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这小子,把卡扎菲给忽悠瘸了 | 华尔街黑历史

在这个星球上,你应该很难找到比尤瑟夫·卡巴杰(Youssef Kabbaj)更能忽悠的人了。

06年入职高盛的时候,这小子还是纯屌丝一枚。但在短短两年内,他就帮公司赚到了几亿美金,成了全高盛的头号大忽悠,哦不,银行家。

那他究竟是怎么赚钱的呢?说来也够奇葩的:

这小子单枪匹马跑到利比亚,卖了整整13亿的金融衍生品给卡扎菲同志,而且还是带杠杆的!

用高盛合伙人Yusuf Aliredha的话来说——“我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大的客户”。

看到这儿你一定会想:一个住帐篷、造大杀器、偶尔还搞点恐怖袭击的独裁者,要买那么多高风险金融产品干啥?

要不怎么说卡巴杰同学厉害呢。

卡巴杰的Linkedin页面

对于卡巴杰这样的顶级大忽悠,华尔街有个专门称号,叫做“rainmaker”。顾名思义,就是说他们能像变戏法一样变出生意来。

这话怎么讲呢?我举个例子你就明白了。

前两年阿里巴巴上市的时候,几十家投行的几百个银行家一哄而上,敲锣打鼓地帮马云卖股票,事成之后坐地分赃,拿走了两亿多美金的承销费。

钱是不少,但这帮家伙算不算rainmaker?明显不算。

阿里巴巴上市这事本身并没有悬念,所以这些银行家所能做的,也就是给股票抬抬价、给承销费打打折啥的,都是没什么技术含量的活儿。

一个真正的rainmaker,必须要能忽悠出同行想不到、看不懂、而且还羡慕嫉妒恨的项目,比方说下面这种:

在加入滴滴前,柳青在高盛已经做到了董事总经理(投行里最高的title),不然怎么镇得住库克这样的老狐狸?

那么问题来了,像卡巴杰这样一无背景、二无title的人,是怎么忽悠到十几亿美金的世纪大单的呢?

其实答案很简单:在利比亚人的眼里,他可以算是世界上最良心的银行家了。

话说卡巴杰同学第一次到利比亚的时候,是07年下半年。当时美国刚刚结束对它长达十几年的制裁,整个国家别说金融衍生品了,连信用卡都几乎没人见过。

而他去拜访的主权基金——利比亚投资局的情况也是惨不忍睹。管理基金的人叫穆斯塔法·扎提(Mustafa Zarti),是卡扎菲二儿子赛义夫的朋友。

这家伙以前是开渔业公司的,对金融几乎一窍不通,而他找来的员工也大多是些歪瓜裂枣,很多人连英语都说不利索,更别提金融了。

穆斯塔法(右)之所以能当上基金副总裁,主要是靠和赛义夫(左)的关系

看到这个基金的窘况之后,卡巴杰主动向穆斯塔法大叔建议:“要不我来帮你培训一下员工吧。”

像这样的建议,你有什么理由反对呢?

就这样,卡巴杰同学在的黎波里安了家。他让伦敦的同事精心设计了金融衍生品讲义,自己则一趟趟飞回伦敦,肩挑手提地把各种教材带到的黎波里。

为了丰富员工的金融知识,他甚至还帮穆斯塔法大叔建了个内部图书馆,里面放了许多像《说谎者的扑克牌》这样的畅销书。

当然了,他有时候也会遇到些教不会的员工。所以到最后,卡巴杰同学索性在基金的办公室里弄了个工位,亲手帮员工写内部备忘录。

都是一家人了,还分什么你我呢?

而对于穆斯塔法大叔,卡巴杰那热乎劲儿就更别提了。有一次他在聊天时提到有个叫Haitem的弟弟没工作,卡巴杰就把他安排到高盛去实习,还给他发了5万美金的薪酬。

就这么忙活了大半年,花了公司好几十万之后,卡巴杰终于向穆斯塔法大叔提了一个建议:

而穆斯塔法大叔也正有此意。作为基金的管理者,他需要尽快赚钱来证明自己的能力。

但怎么赚呢?卡巴杰同学向他展示了压箱底的法宝——

Cash-settled forward purchase agreement for Citigroup shares with downside protection in the form of a put option at the same price as the forward(由看跌期权保护下行风险的花旗银行股票的无本金交割远期协议)——简称“要你发财3000”。

虽然名字看着挺唬人,但这玩意的原理说穿了并不复杂,就是一个关于股价涨跌的赌博。

简单来说:要是3年内花旗银行的股价涨了30%以上,那么利比亚投资局就会拿到一大笔钱,涨得越多拿得越多(如果股价涨3倍,他们能拿到9倍的收益);但要是股票跌了,那所有的钱可就都砸水里了。

风险很大是不是?没关系。

这时卡巴杰同学再次体现出了一个优秀银行家的素质——为了不吓到他的利比亚朋友,卡巴杰从图表中体贴地去掉了股价上涨30%以下的部分。

按常理说,这样的做法并没有什么卵用。因为做尽职调查的时候,利比亚人还是会被这些衍生品的风险给吓到。

但这也没关系,连尽职调查也是卡巴杰代劳的哦。

这几年全球权益类衍生品市场一致不太景气。可能是骗子太多,傻子有点不够用了

看到这里你可能会疑惑:像这么明显的套路,难道就没一个人能看穿吗?

其实还是有的。比方说有个叫Ali Baruni的基金顾问就非常怀疑这些衍生品的安全性,要求对它们进行仔细研究。

而卡巴杰对付他的办法也很简单——你那么喜欢研究,那我就让你研究个够。

他和同事每天都拿完全不同的衍生品去“咨询”Ali Baruni,让他给结论。Ali Baruni很快就晕菜了,最后只好辞职了事。

事实上当时法国兴业银行也派了人到利比亚,拼命挖卡巴杰的墙角。但问题是穆斯塔法大叔只相信卡巴杰的话,完全不吃他们这套。

甚至当有员工在内部备忘录中指出投资的危险性时,穆斯塔法大叔居然告诉他:“快把它删掉,这事我会处理的。”

就这样,在卡巴杰的“帮助”之下,穆罕默德大叔先后买下了2亿的花旗银行衍生品和1.75亿的法国电力集团衍生品。

而最后一次他甚至还加上了杠杆,一口气买下近30亿(名义价值)的金融衍生品,而它们所关联的,都是西班牙桑坦德银行、意大利联合信贷这种货色。

至于这些玩意儿的质量么,用他们律师的话来说——“与其投资这些鬼东西,TM还不如去赌场玩轮盘赌呢!”

穆斯塔法大叔在24块的价格抄底了花旗。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但对卡巴杰同学来说,这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他只用了短短几个月,就帮高盛赚到了两亿多的佣金,成了全公司的英雄。

他的小弟在公司里到处吹牛逼,说卡巴杰这货天赋异禀,居然能把结构性金融产品推销给在沙漠里住帐篷的人。故事越传越神,最后连CEO布兰克费恩都知道了。

而穆斯塔法大叔呢,他也很开心。

都说华尔街银行家见钱眼开,但你看看人家卡巴杰,又帮他弟弟找工作、又带他的基金发财,还义务帮他各种打杂、培训员工,像这样的活雷锋你上哪去找?

可惜的是,这样的革命友谊并没有维持很久。

穆斯塔法大叔下完单后不到两个月,雷曼兄弟就宣布破产了,全球股市跌得稀里哗啦,他买的那些金融衍生品全都成了废纸。

那一直和他称兄道弟的卡巴杰呢?说来也是搞笑。事情穿帮之后,这孙子就偷偷逃回了伦敦,再也没有出现过。

这个时候,穆斯塔法大叔终于想起了Ali Baruni和法国佬的话——高盛的人果然不是好东西。

不过吃一堑长一智,在法国兴业银行的热心帮助下,穆斯塔法大叔很快又重整旗鼓,花18亿美元买了更安全的金融衍生品。然后你猜怎么着?

没错——这笔投资又赔了一大半。

城市套路深啊。

来源:40秒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就是这小子,把卡扎菲给忽悠瘸了 | 华尔街黑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