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的都是光鲜,看不到的都是坑爹

今年来北京特别勤快,几乎一两个月就要飞来一趟,但是碰上这样程度雾霾的,还是头一回。飞机落地北京后,从机场回酒店的车上,看着这座模糊昏暗的城市,心也沉重起来。突然觉得虽然香港压力大,但至少空气好,抬头能看得见蓝天白云,想到这里,竟有一丝幸福的感动。

坐在专车里,虽然戴着口罩,但眼睛还是感到涩涩的疼,想流泪。

司机师傅没用口罩,我问他天天这样,没不舒服么。他笑着说,习惯了,没啥不舒服的。

看着模糊的窗外,交警戴着口罩在能见度极低的马路上指挥交通;整理城市的环卫工人脚踏着车,他们应该在外面忙碌了一整天吧,没戴口罩。

和在北京工作的朋友吃饭,和他们聊着要开文化传媒公司的想法,他们笑着说当然来北京呀。我说,但是这雾霾,也太恐怖了吧,你们也太拼了。

“所以我前段时间买了你们香港的重大疾病保险啊,买完后心里踏实多了,没啥好担心的,哈哈。”

这是我今年听过最冷的笑话。

我真心觉得在北京工作挺惨的,同样是一线城市,为什么一定要在北京奋斗呢。

然后朋友语重心长地和我说:北京是最坏的城市,北京有最好的资源。

好吧,聊回正题,在北京工作坑爹不坑爹我不知道,没在这里生活过,就没资历评判。然后我就问了身边的朋友,有些甚至还是大家所羡慕的行业——你觉得你的工作坑爹么。居然所有人回答都是:我的工作超级坑爹的。Blablabla,一顿吐槽。

比如,做代购。

比如,做大家喜爱的时尚博主。

我认识几个做时尚的网红朋友。看她们朋友圈真是一种享受,今天在巴黎街拍,隔两天又飞到纽约看时装周。凡是晒在朋友圈的照片,那都是一张张人像壁纸。我说你们这职业是不是很幸福啊,天天穿不同的好看衣服,去不同城市,还有专业摄影师团队。她说完全不是,你自己不是拍过写真么,才拍了一下午就说眼睛被闪光灯打得掉眼泪,我们天天都这样还要摆出一副很自然很享受的表情,超累。

被她这么形容,真心觉得——看到得都是光鲜,看不到的各种坑爹。

做代购的就更惨了。

香港有些内地港漂业余或全职做代购生意,赚个免税和汇率差的钱。看起来好像还不错,不就是买买东西,然后人肉带回或者寄给朋友客户嘛。

但是,据做代购的朋友说,这才是真正的苦活儿,挣得是卖白菜的钱,操的却是卖白粉的心。现在人民币贬值,香港的价格优势越来越小,再加上内地海淘电商兴起,出国游也方便,代购需求大大降低,单品利润也少得可怜;关键是,利润少的同时,还得服务好,代购行业竞争激烈,大家不止拼价格,还拼服务。客户要求细碎多样,乳液要分清爽和滋润型,面霜要问清楚日霜晚霜,唇膏的色号一点儿不能错,手机的颜色规格要不停确认,鞋子衣服包包更是尺码颜色款式繁多。要拍照,询价,对比,跑遍各区商场找款式,找折扣。

常常一天下来,腿都要断的节奏,发货收款后掐指一算,也真没挣多少钱啊。操心也就算了,这个过程浪费的时间才是最可惜的。

现代生活和职场,时间才是最宝贵成本。与其把时间花在买买买的途中,真不如多看书多思考,见见牛人向他们学习,进修考证,提高自己的职场竞争力。

还有一些朋友,香港硕士毕业去到著名电视台,公关公司和在港大国企,听起来名头响亮,实际上呢,电视台每天的工作就是搬运机器,做清洁,给节目组打杂;公关公司天天加班到凌晨,做的事就是把客户名字输入百度谷歌搜索,然后将出现的网页和新闻一条条复制粘贴到excel表格,毫无技术含量;有些在大国企的,目之所见都是内部管理混乱的问题,权责不清,激励机制差,工作琐碎无聊学不到东西,每天混日子。薪资更是微薄得可怜,也就刚够租房吃饭的。

后来这些朋友基本都走了,纷纷表示,不要只在乎单位名头,你实际做的事有没有价值,你本身有没有学习成长,职业发展的长期潜力,才是更需要在乎的东西。

“不过给简历混个好背景也挺好的。”

还有人遇到的工作,不是工作本身坑,而是工作里的人坑爹。

比如遇到不给力同事和极品老板。有的同事自我且情绪化,沟通成本极高,明明五分钟能说好的事儿,得花五十分钟识别,照顾,安抚,再花五十分钟换位思考,和对方的自我固执做“斗争”…队友不给力,工作很累心。

要是遇到极品老板,他喝着奶,给下属吃着草,还一副已经对你们很好的样子,分分钟想干掉ta。我认识一位个人能力极强但就是带不好团队的老板,她的风格就是随时只顾自己利益,对下属抠门苛刻,也不懂得分享知识经验,对下属的建议都是面服心不服,当耳边风吹过,照样我行我素,团队人才流失严重。

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任何一份多么喜欢的工作,都有几次想要辞职的冲动;任何两个多么恩爱的人,都有几次过不下去的瞬间。

真的,看到的都是光鲜,看不到的都是坑爹。

来源:Spenser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看到的都是光鲜,看不到的都是坑爹