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遇到的几款司机

作者:囧叔

我供稿的几家杂志的责编,这几天不约而同地找我来写同一个选题:年终总结。还不给钱,***。我跟他们说,我是一个人生赢家,这一年过得非常圆满充实,没什么遗憾,也没什么特别突出的成就,就别总结了吧?不成!责编异口同声地喝道。您随便给总结点什么都行,我们生前都很喜欢看您的文章。

我总结了我写的小说,写的戏,听的歌,看的电影,但是都给了付费的几家了,不给钱的我都总结得穷极无聊,比方说:今年遇到的几款司机。我主要是想抱怨一下,我自己有车,我打车的需求算是比较少的,这样居然都能遇见如此之多的奇葩,我有必要反省一下我自己。

先说个最近遇到的,印象最深。上个月我从台北回来,在机场叫了个车。司机在停车楼里,他跟我说:先生,我这里有停车费。我说没事,我这就出来,1分钟。1分钟后,我上了车,司机开到收费口,回身问我:有现金吗?彼时我正在打电话,用口型问:多钱?答说21 。我没多想,数了数正好有零的,就给了他。电话打完,我问司机,这21怎么算啊,你一会从车费里扣除吧?司机说:不,先生。这21是您出的。

我说,是我出的啊,多新鲜啊。我现在说的是你怎么还我的事。

司机说,不先生,这21是您出的。

如此往复了几次之后我终于明白了,他的意思是说:不还。司机解释说:我们公司有规定,如果停车等人,停车费是算客人的。我就!我没说话,心想我现在跟你打起来,你再从高速上翻下去,对谁也不好。我说我不跟你聊了,我跟你公司沟通吧。

客服电话接通,我问了两遍工号,用S pen记录下来,开了录音,然后问:等我的停车费是我出吗?客服小哥说,如果跟您沟通过后您同意了,是您出。我说我不是问这个,我是问,接我活之前产生的停车费,是我出吗?他等了我1分钟,机场停车楼一小时才15,他这是在里面呆了快俩钟头啊。小哥愣了足有十秒之后笑着说:先生,这怎么可能?没有这种事,等活儿的钱当然是师傅出。我说,行,你问你师傅吧。我把电话给了司机。

两人拿着我的电话吵了5分钟之后,司机居然把电话挂了,放在副驾驶座上。我说:你不打算把电话给我吗?他嘟嘟囔囔地拿给我了。我又拨通客服电话,叫了刚才的工号,跟他说:你跟你师傅怎么沟通,我可不管,你找你师娘沟通都行,你都说了钱不是我出,你从公司层面想办法,然后你俩再扯皮,再见。电话挂断后不到5秒钟,我的账户里收到了21元。后来我又闲逼没事干打了一次电话,给这位客服小哥人工点了个好评。这是后话。

事情还没完。司机突然问我,先生您记得刚才那个客服的工号吗?我说不记得,记得我也不会给你,干嘛?他说,周一开会,我要投诉他,他肯定是实习生。如果他不是实习生,他就完蛋了!说话间到家了,车开进小区,我下了车,司机又问了一遍:先生您刚才主动问工号了,第二个电话您还说了一遍叫他接的,您肯定记得工号。

我说:你记这么清楚你怎么还问我啊?

他说:你不给我是吧?行。您不就住这个小区吗?

我当时就愣住了。此时应有大雨落下,电闪雷鸣,我面部打底光,给三段爆炸变焦,配双响筒。

我走到驾驶座,用颤抖的手扶着车窗,问他:怎么着兄弟,你是打算跟我小区里吓唬我吗?你要打我是怎么的啊?

他冷笑一声,倒车,开走了。我只dei愣在那里。

后来他也没带人来打我,可能是没找到具体门牌号。说完这个专车司机,再说一个出租车司机,好久没坐正经出租车了。这一说就是前几天,我去了趟南京,从机场排队上了辆出租车,车门居然是只有从里面能打开的!因为外面的把手掉了。司机五十来岁,不知道哪里人,普通话很不好。车开起来,我说去溧水区国税局,司机就开始骂街:日你马匹。我圆睁二目,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什么本地礼节?我说师傅有什么话咱停车说行吗?这高速上挺危险的。师傅说:哦,先生,我不是冲你!对不起!日你马匹。我:…………

开了一阵子,我大概听明白了师傅的怒火从何而来。据说,他在机场排了4个小时的队,连厕所都没上,水也不敢喝,这个队是只接远途的。没想到接了我。我说:我这还不够远吗?导航说好几十公里,一百来块钱咧!师傅说:用不了100,算上空驶也就刚100,问题不在这里,日你马匹,对不起不是说你 ,日他马匹,你要去的这个地方,跟南京市区是正好相反的方向。我说那咋的了,空驶不是有专门费用的吗?他说,不是,我下午两点要从市区接一个人去机场。

我一看表,一点半。

我心说,您这脑子赶紧退休吧!两点要从市区接人去机场,一点二十您还在机场排队,排的还是远途的队,这能赖谁呀?机场四通八达,技术上讲就算只有4个方向,你也有75%的几率接不到市区啊!师傅又问我:你到溧水办事,完了回不回南京?我可以拉你回去。我说好哇,你能等多久?师傅说:最好不要等,我两点还要接人回机场。我冷静了一下,告诉他:您已经八成是来不及了,赶紧打电话告诉客人,让他换车。师傅说:不行,客人会骂我的,日你马匹。我心说,打死你都不多。他问我到底用不用等,我说:国税局,你懂得,没有俩小时估计出不来,我也是第一回来。我下车以后,他骂了一句:日你马匹。走了。我问过南京朋友,本地人没有这句脏话,这人不知道哪儿的。实际上我花了5分钟不到就从国税局出来了。

从国税局回市区的车非常豪华,是一辆爆改雅阁,中控台整个是一块13寸触摸屏,车外大包围,游侠灯,彩镀尾喉,师傅开得也很酷炫,风驰电掣,又快又稳,而且作风冷峻,不说话,好评。这辆车让我想起我在北京遇到过一辆黑车,就在石景山。也是一辆爆改,车门上还写着藤原豆腐店,屁股上贴着进藏路线、66号公路标和日本车中国心等,但这个司机也真是醉人,他总是以低于最高限速差不多一半的速度行驶。他开车时,你不能跟他说话,他要回你的话,需要先停车。中间有一次他接了个电话,不断地跟对方说:你等会我靠个边儿。那时候正在五棵松桥下,晚高峰,等他并了三条线终于靠了边,不知道对方说了啥,他又说:那也行晚点再说吧。然后他回头跟我说:先生我右转掉个头,不给您加钱。我说:啊?你还要给我加钱,你疯了吧?这前头没几公里我就到家了,你这右转去哪儿啊?他很不好意思地说:您看,这是辅路,只能右转,我这人从不违章……

今年我还遇到过一个手艺很潮的代驾,开进我小区之后,他居然跟我说:先生您能自己停一下车吗?您车太大了。天地良心,我车跟捷达尺寸差不多,稍微长点有限。我们小区的车是很多,车位也不太规范,基本上是以树为分界线,赶上多宽是多宽。这些都不提,有一件事必须得提,我他妈喝了啊!倒不是说我喝了我就得脾气大,而是,我喝了我不能开车啊!我能开车我叫你干嘛啊?我冲他嚷了一通,现在回想起来,这样很不好,人家也是为我。我把他轰走了,自己倒好车,回家,脱衣服,准备睡觉。这是年初的事,十冬腊月的,外面刮着西北风,他居然又给我打了个电话,说:先生您能出来一下吗?我说:干嘛?我告诉你别吓唬我啊,我这一院子都是兄弟。其实我心虚的很,这院子我一个人也叫不出来。他说:

不是,先生,对不起啊,我内折叠车在您后备箱呢。

我说:你这是走出多远才想起来的?

他说:我没走,我就在旁边蹲着呢,我怕您生气,一直没敢打电话,要不算了,我打一车回家吧……

我叹了口气。你这不还是给我打电话了吗,在我已经换上睡衣的时候。

来源:豆瓣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今年遇到的几款司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