去的过往,和那个感觉不用拼命就可以和大家一样的自己。

关于青春,向小田曾写过一段非常绝妙的话,他说——

其实青春就是一群人,陪你度过一生中最胸无大志,无欲无求的时光,这群人中有你最想爱的,有你最想揍的,也有一些无关痛痒的。他们和你组成了喧闹的如梦般的场景,这场景明媚、阳光、生机勃勃、充满希望。这种希望之所以存在,是因为学校是你和同学阶级差别最小的时候,一出社会,立刻天翻地覆。

曾经整天腻歪在一起,曾经整天袒露心迹,对于同学这种情景型的朋友关系来说,并不能长久维持。

走出社会之后,你会对自己越来越有意识,对朋友也越来越有概念,知道在谁身上投入时间是值得的,在谁那儿只是浪费精力。

如果你扪心自问一下,那些曾经一起上过学的,一起共过事的人算自己的好朋友吗?这个答案可能会让你比较尴尬。

社会学家说,结交挚友最重要的原因有三点:1、紧密接触。2、经常性的不约而至。3、能让人放下戒备,彼此袒露心迹的场景。

不过随着社会的变化和人们各自的成长,要满足这3个条件已经越来越困难了。

「敞开心扉」「友情万岁」这样的话已经变成了这个社会带有一种符号性质的陈词滥调。

如果你仔细回想一下,你上一次在另外一个人面前敞开心扉是什么时候,你上一次和人做深入的长谈,毫无保留地在另一个面前袒露自己是什么时候,你就会尴尬地发生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甚至根本没有上一次。

那同学会只不过提供了一个大家吹牛逼,检阅自己当前实力的舞台。也许曾经一见如故,然而再见已是陌路。

没事别想不开去参加什么同学会了。

微信群都三百年没消息了,很多同学连好友都没加上,加上的还有一大半都屏蔽了,网上都没话聊,有何必见了面自寻烦恼。

我们这么努力工作,这么努力生活,不就是为了摆脱和远离那些因为命运安排而不得不在一起的人吗?

有那时间还不如多跟真正聊得来的朋友吃吃饭,没那心情的话,哪怕一个人待着看看书上上网也好。不必在别人面前假装自己过得很好,也不用费劲装出自己很牛逼的样子。

希望我们都能做到。

作者:@杭州城西野生仁波切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没事别想不开去参加同学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