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生活的城市,什么时候才能没有雾霾

北京每天都是雾霾,我特“高兴”。

北京,以及大多数北方城市,是吸着雾霾迈进了2017年的大门的,这是一个让人高兴不起来的开始。

每次雾霾,空气净化器和口罩都会严重脱销,还会催生一系列嘲弄或自嘲的段子,比如“看不见的中国”,比如可以放心闯红灯了。

2017年1月2日,元旦假期的最后一天,北京的蓝天扛了半天就扛不住了,下午就被雾霾吞噬。

有一位网友在北京东三环的某个高楼上录了一个视频,完整地记录了雾霾由远及近扑面而来直到把北京城湮没的整个过程,场面震撼人心,看了之后心里拔凉。我给加了个音效和字幕,别告我侵权啊。

还有网易新闻发的一篇文章也发生在昨天,跟帖超过了13万条。根据拍摄的画面,高铁车身上全是雾霾留下的证据。

文章说:

1月2日,北京南站,上海至北京穿越800余公里的高铁车身布满尘埃。这辆穿越了华东、华北全部重雾霾区的高铁未经沿途雨水冲刷,尘埃布满整个车身。据悉,高铁在时速超过200至300公里时,列车交错时会产生空气压,空气压产生的强大气流将空气中的细小颗粒物紧贴到高铁车身,使洁白光滑的高铁车身布满尘埃。

看完了再想想我们这些长期活在雾霾重灾区的人每天24小时扮演着活体吸尘器,我们的肺有多脏,可想而知。长期下来,它承受得住吗?政府会为我们的健康埋单吗?我相信不会。

在这个城市生活着的、苟且着的2000多万人,每个人都有一种痛彻心扉的悲怆。

这种悲怆,空气净化器和口罩都无法治愈。

今天是2017年开工第一天,但没想到的是,一早上朋友圈又被雾霾刷屏了,主要集中在两篇10万+文章。

一篇是微信公众号“雾霾生存手册”发的一篇澎湃新闻记者采写的《雾霾之下三位母亲的选择:离开的不再回来》,文章说:“雾霾之下,三位母亲为自己的孩子做出了不同的选择,有的离开北京去了空气质量更好的南方;有的在家中为孩子设置了重重“防霾网”;还有的母亲决定和周围的人一起行动起来。”

还有一篇被点赞上千的10万+文章已被微信以“涉嫌违规”删了,标题是《如今雾霾要比当年非典严重上百倍,只是用了温水煮青蛙》,可能是有些人不希望它被看到吧。

其实,只要你写雾霾写得不是很难看的话,很轻松就会10万+,因为雾霾戳痛了每个人紧绷的神经。每个人都想从文字中寻找慰藉,寻找希望。但我们宁愿不要那10万+,宁愿“雾霾”不要成为一个被检索、被看到最多的词。

如果有一天,卖新鲜空气真的成为了一个正儿八经的行当,这将是我们这个时代最大的讽刺。

而更讽刺的是我们长期以来与人民为敌的所谓的专家们,他们长期以秀智商下限为己任,为国家政策出谋划策。比如前不久,有人建议将雾霾列为气象灾害,这可真是有趣极了。

还有向来以忧国忧民、为民说话为己任的《人民日报》,它在2016年12月25日,刊文称,“餐饮油烟已经成为城市大气的重要污染源”。

这篇文章为了服众,举例说,“去年(2015)年11月,湖南长沙一位居民对家中油烟排放做过检测,一盘呛炒辣椒就能让PM2.5“爆表”。相关研究表明,餐饮油烟在北京市大气PM2.5中的比例约为13%,在京津冀地区所占比例约为6%;在广州,餐饮企业的排放比重能达到14%。而且餐饮油烟中,可检测出的挥发性有机物有300多种。”

对这篇报道,王思聪又说了大实话,他说:“原来是这样啊,亏我一直以为放屁是pm2.5的罪魁祸首。”

其实已经有人指出,雾霾的根源在于燃煤。我们的发电,我的供暖,燃煤做了大量的贡献,只要继续使用燃煤推动经济发展、维持社会运转,雾霾就不可能远离我们的世界。

所以,所谓的新能源车、电动车,也似乎没有什么资格嘲笑烧汽油的车。可惜我们有太多擅长“五十步笑百步”的人了。

归根结底,雾霾是经济发展的原罪,是先污染再治理的原罪,是短视的原罪,是过去30多年的原罪……

这场旷日持久、席卷大半个中国的雾霾战争,是一场人民战争,没有人知道它什么时候结束。

或许,雾霾终有一天会被彻底治理,但那时候,我们这一代或许都已老去,当我们跟我们子孙后代讲述这段不堪回首的雾霾战争时,必将充满恐惧。

我们生活的城市,什么时候才能没有雾霾?

来源;虎嗅网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我们生活的城市,什么时候才能没有雾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