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伤感的打新股的故事

我母亲是个老股民,印象里她从1997年就开始炒股票。

一开始就是打发打发退休退休后的时间找点事儿做。那时候几乎每天都到安立路的政权公司大厅去呆着。后来开通了电话下单业务,于是跑的不那么勤了,但是依然还要去券商大厅看看行情再回来通过电话买卖。

等我大学毕业回家了,她就让我教她用电脑上网看行情,还是通过电话下单。于是每天白天她电脑前坐一天,晚上我电脑前玩一晚,电脑几乎24小时不歇着,很快就坏了。

再往后,顺理成章的,她学会了各种电脑炒股软件,还学会了用智能手机。一切最主要的目的就是为了炒股。

说到母亲炒股的成绩,最称道的就是2008年那次。当时她们单位卖福利房,虽然便宜,但必须全款,几十万下来也挺发愁。按照当年家中的经济状况,掏干了老底儿还得再找亲戚借上十几万,这还不包括装修与电器的钱。当时赶上股市刚刚有所抬头,母亲瞒着我和父亲把买房子的钱都投了进去。在5200点时候因为要交房款了所以恋恋不舍的都取了出来,结果阴差阳错的躲过了后面的暴跌。房款有了装修资金有了电器的钱有了还剩下很多。后来这剩下的钱成了她继续炒股的资本。

母亲曾经说过,她晚年最大的爱好就是炒股,这可能和她年轻时候很喜欢数学有关系。她喜欢学习喜欢研究,每天认真听课做笔记。她总喜欢跟我说股票,只可惜我对这玩意儿既没时间更没兴趣,所以没耐心听,每次听两句就躲开。

随着年龄的增大,母亲身体状态下降很快(她是几十年的慢性哮喘,各种过敏,心脏也不太好),住院越来越频繁,每次病情也越来越重。渐渐地,坐在电脑前的时间少了,手机成了她最主要的工具。由于吃的一些抗生素影响眼睛,她的视力越来越差,因此我把她的手机从5寸换成了6寸,就这样她还得凑的很近才能看清。

大半年前,她看我对炒股实在不感兴趣,就教我打新股。不光我,连丈母娘也被她鼓动起来打新股。别说,还真有运气,先是我丈母娘相继中了俩签赚了十几万,去年七月份,我也中签了!最后净赚六万多。那时候母亲正因为肺部严重感染在住院,一天两千多的自费药不停地用这。媳妇说把这赚的钱都给妈,让她不用担心药费,同时也高兴高兴冲冲喜。在她住院那段时间,只要身体不那么难受,就拿出手机看股票。那时候如果上班时间收到她给我发微信股市动态或者提醒我打新股,我会非常高兴,因为这说明她那天状态还挺好能有精力看股票!

九月底,她出院了。半年院住下来,腿基本动不了了。就这样,当坐着轮椅回家后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电脑听讲座。

十一月下旬我又中了个签——天能重工。母亲比我还高兴。她说这是老天有眼,之前我们中签赚钱一分没留都给她当药费,老天这是在补偿我们。我说这瓷赚的钱照样给你留着看病用。母亲说不要,让我们自己留着,她说她知道自己这病能维持都不容易,没必要花那么多钱。

很快,12月初,就在我的天能重工还在天天开盘即涨停时,母亲又住院了。这次病的很快很严重,三天抢救了两次,第二次抢救开始插管。坚持了几天后,母亲的力气用完了,走了。

就在她离世的前一天,天能重工开板了,我卖了。当时很高兴,想着等她醒了赶紧告诉她,她又多了好几万看病钱。但她再也没醒过来,甚至都没再看上我一眼。

母亲留下的资产除了房子,就是几个证券账户,加起来十一二万,还有就是我们第一次中签时候给她的那些钱。她没用,都留着了。

现在我出门都随身带着两个手机,一个我的,一个她的。每天按时打新股。她留下的几只股票和基金,不管盈亏与否,我都没动。看到她的股票跌了,我心疼;涨了,我欣喜。就好像她还坐在电脑跟前听课学习炒股票一样。潜意识里总想着哪天她回来还要接着做——当然,不可能了。

三七已过,很快就到四七了。我最想念她的时候就是拿出手机看股票打新股的时候。

经常,我和媳妇会念叨,母亲在那边还会继续炒股吧。

来源;水木社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最伤感的打新股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